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感怀——缅怀外婆

2017-04-05 09:33 | 作者:肖洁 | 散文吧首发

自打去到广东工作后,已有好些年没去祭拜我那可亲可的外婆了。今年终于如愿以偿地去祭拜了我思思念念的外婆,也算是了却了我的一桩心事。想起外婆,往事一幕幕,便有如放电影一样,浮现在我眼前,外婆的音容笑貌还是那么清晰、慈祥。

去外婆墓地的路上,记忆的闸门在刹那间随着思绪,飘飞到远去的时光隧道。外婆家门前的那颗葡萄树,电影院舞台上大舅那字正腔圆的京剧唱腔、小舅家阁楼上的小台灯,还有小河里那些憨憨笨笨的粘石鱼……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熟悉,让人忍不住嘴角上扬。

在我心里,无论多么贵而甜的葡萄都远不如外婆家的葡萄那么甜,那么好吃。每年天,我们一到外婆家,外婆就立马乐颠颠地端一张高凳子,踩在池塘里的葡萄架下,摘葡萄给我们吃。外婆家的葡萄树,那可是我们每年的念想与期盼。

那架绿绿的葡萄树,那一串串诱人的葡萄,都深深地刻印在我们的脑海,连同外婆为了能让我们有葡萄吃,每天都不辞辛劳、寸步不离地看守葡萄的那份深沉的爱,根深蒂固地盘据在我们的心头,永远都无法散去。

外公很早离开了人世,外婆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拉扯着三儿两女,既当妈又当,特别的不容易。生活,让外婆变得很强大。外婆那种不服输的个性和遇事不退缩的精神,令男人们都自叹不如。她不仅做事干净利落,而且很会规划生活,一个女人,独自带着五个嗷嗷待哺的孩子,能把日子过得比一般人家还要好,那是多么的不容易呀!

就在外婆刚把自家的日子经营得不愁温饱时,本家的哥嫂相继去世,留下了一对儿女,而条件最好的大哥却不肯收留,要把他们送给别人。外婆跑去和本家大哥求情,让他们收留那一对没有父母的孩子。本家大哥不但不肯收留侄子侄女,还拿话激外婆,外婆不忍心将自家的侄子侄女送给别人,一咬牙把他们也接回家来一同抚养。就这样,外婆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拉扯大了七个孩子。想想我们现在两个人养一对儿女,都觉得有点吃力,而外婆一个人却养大了七个孩子,其艰辛是可想而知的。

外婆只是一个目不识丁的、平凡的农村妇女,她用自己削瘦的双肩,柔弱的身躯,独自拉扯大了七个孩子。在孩子嗷嗷待脯的困难时期,外婆用坚毅为七个孩子撑起一片晴空。到了儿女成家立业,儿孙满堂时,却因不想让儿子们为难,不想让子孙们因她不愉快而选择了轻生,这成了大家心头的一个结,也是大家人生中一个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犹记得,外婆从我们家回去时,一步三回头地和妈妈说,“过两三天,等大孙女回学校后,我又来你这,到时,我们娘儿俩再一起做水牛花粑粑吃……”

外婆回家后,妈妈就开始准备糯米,想等外婆来时做粑粑给她吃,但是,却等来了外婆去世的噩耗。听闻外婆过世噩耗的那天,我还在学校上课,自打知道外婆过世后,就没办法再给孩子们上课,只好安排他们写作业,而我却躲在房间里偷偷地哭。好不容易挨到放学,立马就去外婆家,一路上想着外婆走了,眼泪就没停歇过。当踏进家门,看到外婆无声地躺在那里,眼泪就像断线的珠子,再也无法控制住,嚎啕大哭起来,心里的那份痛,顿时席卷了整个身心……

寸步不离地守了外婆整整三天,三天里,我没端过碗。很怕死人的我,在外婆的棺木前却没有一丁点的害怕,有的只是满满的难过与悲伤。好在那时有大姑在照应着我,我就像个孩子一样,一遍遍地问大姑,“外婆是不是不要我们了?我们是不是再也见不到外婆了?……”想起这些,禁不住泪水涟涟。那时,还有大姑在照应着我,而现在,大姑也已经归去……

窗外,细纷飞;屋内,我泪雨滂沱。思亲人,念亲人,然而,亲人们却再也听不见我的呼唤,看不见我的悲戚。远在天国的亲人们,你们还好吗?愿你们在天国,永远没有烦恼和痛苦!如果有下辈子,我们还做亲人;如果有下辈子,我们还要相聚!

原创文章】网名:淋涧浮萍/笔名:肖洁、烟雨潇潇/个人微信:xiaojie19740209/QQ1291861303/(意欲转发到其他网站或微信平台者,请先与作者联系,谢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