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六章16)

2018-06-13 09:13 | 作者:王龙生 | 散文吧首发

(十六)留在北京过

退休后的第一个春节是在上海度过的。大女儿和女婿安排我们和亲家一起在饭店吃年饭。大年初一,我带着老伴和大女儿一家冒驱车前往航头看望父母弟妹,给他们拜年。年迈的父母和安明弟亲自动手下厨,张罗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全家老少四世同堂,难得有机会欢聚一起,边吃边聊,说说笑笑,其乐无穷。遣憾的是二女儿、女婿因年初一在央视值班,晚来了两天,没赶上。

2006年春节,因二女儿怀孕,需要照顾,我和老伴只能在北京过年了。听说王颖、天天今年不来北京过年了,莲英和长发决定带儿子康康来京过年、旅游。为此,二女儿、女婿特地到华堂商场买了一张充气双人床垫,还买了许多水果、零食。春节前夕,我和老伴专门乘车去东郊市场采购年货,把冰箱塞得满满的。

元月二十七日深夜十二点左右,莲英一家人乘飞机抵达北京,二女婿赶往机场接人,我们在家一边看电视,一边等候。门铃响了,我们赶快开门迎接贵客,齐声叫道:“欢迎!欢迎!” 老伴见到妹妹,格外亲热,关切地说:“一路辛苦了,有话明天再说,快洗洗睡吧!你和长发到我们房间里睡,康康在小房间睡。”“那你们呢?”“我们睡在客厅里。”“还是让我们睡客厅吧!”“别争了,就这样定了,王龙生起得早,你们睡客厅不方便。”客随主便,莲英一家进房间睡去了。二女婿将床垫充上气,铺好床,说:“过年这几天我上早班,起得早,还是我们睡客厅吧!”老伴说:“王谦怀孕,要休息好,怎么能让你们睡客厅!累了一天了,赶快进房间睡觉去吧,明天还要起早上班呢!”夜深了,客厅终於安静下来,我早已困得不行,一躺下便呼呼入睡。大慨睡得太晚了,一觉睡到天大亮才醒来。我赶紧爬起来,穿好衣服,刷牙洗脸,烧水冲茶泡中药。待老伴起来后,赶快叠被、放气、收床垫、擦地板,将客厅打扫干净。老伴忙着给全家人准备早歺。

今年的年夜饭一个多月前就在一家比较高档的饭店预订好了,是老伴和二女儿一起去饭店订的菜,具有地道的上海菜风味,清淡可口,色香味俱全,大家吃得很满意,异口同声赞叹道:“不错!不错!”就是价格贵了些,一桌酒菜一千二百元左右,相当于老伴一个月的退休工资。女儿习惯地掏出钱包埋单,我们也不客套了。因为每次住在两个女儿家,从不要我们生活费,日常生活开支都由女儿掏钱,这次过年当然也不例外。隔一天一起上饭店吃一顿,都由女儿付款。在家吃饭时,长发、莲英、老伴和女儿争着上厨房炒菜,结果还是长发做得多些,理由他的厨艺比较高,我只有拜师学艺的份了。不过,早歺下速冻饺子,煮汤园,热牛奶,烤面包,一日三歺洗涮锅碗瓢盆,这些简单活我当任不让,谁也别跟我争了。女儿讲究干净,大年初一起来后就擦地板。我们劝她别太讲究了,注意身体。她总是倔强地说:“没关系,看到地板上有灰尘我心里就不舒服。”

过年这几天晚上,除了年三十晚看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平时不到十点,莲英一家和女儿、女婿就自觉地进房间了,再好的电视也不看,怕影响我们按时睡觉。长发、康康父子俩都抽烟,他们却尽量忍着不抽,实在想抽时就到卫生间打开窗户抽。好日子过得真快,一晃一个星期就过去了,莲英一家高高兴兴地乘飞机回上海了。家里一下子冷清多了,似乎有点不太习惯。

这个春节过得真好,又热闹,又快乐,人人分享到充满爱心和亲情温馨幸福。令人遗憾的是没能赶回上海同亲人过个团圆年。毕竟上海老家亲人多,上有老人,下有小孩,更加热闹,更富情趣,更有年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