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花中的美

2020-02-21 13:24 | 作者:兰石客 | 散文吧首发

兰石客

武汉告急!湖北告急!全国告急!

的钟声刚刚敲响,一场前所未有的疫情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了整个中国大地。一时交通停滞,物流中止,聚会取消,出行受阻,个个惊慌,人人自危…

原本节日美好的欢庆氛围和精细的出行规划,一下子被定格在来不及燃放的烟花爆竹之中全部作废,浸泡在对新冠病毒危险的恐怖之里索然无味。停工缓课、隔离宅家、惊慌无奈,乱套的生活节奏甚至让人变得发疯抓狂。

新闻媒体上逐日飙升的感染人数,不断扩大的扩散区域;天天增加的死亡数值,时刻告急的医护人员;无法加添的病房床铺,紧缺的医疗器械,断供的防护物资等等。面对这种种问题,人们顿生疑惑:

稳而有序的美好生活,为何让一场小小的疫情便被搅和得慌乱无策了呢?

高度发达的科学医疗,怎么在那种弱弱的病毒面前就无能为力了呢?

复兴强劲的发展引擎,难道就这么容易被不断扩大的疫情防控羁绊掣肘了吗?

时间,大美武汉在恸哭,秀美荆楚在垂泪,壮美河山在含悲。怎么办,怎么办…

智慧勇敢的中国人从来就不怕任何困难挫折,再顽固的疫魔也无法难阻天到来的脚步,抱团取暖、万众一心,我们都坚信天过后定会是春光灿烂!

来了,等到了,盼着了,有救了!危难中的中华民族从来都是怀就了积极抗争和不畏艰险的韧劲,顽强的华子孙自古就具有着敢于战胜一切困难的决心。八十四岁高龄的钟南山院士扔下年夜饭桌的团聚直扑疫区,身先士卒,封锁武汉;七十三岁的李兰娟院士也立刻穿上洁白的隔离衣投身试验室,呕心沥血,病毒分离,研究预防;战斗一线的杏林卫士李文亮大夫把个人得失放一边,敢于吹哨,染病恸逝,无悔无怨;百忙奔波中的王辰院士更是立足实际,殚精竭虑,开创方舱,解决问题。他们都是英雄,生死置外、忘我投入、可歌可泣。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顷刻间山东的蔬菜,黑龙江的大米,内蒙的牛羊肉,各类实物、捐款,各种的医疗器械、医护物资,各个军区、省市医疗队,全力调运,驰援武汉、合力拯救;青山一道同风明月何曾是两乡,日本、俄罗斯、菲律宾等友国邻邦,也强烈呼吁并积极支援,大难当前伸手的都是朋友兄弟。

救人、自救,华夏大地正掀起一场前所未有全民参与的人民防疫攻坚战,没有硝烟,没有哭喊,各自为阵,奋力抗战。老百姓坚决居家,自我防护,主动宅巢,他们深知在家就是对国家疫情防控的最大贡献;村居快速行动,封村封路,宣传防疫,因为只有消除了大家的疑虑减少人员流动,才能把疫情传播截断彻底;医院全力运转,全员上阵,应收净收,不让一人病重落难,就算是濒临死亡线,也要全力挽救,把他拉回生死坎;城市积极保障,全面统筹,筑牢防线,合理补给,主动追踪病毒传播路线,控制传染源,让市民心安;国家高度重视,运筹帷幄,倾举国之力,联全球合作资源,因为新冠病毒之魔也是全人类公敌,世界的灾难,只有共享资源、全面防控,携手抗击,才能真正攻克时艰。

从院士专家们竭力焦虑的眉间思索到白衣天使奋力抢救的一线;从志愿者主动请缨的请愿书到基层干部忍辱负重的无悔无怨;从火、雷二神山夜以继日的中国基建速度到方舱医院医护人员与病人们的集体健身舞蹈时的笑颜,我们看到了心的执着、情的汇聚、的奉献。

虽说大爱无声,可大爱有形啊!疫情防控的前沿,这里融聚了人间最美的真善,爱幻化成大美的聚集,是疫情防控一线大众的一言一行,是在火神、雷神山抢建的一砖一瓦、是晴川汉阳的一草一木。她融在华夏子孙的涓涓爱心泉流里,淌在我亿万同胞的打断骨头连着筋的炎黄血液中;她在众志成城、全民参战的疫情防控上,在生死争夺、忘我一切的病房抢救中,在情绪低落时相互鼓劲打气的关怀里。大爱至美是隔着防护器具的手势交流,纸上的字迹,还有护目镜上的水汽;大美至爱是卸下防护装备时脸上的印痕,衣衫上的汗迹,以及疲惫的躯体…

啊!透过这些,我又看到迎春花正张着报春黄嘟嘟的喇叭嘴,小朋友们正开始在阳光快乐欢飞,城市乡村到处都是车水马龙的阜盛,工厂车间一片生产繁忙隆隆作响…我还看到了大家泪水饱含的笑眼,笑眼里滴落的泪花。

泪花中的美,真的很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