生养死葬之礼

2019-06-27 12:01 | 作者:巨石 | 散文吧首发

乾县西陲,有地谓临平,泱泱近百村,人口愈三万,邻扶永武三县。古来此间,地僻人贫,称之僻壤,文化经济远非城郊之富有。

地虽偏僻,自古民风纯朴。新时代,生养死葬失之偏颇,明知父母养育恩,却生前不尽赡养心,分吃另过,独守空巢,乡间轮流之风盛行。四代不同堂,天伦无乐趣。

然死后之遗憾,堪比“此恩珠峰矮,深胜太平洋”。父母辞世,停丧七日,举村哀之,设灵堂,摆酒席,唱大戏,鼓乐齐鸣。父母一朝走,瞬间阴阳分。

革新之风东来,乡人受其惠,兜中银两略余,于是,安葬风俗随之巨变。

有好事者,丧礼之典,附庸风雅,创革新之举,找来披红挂绿,浓妆艳抹之妇,嬉戏于灵柩之前,观者皆欢呼。此风起,从者众,堪称盲目。商人嗅闻其利,招妖艳之少妇,组而成队,谓之歌舞。

妇人红红绿绿,唇红面粉,或裙裾悠长,或群裾超,扭动腰臀,飘忽摇曳,甚撩人心。

不几年,此风愈烈,流行乾县西乡诸村。

盛装之妇,歌之舞之,毫无章法,头颅乱甩,卷发翻飞,腰肢扭动,裙裾狂摆,围观者齐呼精彩。

或漏胸袒背,双手乱舞,上下互击,时而扭动腰肢,时而前仰后合,附和音乐之声,狂舞于场地之中,朝嬉笑之男频抛媚眼。霎时,荡笑阵阵,秽语横飞。

一曲未终,妇人尽及招惹之能,朱唇似起非起,粉面似笑非笑,双肩微抖,双峰起伏,摆动卷发,裙摆上翻,粉腿暴露无遗。好一幅佳人淫乱之相!

演者肆无忌惮,观者欢声雀跃,浪声阵阵。围观淫笑者,不乏穿白戴之人。

倘不见,丧事临门,堂前停柩,经幡飘荡,哀乐低沉。谁能将此景与丧葬关联?

亲人逝去,自古肃穆,哀伤凭吊,送上天堂

眼下此景有悖常理,似有伤风败俗之嫌,仿若庆祝荣归紫府!尝若泉途有知,大骂后辈:短命儿,老娘何罪之有?竟如此恭贺离世!

不敢用“群魔乱舞”、“不伦不类”“伤风败俗”“亵渎先辈”之类词语形容当下此景,或许正如那句俗话:萝卜青菜,各有所

呜呼!生养死葬之礼,已经走上邪路,何时刹住歪风邪气?呼唤回归厚养薄葬之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