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的脊背

2019-04-25 16:06 | 作者:曹新友 | 散文吧首发

说到中国文学,那是浩瀚的海洋,那是广袤的大地,那是绵延的群山,我们一个人很难有机会博览这中国文学全景。但是,我们只要看到中国文学的一条倔强的山脊所连成的天际线,就能领略中国文学的大概。

第一座文学高峰。先秦诸子是思想家、哲学家,也是文学家,他们不仅对历史贡献卓著,而且对中国文学也有特殊的贡献。先秦诸子中孔子的声音是淳淳教导,浑厚恳切,有人间炊烟气,令听着感动,令读者萦怀。老子的声音,是铿锵断语,刀切斧劈,如天下颁布律令,使听着惊秫,使读者铭记。孔子开创了中国语录式的文体,因为他的思想成了千年正统,他的文体也成了永久的楷模。

第二座文学高峰。 司马迁不仅在历史学上有至高的地位,在文学上也是贡献卓著。是他第一次,通过一个个重要人物的生动刻画,写出了中国历史的魂魄。他将中国历史拟人化,生命化了。他在汉赋的包围中,居然不用整齐的形容、排比、对仗,更不用辞藻的铺设,只以从容真切的朴素笔触,错落有致的自然文句,写出了最美的历史。能够把千钧历史撬动起来浸润到万民心中的,只有最本色的文学力量。他用文学写好了历史,也用历史印证了文学。

第三座文学高峰。当我们读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月明星稀,雀南飞”,我们就会想到曹操。在漫长的历史上,有那几个文学家,能让自己的文句变成千年通用?能用那么开阔的的气势来描写宇宙人生?像他那样干净、朴素、凝练的笔墨能有几个?

第四座文学高峰。陶渊明是文学的又一座高峰了,他以自己的诗句展示了鲜明的文学主张,那就是戒色彩、戒装饰,他把“最文学”的一切都推翻了,他创造了一种以田园为标识的人生境界,成了千年不移的文化理想。不仅如此,他还向人们提供了一个桃花源,在中华文化圈内的人可以说无人不知。

第五座文学高峰。 明清两代五百年中,只剩下两个光点,一是小说,一是戏剧。小说就是四大名著。最大的杰作就是《红楼》,这部小说的高度是世界性的,全方位探寻了人性美的存在状态和毁灭过程。而在戏剧方面,汤显祖的《牡丹亭》、高明的《琵琶记》、孔尚任的《桃花扇》、洪升的《长生殿》是戏剧的高峰。

在中国几千年的文学史上,是有一座座文学高峰构成的文学脊背。这些文学高峰都是由哪些文学巨匠们雕磊起来的。即就是一般的文学作品,也是由文学家写出来的。文学创作是文学家的事,文学欣赏也是文化人的事,这些都与一般老百姓有些距离。

我们当代的文学有高原,但却无高峰。当代怎样才能出现文学高峰呢? 我们要看到今天,这是一个互联网时代。 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在网络巨量的文学库存中选择自己喜欢的文学作品,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当作家,写出自己的作品随时发表在网络上。文学被文学家垄断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文学作品被少数人珍藏的时代也过去了。今天我们人人都可以当作家,今天我们人人都有一个图书馆。我们思考未来,这个世界还有专业作家吗? 我们还需要去图书馆吗?未来的文学创作是在民间,在一般的大众之中,好的文学作品必将大量涌现,中国将可能会迎来一个新的文学高峰时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