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江湖笑狂沙】第五部:泰山除魔第一百六十五章节:萨忠臣遗失信物,大醉侠巧识旧主。

2022-12-02 17:07 |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散文吧首发

第一百六十五章节:萨忠臣遗失信物,大醉侠巧识旧主。

这工夫独角怪麴岩康从小老道萨忠臣左翼扑了过去,并且怒不可遏地大声叫嚷着:“小兔崽子,休谎言骗人,你拿命来,还我宝刀!”,再看独角怪麴岩康语音未断接着便是一招饿虎扑食。

此刻,小老道萨忠臣正与啸剑山庄庄主糊涂猫大醉侠糜阁瞪对话,突然间独角怪麴岩康饿狼一般从侧面朝自己扑了过来。这时小老道萨忠臣急忙来了一招“白鹤亮翅”躲避了过去。小老道萨忠臣左手臂轻盈抒展开了双臂,好像苍鹰一样一甩手中铁拂尘,右手掩在右腰变成了虎爪状,秀目圆睁、深吸一口浑然之气、丹田运动九转迴阳三味真气,身体下蹲左腿脚尖点地一跃拔地飞起,接着老鹰般在空中盘旋而升。突然间小老道萨忠臣感觉怀中一轻,好像有一个小小包袱从怀里掉了出去。

这时,白衣书生麴岩泰闪电般急忙走上前去两步,并急忙弯腰从地上拾起来小小包袱。白衣书生麴岩泰站住轻轻地将小小包袱打开,原来里边却是几封蜡封秘封牛皮纸信函、一块手掌大小的五龙玉佩和一小块玉石印章。

这工夫,啸剑山庄庄主糊涂猫大醉侠糜阁瞪也好奇地走了过来,伸手将五龙玉佩和玉石印章拿起来惊讶地叫嚷道:“麴岩康、麴岩康,快、住手、住手,你、你是江西赣州府福王朱常洵的人,小道童我来问你,江西赣州府福王朱常洵是你什么人?这福王的五龙玉佩和玉石印章怎么会在你手中?”此时此刻小老道萨忠臣一个纵跃飞身正准备对独角怪麴岩康的进攻进行还击,突然间自己感觉怀里一轻好像什么东西掉了出去。他于是急忙在脚尖刚刚落地之时便来了一个鹞子十八翻,快速地翻着筋斗跳出了战场。此刻,小老道萨忠臣连纵带翻直接奔向白衣书生麴岩泰方向,此时白衣书生麴岩泰与啸剑山庄庄主糊涂猫大醉侠糜阁瞪站在东侧。

这工夫啸剑山庄庄主糊涂猫大醉侠糜阁瞪看着小老道,不一会功夫小老道萨忠臣翻着筋斗跳到啸剑山庄庄主面前。此刻,啸剑山庄庄主糊涂猫大醉侠糜阁瞪十分严肃地朗声冲着小老道萨忠臣问道:“我说小道童,老夫问你,这赣州府福王朱常洵的五龙玉佩和亲王玉石印章怎么会在你手中呢?”。

此时,小老道萨忠臣急忙一打稽首冲着啸剑山庄庄主糊涂猫大醉侠糜阁瞪回答道:“无量天尊,糜施主,你怎么知道这玉佩和玉章是江西赣州府福王朱常洵的呢?此乃贫道的东西,希望糜老庄主还与小道~”

此刻,啸剑山庄庄主糊涂猫大醉侠糜阁瞪哈哈一乐,忙将手里的五龙玉佩和玉石印章转交给白衣书生麴岩泰,这才转身又哈哈一乐手捋胡须接着朗声说:“小道士,出家人,不可狂语,这两个物件绝不是你的,你以为老夫不认识福王朱常洵的官印玉玺吗,老夫七十多年南征北战什么没见过,就是皇帝的玉玺也是认识的,老夫年青时曾经是福王朱常洵的中军帐下的一名将军,曾经跟随福王朱常洵打过四川、征战青海、血战滇贵、西征吐蕃与漠北,所以今天一见此二物犹如见到老主人一样!”

此时,小老道萨忠臣听着面前的啸剑山庄庄主糊涂猫大醉侠糜阁瞪讲话,一听什么他曾经是福王朱常洵的帐下将军,跟随福王朱常洵东征西讨、南征北战过。于是小老道萨忠臣再次施礼微笑着朗声言道:“无量天尊,糜老施主,即然你曾经是福王朱常洵的手下将军,贫道那就直言不讳了,这两个物件却实是江西赣州府福王朱常洵贴身物件,小道从小与福王朱常洵一块玩大的,即是发小又是结拜兄弟,因此次贫道北上京师大都顺天府有要事办理,为此家里愚兄福王朱常洵才写了几封亲笔手书,另将五龙玉佩和王爷玉石印章亲手交与我,贫道历经半月余才涉足愚兄福王朱常洵安排的住宿之地,本想休息一两日再继续北上进京师,没有想到今日糜老施主进寺庙无礼胡闹,贫道乃局外之人本不想与糜老施主为敌,你们与我也不识不认又无仇怨,所以还请糜老施主将物件归还贫道!”。

这工夫,只见啸剑山庄庄主糊涂猫大醉侠糜阁瞪手捋胡须哈哈一乐,听着面前这个小道士朗朗说来点了点头。于是他若有所思地冷静了一下,这才扭头冲着旁边的白衣书生麴岩泰说道:“岩泰,将东西还给他,这个小道士定有来历,归还于它无妨~”,

这时白衣书生麴岩泰犹豫了一下未动作,啸剑山庄庄主糊涂猫大醉侠糜阁瞪这才走上前去拿过来小小包裹,而后走到小老道萨忠臣面前将小小包裹交给了小老道萨忠臣。

此刻,白衣书生麴岩泰还是充满了迷惑,当啸剑山庄庄主糊涂猫大醉侠糜阁瞪重新走到他身边时,白衣书生麴岩泰低头与他小声低语嘀咕了几句。

这工夫,远处的南宫老人与无心老方丈走到了小老道萨忠臣身边,南宫老人面对着啸剑山庄庄主糊涂猫大醉侠糜阁瞪与白衣书生、独角怪三人,哈哈一笑抱拳朗声说道:“哎呀!糜庄主,你我皆是前朝老臣,虽说因明朝万历十四年先皇神宗帝二十余年不上早朝,荒废政体整日在深宫中不理政事。武宗皇帝认命刘瑾为司礼太监时重新设置西厂,但不久因为内行厂的兴起武宗三年刘瑾专权,你和我几人皆是看不惯太监刘瑾专权,这才弃官返乡归隐乡村,而你们也在几十年前辞职不干归隐于荒漠之中,老夫与几位挚友弃官归乡了,不久新的皇帝接连登基,安南国威远大将军萨英卷入东林党事件全家被杀害,后来福王朱常洵因萨英一案遭株藩号淮阳王被新皇帝贬为颖昌王,免去兵权被贬职镇守江西南昌府,最后福王朱常洵接二连三地遭到贬职落难,最后贬职到了江西赣州穷山沟沟里边,而你们三人却久居大漠月牙泉边了,我们皆于江湖上争奇斗艳、争强好胜,何必呢?刚刚南京应天府的南方南镇抚司镇抚使方宽来访,还携手下八大怪侠也是险恶用心,为慧日禅寺的镇寺之宝纯黄金制金刚经、法华真经与龙渊宝剑三宝而来,也幸亏你们的出现前来搅局,这才让慧日禅寺和无心众人幸免一场武林的血腥杀戮,糜庄主、白衣书生、独角怪,老夫这里还得谢谢你们三位呢,来、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小道士,他就是安南国威远大将军萨英的小儿子,因威远大将军萨英未蒙难之时便被终南山太乙云阳宫玄真子乾坤老人带到山上,以至幸免遭株连,今大家即然一切皆结善于福王朱常洵的泽润了,即原来为福王朱常洵手下,又何必惹是生非呢,况且他又是安南国威远大将军萨英的后人,素与福王皆是兄弟,好了,咱们到无心方丈的贤圣阁小聚如何?”

这时,白衣书生麴岩泰却哈哈一笑抱拳说道:“哎呀!南宫老盟主,原来如此,看来江湖传言有误了,我们也是为南方南镇抚司镇抚使方宽与寺庙的三宝之事而来,今听南宫老盟主这么一说才明白,对了这个小道童是威远大将军萨英的后人,难怪手中有福王的东西,我们虽说与安南国威远大将军萨英素不相识,毕竟萨英是咱们后朝皇帝时期的臣子,不过我记得安南国威远大将军萨英可是掌控着东林党人士的关键人物,一直起着平衡东林党与锦衣卫之间的关键人物,也是皇家大内与外部各个地方的幕后人物之一,其实呀,咱们都十分清楚当年安南国威远大将军萨英一案,这可是大内总管魏忠贤的一个巨大政治阴谋,一石二之策即除掉了东林党人士,又全部掌控了锦衣卫和内厂和皇家所有权力,以此携天子以令诸臣工的,其实这是一场血腥的政治杀戮,即打击东林党借梃击案、红丸案、移宫案为由,唆使其党羽伪造《东林党点将录》上报朝廷,明朝天启五年后来的熹宗下诏烧毁全国书院。大量东林党人入狱甚至被处死,老夫与哥哥及几位挚友弃官归隐乡里了,后来跟随老主人在鸣沙山下月牙河畔建筑了啸剑山庄,就这样我们老哥仨久居沙洲月牙河畔几十年了,后来听江湖传言杭州慧日褝寺无心老和尚勾结大太监魏忠贤残害武林人士,听说南京应天府的南方南镇抚司镇抚使方宽方携手下八大侠,取吉日前来迎取慧日禅寺的镇寺之宝黄金制金刚经、法华真经与龙渊古剑,我们老哥三人听说此事愤怒之急,这才决定从黄山的奇云寺老友那里南下杭州余杭,准备斗一斗老和尚无心和八大罗汉,别当卖国贼,并准备打算杀一杀南方南镇抚司镇抚使方宽与江南八大侠的锐气,同时也准备将慧日禅寺的镇寺之宝纯黄金制金刚经、法华真经与龙渊宝剑三宝取走,以防卖国贼大太监魏忠贤的不居之心!”。

此时就在白衣书生麴岩泰与南宫老人说话之际,小老道萨忠臣已经走到南宫老人和无心方丈身后,这工夫霹雳神魔赵楠巽、独紫阳宫副宫主南宫鹤、与鬼不灵、鬼无影、鬼剃头与绝命法王扎杰槡布也陆续走到小老道萨忠臣身旁,其实众老侠客也是怕萨忠臣有什么闪失,同时也想听听白衣书生麴岩泰说些什么!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