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终究是寻常

2018-02-23 11:25 | 作者:火凤凰 | 散文吧首发

色逐渐朦胧起来,小院里的灯亮了,光线投在一棵开的正浓的腊梅树上,深粉色的花朵在光影和我迷离的眼神中灵动的摇摆;有些微醉了,然而我还是忍不住又接过友人递来的一杯甘醇的美酒,慢慢地品下去,原本说好以后要少喝酒了,可遇到这样的夜晚,这样的人,我不舍得违背这心意。

朋友家的院子古朴、素雅,他拿出最好的茶酒招待,我们谈着细碎的生活琐事,说着风花月的文艺情怀,诗意的温度,在一杯杯的茶与酒中变的热络和醉软,恍惚中竟有一种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感觉,这温柔有趣的生活,难道是我的前世亦或来生?

我指着远处青花瓶中一捧干掉的插花问他,为什么不扔掉?都干枯了。

他说,你不觉得枯萎后才是它生命最自然圆满的状态吗?草木皆有魂,谁生命的花期能经久的盛开呢?光阴可以把一切揉碎,亦可将留下的沉淀成一颗珍珠,这就是它的魔力!

我随即点头称是,笑自己,果真俗了!

他说现在的生活可以用一个流行字“丧”来形容,我却觉他太谦虚了,能随自己的心意活在当下,已是最高的生活想。

我向往这“闲情偶寄”的生活。麻和辣的味道纠缠着我的唇和胃,市井的风情,诱惑着我的心,更有那件件旧物,如千年的小蛇钻入身体,勾着我的魂。

还有什么比烟火味更贴心贴肺的吗?还有什么比闲情更逍遥自在的吗?对着秋月发呆,一直到厌倦了为止,然而又怎么可能倦呢?这活色生香、古朴典雅的静谧和生活的原味,统统是我梦想时光啊。

总有人会放弃很多,选择与相的人闲居在某一处,过着一院两人三餐四季的生活,一朝一暮平庸的极妙,竟不可言说,这生活的本质已远高于艺术。

以前会为虚度光阴而惶恐和焦虑,如今却想尽最大可能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或许这些事情只是深情的爱着,只是整日呆坐喝茶养花草,只是为一日三餐而忙碌,但时光会记着,记着你的光华熠熠,记着这如烟般的似水流年,竟是如此的好!

我不诧异他的笑容里为什么如此平淡,我明白他安顿好了自己的心,放弃的不再执着,留下的一尘不染。

深夜,读庆山的那段文字:有生之年,尽量低消耗地让肉身活着,享受简单本真的喜悦,接纳一切发生;尽量高消耗地让灵魂活着,学习、劳作,然后干干净净的离开

反复读着,不觉已热泪盈眶,“简单、干净”,这正契合了灵魂深处返璞归真的生命底色,光阴的修炼真是美妙啊,让一些人始终在混沌的世间坚持着内心深处的繁花似锦,素朴和饱满,给予了精神世界最大的敬意,我愿以这样的方式过尽一生。

毕竟外在的体貌终会衰老,精神长相才将永恒。走再多的路,不过是真实世界的一场修行,由繁入简,不断的褪去,褪去伪装,褪去华丽,褪去名利,拥有谦卑和敬畏,慢慢地趋于简单和平和,吸收友善和温暖的力量,终得“知世故而不世故,历圆滑而弥天真”的大自在。

念及此,不觉脑中闪过一个个鲜活可爱的面孔,他们或安居于一隅,用简单的日常滋养着人和魂,分外风情,分外本色;他们亦或依旧在红尘中摸爬滚打着,却始终没有忘记来路与归途,活的纯净、自然、清醒,他们都是我极为尊敬和喜爱的人,我欣喜自己正在慢慢向他们靠近。

在这扑面而来的春色里,寒气褪尽,一切都已温润起来。再次走在一条条老街古巷的石板路上,中式宅院,斑驳的墙面,或安静或恢宏都浸透着深厚的人文底蕴,瓦片里仿佛放进了千年的光阴,静默的诠释着一切,也隔绝着一切。

我站在那里,听春风细细耳语,心中时而饱满,时而空净。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光芒散发的力量穿透心灵,它驱散了暗与痛,让我不由自主想要追随那束光走向更深处。

年后又长了一岁,我已不害怕岁月的增长,要感谢时光淬炼中日渐清明的自己,感谢来自天地的声音一次次的照见自我,仿佛对我说,请给生命以温和吧,人生最终是寻常!

或许某一天,在深深的小巷中,在老旧的轩窗后,有一位佳人煮酒烹茶静静的待客来,这景致与绵绵的酒香悠然成韵,这佳人将红火的俗世心铺排的温柔而有力,清澈而深情,将花枝春满的欢喜意,一点一点融入天地光阴。

这佳人是谁?她是你亦是我!

作者介绍:

火凤凰,一朵自由行走的花,热爱并敬畏文字,喜欢用散文随笔怡情暖心,有文艺腔更有烟火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