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爱

2018-11-26 14:07 | 作者:子愚雅趣 | 散文吧首发

“只要人人付出一点,世界就变成美好的未来!”这是“我的爱”唱的流行曲《我的爱》。

“我的爱”叫什么?人们好像已不知道了。只记住她的歌名,干脆直呼她《我的爱》。

为此,城郊的凤凰头低价给她一块地,建起豪华的欧式别墅。别墅里陈设如何,人们没进去过,只见门口两个制服保安把门,还有一条大狼狗。

老幺是凤凰头风云人物,能说会道。有人说他是“宁说千句话,不舍一文钱”,他要是喷起来嘴角泛着白沫子还是滔滔不绝。会说当钱使,这不,村里下来的扶贫款竟给老幺挂了个户头。“我啥也不信,这是党和政府给我的关怀!”他逢人便讲。

根成也是凤凰头的“名人”,他名在了穷上。娘被人说不太“精”,穿的破破烂烂,蓬头垢面。“转基因”个他还好点,知道收个破烂,整天背一捆子纸或泡沫什么的,嘴里念念有词“我的爱,美好的未来”。

我一直纳闷根成是从哪里学的《我的爱》,看“我的爱”的歌唱晚会,他根本进不了大剧院。他家又没有电视,跟孩子们学哼哼的也许是,但凭这一点根成就“聪明”。

凤凰头人都知道根成怕老幺。正在唱《我的爱》,老幺一声“过去!精神病!”老幺立马禁声躲的远远的。

这两天凤凰头发生件事把好多人都“搅”进了歌里。

袁琴是学校的老师,正给学生上课,突然晕倒,救护车拉到医院一检查,脑梗直接导致下身瘫痪。家属说这几天她就说头疼,要期中考试了,她本想坚持两天去看看大夫,谁知遭遇了不测。医生说必须手术,下来要几十万。家属嚎啕大哭,“往哪里去弄钱啊!”

小学生来了,有抱钱罐的,有塑料袋装硬币的,有手里攥毛票的。老幺咋咋呼呼在袁琴家门口嚷嚷,不知道是宣讲还是维持秩序。只见根成哼着《我的爱》一踮一踮也来了,手里捏着几张零钞。

“过去,精神病!搭什么热闹!”老幺一喊,根成赶紧跑一边去了。众人一阵嬉笑。

“滴!滴!”一辆兰博基尼开了过来,一阵风似的又“飘”过去。有人说,“我的爱”回来了,让她献点爱心。老幺真的跟了上去。

“主人说她要休息,谢客!”把门的保安厉声呵斥,不管老幺如何解释。说的急了,大狼狗“汪”一声扑过来,吓得老幺赶紧跑开。

正在老幺喊门的档口,根成溜到袁琴家门口,丢下零钞就跑。

我也凑一份吧。想着走上前问老幺,能不能扫码微信支付。“你有精神病啊?”老幺斥责我。

也是,人家不会弄个二维码贴到这儿。可我从不装现金的啊。问袁琴的手机号充值吧!可一点手机,卡上29.98不够30元,手机不干,最少也得30元起充。看起来手机有病,要不是马化腾有病,怎么弄这个不着底儿的程序!

写个东西发网上吧,或许献爱心人多哩!我如此想。

写什么?小说散文?这下来不就是电影剧本?微电影吗!我真是精神病!按小说发出去,只觉得脑后根儿凉飕飕的,无数双眼睛盯着笑:“精神病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