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同桌

2017-12-08 01:03 | 作者:墨染流年 | 散文吧首发

我的大学同桌

大学的回忆里较深的莫过于陪伴了我两年的同桌,也是联系最久的同桌,从毕业直至今日仍在时不时联系着。韩剧的套路是漫长的同桌生涯成就一对恋人,而我与她的关系很奇怪。她曾对我的定义是男闺蜜,我对她的定义是很好的朋友值得倾诉信赖的伙伴。

犹记大一那年天换了教室,她霸气坐到我旁边从此牢牢的守住了暖气包直至毕业。说来可笑,挺漂亮的女孩在做我同桌之前我都不曾记住她叫撒,犹如两个世界的人。按照一般正常发展剧情应该是俩人喧的不亦乐乎,事实上也就比形同陌人好些交流不多。她在属于她的恋中游玩,我在自己的世界里游荡,我们两条平行的线在各自的路上延行谁又能知道看似平行的线日后竟然交集不断。大二学习3dmax和CAD时交流多了些,只因那会我还是学的不错,然后知道了她来自边陲城市那个对我来说遥远的城市塔城,戏言有机会去那看看。无疑中的戏言在今年落到了实处,从来么有想过我会去塔城,缘很奇妙。

大三可以说是走到了离别的前夕,同桌之间的联系逐渐多了。那会我知道了,我身边坐着个游戏大神,无论是LOL还是DOTA都是走在前端的人。恰巧也来了个爱玩的年轻老师,上课闲暇时带我们打游戏,你没有看错是打游戏。为了凑够战队,她教会了我玩DOTA教我怎么出装怎么配合怎么搭配技能,正常情况应该是反过来的剧情。不得不说游戏是加深感情最好的东西,几把游戏下来战友混的铁熟。毕业设计我们战队又在一个组里,回想那时真是令人羡慕纯粹的友情,毕业的前夕我们几人鏖战了一DOTA作为大学的告别。

大三下半年来了场难忘无言的网恋,我同桌看我情商实在无语教我怎么谈恋爱怎么哄女孩怎么和女友聊天。这也是没谁了,除了这同桌也没谁给我讲这个,以至于分手的那刻下意识的打电话问她怎么办,至今想想很傻。分手后,为了转移感情索性去了函授,也是她去陪我去买书买资料,至今记得那天是她生日刚过。那天她休息陪我逛了一天,说好是我陪她结果还是她陪我,那是毕业后第二年。后来她告诉我她很累干的很苦闷想出来单飞,我那会劝她多想想缓一缓还想单飞就去吧。大年三十收到了个快递,是一支笔,她告诉这是补的生日礼物,那会真的挺感动,20多年来收到的第二份实体生日礼物,她说知道你爱写东西就给你了支笔,那笔我仍收藏着至今未写过一字,或许是不舍得或许是其它。

我至今记得她单飞时的艰难,我从2014年进驻福海开始很少在回乌市,给我电话最多的是她网上聊得最多的也是她。每次聊天都能感觉到她的愁苦却要在别人那装着自己过的很好,我挺佩服她一个女孩做到那样不容易了,那会每月的车贷让她一度失去了笑容。每次我回到乌市在一起吃饭,她总要给我算的很清,她总是说再咋样吃饭的钱还是有的。每次我回到乌市总要告诉她下,我回来了,时间长了就成了习惯。她单飞后承接的一个单子谈妥了告诉我,同桌你知道吗我也谈成单子了,那会真的替她高兴我想她的经济压力可以好转了,后来她还叫我去施工现场看看她的设计,犹记得一袭蓝色的裙子是那么显眼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再后来她告诉我可能赔了,我说就当自己教个学费吧磨炼自己了,以后施工中该注意的你就知道了,忘了她当时怎么回答的我感觉到了不甘毕竟付出了那么多早出晚归的换来这个结果。

2016年她告诉我没地方住了,等着房子装修后再住,我问她那你这一个月怎么办。隔着屏幕仍能感觉到她的笑容,她说可以住车里啊,下了住宾馆,那会听了觉得好心酸有种痛惜的感觉。微信转了笔资金给她,她二话不说给我退了回来说怕还不起,我说么事你拿着用吧撒时还上撒时还,好说歹说收下回了谢谢,我依稀感觉到了她复杂的感情,一个原本自信貌美的女孩如今到这想想都。。。。。。隔了一段时间她接了套图加班画完笑着告诉我说同桌我可以还你钱了,那会真的有种落泪的感觉,她在那种情况下还惦记着欠我的钱。

她说她也想出去看看,而我南北疆各处跑,没到一处习惯性的拍几张美图传给她。单飞日子的艰难苦涩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努力的告诉所有人自己活得很好过的很好,坚强背后的泪水是暗夜下点缀。她住进新房的那天给我发了张图,说同桌你看这是我的新房子,虽然有些瑕疵但我为她高兴,她结束了漂泊流浪的日子。那时我在福海季里生活,每天互传饭菜图片,比比各自的料理,其实是都实在不知道做撒吃的让对方想想。元旦后我回到了乌市,见面的第一句是同桌咋这么胖了,简直是给我了暴击,也是以前稳定在55的我突然增到了65反差太大。在乌市冬天的日子里,我和她时不时去尝尝各种美食,在她的带领下我第一吃了所谓的石斑鱼火锅、所谓的旋转小火锅、所谓的韩餐、日式料理,我正向着资深吃货迈进。

2017年下半年,单飞一年多的她告诉我想去上班了,我说你终于长大了浪了那么久该收心了好好去上班吧。令我万万没想到是加班成了她的常态,每每一两点都还在画图,她也没有了闲暇时间去放松了,如果知道是这样那会不知道是否还会大力支持去这家公司。她的脾气有点古怪,我总是称她任性的孩子,是她确实有些任性,可我忘了我也是和她同岁。聊着聊着就崩了,如今的我没有了当初的耐心不愿意去解释了,然后就互断很久然后又一如从前。

我知道她很忙,习惯性的有撒事分享给她,等她上线了终归会看的。前日坐在西行的列车上,蒙蒙之中想起了她下意识的问了问,这才意识到原来这个同桌还是蛮重的。第二天忙完琐事,在古河边上来回走动灵感偶至决心写一篇来记录下她,身无纸笔只好强迫自己反复记忆大纲回头再填写。今夜忙完后索性一口气写了它,再久我怕忘了。

我只希望你能重新绽放那自信的笑容,希望你能过得好些。能遇到你,真好!

墨染流年

2017/12/8凌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