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小小说)

2017-05-09 09:07 | 作者:一叶扁舟 | 散文吧首发

过年了,张大爷一连跑了几趟中山南路408号都没见到清清,问过其他人才知道,她又去外地学习了;老人家揣在衣兜里的手,紧紧捏着那个红包心里惴惴的向工行门外走去......

张大爷跟老伴年近八旬,膝下一女远在海外常年不得一见。所以,闲暇时总到银行琢磨理财、保险啥的,只为打发时间,以填补孩子不在身边的寂寥。这一来二去的,就跟这里的工作人员熟悉起来,特别是客户经理——清清。头一回见那孩子,她笑吟吟可亲的样子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却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每次去银行回来心里都是暖暖的,开心之余总跟老伴儿念叨并琢磨:那女孩儿咋那么热情、亲切、又周到呢?可是上苍眷顾咱?想着,想着,清清的样子就会随着遥远的思绪,变成自己那远在异国他乡的女儿;仿佛她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中山南路408号......

记得去年天的那个早上,西北风裹挟着路边法梧的枯叶,从莫愁湖到秦淮河畔,一路翻卷、一路呼啸、萧瑟着南京这座原本温良的城市。这样的天气大爷大妈在家总是倍受煎熬的,空调的暖风丝毫温暖不了他们凄凉的心儿;就算开了家里所有大大小小的电暖器,依然抵御不了来自心灵的那份寒冷。一生辛勤,只有一个女儿很是优秀,曾让二老于人前无限风光;硕士毕业后去了国外,再后来就生活、定居异国他乡。虽然通讯发达也常通音信,甚至还能电脑视屏,可毕竟人不在身边,儿孙绕膝的那种天伦之乐的缺失,则已成为他们极大的一块心病!老人家常常倚窗眺望远方,遥想女儿远在他乡的匆碌中是否可好、可安?其中,那份思念、那些忧伤、那种莫名的怅惘与孤寂,总伴随着漫长的时光无情的舔噬他们无法企及的儿之心。

上午的寒风似乎凉透了大妈的心,连中午饭也吃得艰难;大爷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他明白:老伴儿又是想女儿了,痴痴呆呆的,一个劲儿流泪。他不想,也不敢招惹她原本脆弱的那份感情,毕竟他才是最懂她的那个人,只是默默的陪着她并无言语。屋里的气氛有些凝重,外面的风稍微小了,二老便搀扶着出门信步而去,竟情不自禁的又去了中山南路408号。

挑开棉门帘的刹那,迎面扑来清清那熟悉热情的声音:“大爷、大妈!这冷的天你们都出来了呀”!一边招呼着,一边在最暖和的位置上安排他们落座,并送来热腾腾的茶水。在这里,他们看她忙碌的身影在大厅里穿梭,听她甜润的声音为顾客娓娓释解各种问题,欣赏她事必躬亲的工作作风,佩服她小小年纪却一丝不苟、爱岗敬业的操守,喜欢她洋溢着甜美笑容的娃娃脸、总给人以如沐风的感觉,看着,看着就有一种莫名的温暖浸入心田,且久久挥之不去。就像今天这样的天气,刚刚大妈的心情还在冰点的寒气里挣扎,自看见清清时,情绪便瞬间脱离了凄凉的苦海,似乎,那孩子一张笑脸就是一味良药可医治她心中寒凉!

或许,老人家的身体已经受不住大起大落的情绪跌宕。当情绪好转回家时,孱弱的大妈因情绪激动、又忽然接触外面的冷空气,骤然晕倒在408号门口。清清闻讯,飞奔而至,于紧张而不慌张的淡定中,实施业余时间学习到的急救措施......

“暂时性休克”的大妈,几分钟后苏醒过来,竟发现自己被抱在那孩子温柔的怀里!惊恐之余,一种幸福的温情溢遍身心,莫名的感慨令她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清清请了一小时假,坚持把二老送回去。在他们家暂的逗留,她才了解到老人家总去自己工作的地方的真正原因。尽管大爷大妈千恩万谢,感激不尽

,可回来的路上,清清还是觉得心里沉甸甸的,没有一丝开心与快乐。她从他们那里觉察到父母与子女的情感世界是何等的需要彼此呵护?她从他们那里感觉到人与人之间的“情缘”是多么的了不起!尽管,多年来的行业要求“微笑面对每一位顾客”是自己工作的首要条件,可人心却总是复杂的,有时候生活的情绪难免会带进工作,使自己的微笑变得勉强、变得僵硬。回想老人家刚刚说:“每次看见你的微笑,心里就会暖暖的,原本的不安,甚至忧伤的情绪就会瞬间消失”。此刻,一丝愧疚使清清耳热心跳!今天,她又一次从内心深处认识到“微笑”的真正含义与魅力;难怪那个《天价微笑》的美国故事盛传不衰呢!

后来的日子,中山南路408号工作人员的微笑,令每一位进来的顾客都感觉的到无比的甜美!近两年的时间里,如果一周没看到大爷大妈,清清就会打电话询问他们生活与身体状况,然后不遗余力给予帮助,好像这已经成为她的职责范畴。

2017年春节前一天,张大爷终于在工行门前见到了清清,他兴奋地告诉她:“我们终于明白初见你为何那么眼熟了,因为你是从电视剧《大唐荣耀》里来的,你演的珍珠对吧”?他还告诉她,他家姑娘要回来过年了!临别,他硬把那个暖了好几天的红包塞给她,以表达心中几年来对她的那番谢意。

除夕的幕在一片万家灯火的热闹中,带着融融暖意缓缓拉上。清清依偎在妈妈身边,尽情享受着做女儿的幸福感。突然,电话铃响起,是张大爷打来的,他颤颤的嗔怪:“我兜里的红包是你塞的吧?你这孩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