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智慧叫等待

2017-03-12 00:43 | 作者:唯一 | 散文吧首发

“等”字的意思是:想要长成凌云参天的竹子,得先把自己的方寸之心深埋于土下。

——题记

人生于世,不会总是风拂面,也不会总是一马平川。更多的时候,伴随着我们一生的,反而是形形色色的困苦,或者是不期而遇的挫折。而且,这些不如意的东西,往往会令到我们茫然不知所措,甚至沮丧和堕落。我想:这个时候,我们更应该静下心来,慢慢思考,细细琢磨,以寻找一个突破的机会。也就是说,在下一个机会来临之前,我们先要学会蛰伏,学会等待

等待是一种智慧。对于智者来说,等待永远不是一种时光的消磨,反而是一种韬光养晦的谋略。回望历史的长河,姜太公渭水垂钓,一等就是六十年;诸葛亮躬耕南阳,也等了二十七年。这等的孤独寂寞,估计也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不过,于我看来,真正善等者,莫过于楚庄王。典故是这样的:楚庄王刚登上王位是时,楚国朝纲混乱,忠奸难辨,更加上自己刚登王位,羽翼未丰,纵胸怀大志,也难以施展抱负。于是,他选择了等,故意纵情享乐,摆出一副昏庸的样子。然后,他在暗地里细心观察身边的大臣,明辨忠奸,耐心等待冲天的机会。楚庄王一等便是三年。最后,“三年不鸣,一鸣惊人;三年不飞,一飞冲天。”终振兴了楚国,进而问鼎中原,成就了霸业。我想:他们之所以能取得如此伟业,是因为他们善在“等”字上下功夫吧。

其实,在我们的一生中,许多时候,机会不是说来就来的。正如俗话所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而这准备的过程,就是一种等待。而且,这等待的过程往往是寂寞而痛苦的,甚至可以说是一种煎熬。当然,这也是一种心志的磨炼。孟子曾经说过:“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因此,一个人,只有在等待中磨炼心志,才能增长才干,担当大任。

同时,对于等待,三十六计中有一计叫做以逸待劳,这个“待”也是等待的意思。不过,这用在军事上,强调的是占有先机,占有主动,占有优势,然后才是等待。说到这一点,我觉得汉光武帝刘秀就参得非常透彻。光武帝出战,很少叫嚣于敌人,也很少急于投入战斗。他作战,常用的字诀就是一个“待”字,待敌入瓮。有一次,他跟虞常作战,虞军开始时士气甚旺,连日叫阵。而光武帝不急,他坚壁清野,先让士兵吃好,睡好。等养足了精神,汉军士气正旺,而虞军的士气趋弱。等到时机成熟,光武帝立即开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大败虞军。这也正好应了孙子兵法上所说的:避其锐气,击其暮气。我想:光武帝在“等”字上的练功可谓炉火纯青。

另外,在三国时,还有一个善等的人物叫做司马懿。他的等待,可能是一种另类,因为,他等的是天年。而至于天年几何,也只有天知道。但是,他还是等了。因为,他知道,论智慧论谋略,自己不可能是诸葛亮的对手,所以,他只能在“等”字上练功,或许,他务必在天年上等。起码,在他想来:年轻就是一种资本。更何况,在蜀国,诸葛亮事无巨细,事必躬亲,日操劳,岂能长久?最终,任诸葛亮怎样挑战,或者激战,他司马懿就是少战,甚至不战。结果,诸葛亮出师未捷身先死,而他司马懿,赢了!我想:司马懿的这种等,实在有味。说到这里,我又想起《康熙王朝》中康熙撤藩时,庄皇后所说的一句话:“玄烨啊,你不想想,他吴三桂是个什么年纪的人了,而你呀,今个儿才几岁?你就等不住吗?”在孝庄看来,当一个人遇到困顿时,“等”未必不是一种智慧。当然,康熙是千古一帝,有帝王之魄,也有帝王之智,这是不同凡人的。但是,无论怎样,他等不住的结果:三藩作了乱。

由此看来,在我们的人生旅途上,对于这个“等”字,的确要琢磨琢磨。尤其是在人生遇到困顿时,我们不妨像这“等”字一样:想要长成凌云参天的翠竹,得先把自己的方寸之心深埋于土下。这是根基。

《易经》64卦中有一卦叫做需,它的《彖传》是这样说的:“需”,须也。险在前也,刚健而不陷,其义不困穷矣。“需,有孚,光亨,贞吉”,位乎天位,以正中也。“利涉大川”,往有功也。意思是说:“需”是等待,因为有险阻在前面。但是,只要能做到合乎正道,刚健不屈,诚心等待,就会渡过难关,前途光明,功业有成。

所以说:浮生于世,更多的时候,我们得先学会等待。

因为,等待是一种智慧!

我以为。

(欢迎有缘人关注微信公众号“诗词文化12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