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六章40)

2018-07-08 06:50 | 作者:王龙生 | 散文吧首发

(四十) 难忘穿越果子沟

2008年盛季节,我们一行八人乘车从乌鲁木齐出发,沿着乌伊公路向伊犁河谷疾驰而去。车过赛里木湖,南行片刻便驶入了果子沟。

新疆人常说:“不到果子沟,不知天山美。”六、七十年代,我曾多次乘车穿越果子沟,身临其境,饱览风光,历经艰险,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果子沟南北走向,全长七十多公里,一条柏油公路依山傍水,曲曲弯弯,忽左忽右,蜿蜒起伏,沿途重峦叠嶂,深沟激流,林木葱茏,百花争艳,野果飘香,一片“奇绝仙境”的峡谷风光。每逢夏未秋初时节穿越果子沟,一路上可以同时欣赏到四季景色:谷底山花烂漫,蜂飞蝶舞,意盎然;山峦塔松泼墨,林涛阵阵,夏日炎炎;山坡野果累累,果香飘溢,金秋送爽;山顶苍松白,冷风凛冽,寒难忍。

乘车穿行在果子沟,沿路风景美不胜收,百看不厌。可是,一路上悬崖绝壁,危岩耸立,峡谷幽深,令人望而生畏。司机稍有疏忽,便有可能跌入万丈深渊,车毁人亡。冬天开车,更是路滑难行,上山前司机必定要在车轮上绑上铁链条。如果路上遇到暴风雪,更加寸步难行,只能停车待援。万一遭遇山上雪崩,连车带人埋在雪里,就很难脱险生还了。所以一到冬天,果子沟往往大雪封山,难以通行。一直要等到铲雪车推平路上厚厚的积雪,才能恢复交通。

记得1986年初冬,我们从伊犁搬家去乌鲁木齐,我和大女儿坐在装满家具、行李的大卡车驾驶室里,一路上雪花飘落,路滑似冰。在翻越山顶松树头最陡最险的路段时,突然一阵狂风暴雪袭来,司机放慢车速,紧握方向盘,小心翼冀地向前滑行。我们也同样提心吊胆,担惊受吓,害怕出事。幸亏司机技术熟练,经验丰富,胆大心细,终於闯过了这道鬼门关,把我们安全送到目的地。

据说,被贬到伊犁的林则徐和他的儿子乘马车路过松树头时,时值寒冬,突然“狂风大作,几欲吹飞人马,雪又缤纷,打入车内,欲停车则山巅非驻足之所,欲下岭则陡坡有覆辙之虞,不得已舍车而徒步与二儿牵裾连袂而下。”那时候,路况很糟,气候恶劣,林则徐父子能冒险闯关,翻越果子沟,实属不易,令人敬佩。

位于果子沟顶端的松树头,青峰簇立,林密沟深。岩壁雪岭上,幽深峡谷中,到处密布着奇伟多姿、苍翠欲滴的塔松。车过山顶,隔窗俯视山下,只见一条羊肠小道在青山绿水旁、危崖幽谷中弯弯曲曲盘旋而上,来往车辆如甲虫爬行,其景壮观奇特,又令人心惊胆怯。这真是:天生一个果子沟,无限风光松树头。

这次重返伊犁穿越果子沟,一路上都在挖山凿洞,架筑路,正在修建一条宽阔平坦的高速公路。等到竣工路通后,穿越果子沟就便捷、舒坦、安全多了,却再也经历不到以前那种变幻莫测、惊心动魄的险境,也体会不到那种“山重水覆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喜悦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