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小豌豆!

2018-01-11 06:46 | 作者:豌豆儿青青 | 散文吧首发

那一年的,闷热又躁动。

晚自习的间隙,她和同桌去学校小卖部买奶糕。短几十米的路程,黑黑暗暗的走廊上,突然,先是响起几声尖锐的口哨声,那声音就像玻璃刀划过玻璃那般脆嫩,那般惊艳,然后是此起彼伏的喊声:“嗨,小豌豆!小豌豆!”呼喊声伴随着青期男孩特有的恶作剧般的哄笑声。

那声音来自前面一排教室,高三理科班的后窗。

那一年,她高二。标准的文科才女一枚。

春天的那场朗诵会吧,在那个以歌颂母为主题的比赛中,她写了一篇名为《豌豆儿青青》的散文,她把妈妈比喻成园丁,把自己比喻成妈妈菜园里的豌豆。那天,初夏的风卷起轻微的沙尘略过校园,风吹着她齐耳的短发,亮晶晶的眼睛,红扑扑的脸蛋,身上一件翠绿的夹克衫。她深情的朗诵着写给妈妈的散文诗:“风把岁月写成一首悄然的诗,妈妈,你是勤劳的园丁,而我,就是菜园里那棵郁郁葱葱的豌豆,您用爱和辛劳,浇水、施肥,直到那豌豆苗破土而出,长成豌豆儿青青,结出一颗颗饱满的绿豆!……”

遗憾的是,妈妈没有来。但她灵动的诗文朗诵俘获了所有人的心,还得了大奖。

那场朗诵会后, “小豌豆”的外号就传开了。而有一个人,就是在那个干燥又明媚的夏天,在一个夜晚,出现在她去买奶糕的走廊上,拦住了她,

“嗨,小豌豆,认识一下!”

他身形高大。幽暗的走廊上,她并没有看清他的脸。他说自己是理科毕业班的。

“做个朋友吧!”那样冒昧,又那样直接。

她没有防备,所以有些惊慌不知所措。

他说,他早都关注她了,在她刚刚升入高一的那一年。他说他也说不清,她身上的什么东西吸引了他。排队做操的时候,他悄悄的站在靠近她的那一排;课间的时候,他悄悄的到她的教室外,隔着窗,看她,知道她在第五排的座位;下的时候,他发现她喜欢打着伞,一个人在操场上走路……

不知不觉,她跟着他,慢慢的走到了空无一人的操场上。夜晚的操场,空旷静谧,抬头望向天空,繁星闪闪烁烁。她从来没有想到,一个陌生的男孩,会跟她说这些。

“做朋友好吗?……我很快要高考了……没有多少时间了……如果你不答应,我就不考了,等明年和你一起考!”

有些哀求,有些威胁。

她很想说:对不起……。但是她没有说出口。一考定终身,万一他真的因她而放弃了高考,那该多遗憾!

一道手电筒的光亮照射过来。

“谁在那边?还不回教室?!”

是巡视老师那凌厉的声音。

她趁机落荒而逃。

再次见他,是在她上高三的那个天。记忆中最冷的一个冬天。冬天的夜晚似乎来的更早。她的座位是临窗的。轻轻的、轻轻的一声叩玻璃的声音。她抬头,看到似乎是他的模糊的样子。

“小豌豆,还好吗?”

在教室外面,他问她。他似乎更高了。也变得比以前帅气了。他说,他考上了东北的一所知名理工类大学。高考后走的匆忙,没来得及跟她告别。他说给她写过信,但是没收到回信。以为她没收到。

收到了。只是,她没有回信而已。

那晚,她回家。他陪她走。路本身不长,但是他们走了很久很久,也仿佛走了很远很远。她听他说大学里的趣味,说东北的冬天才那才叫真正的冷。她觉得似乎空气也变得温暖起来。

望向她的时候,他的眼睛很亮,很亮。她甚至一瞬间觉得,似乎他也不错。

他低头问她:“可以考我在的大学吗?有几个文科的专业也不出错的!”

哦不。他一句话惊醒了她。从来,她的想就不是为了和谁在一起而随便做一个选择。她的一切还没有开始。她不想太早去定义。

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两年后的一个夏天。那时她已经在外地读大学。刚刚结束一场无疾而终的恋爱,她迟迟走不出伤痛,暑假回家疗愈。

那天,她上街。突然听见一个人叫她的名字,回头一看,是他,站在街边的台阶上。

已然一副成熟男子的样子。只是那眼神,依然透着忧郁

穿着一身纯白无袖的棉麻衣裤的她,站在8月的阳光下,一如初见。那一刻她突然冲动的想,如果他这次依然示好,她就试着接受他。

他和她再次肩并肩走路。他断断续续的说,刚刚开始了一段恋爱。女孩是同一个母校的。目前进展还算顺利。只是女孩听说过他曾经对她念念不忘,心有芥蒂……

“你会祝福我吗?小豌豆……”他的眼神那样幽怨,又那样热切。

“当然!祝福你!” 她说。她轻轻的绕开了他伸过来要抓她胳膊的手。

后来,她再也没有见过他。一个偶然的机会,她从别人哪里无意中听说,他的那次恋爱也告吹了。因为女方在她的房间里,发现了他很多未寄出的情书,收信人都是同一个人。甚至,在他的相册里,发现一个短发、穿着翠绿色夹克衫的女孩的相片。相片的背面,和那些情书的开头,都是同一个称呼:小豌豆。

有缘无份也好,说情深缘浅也好,那个燥热又心动的十七岁就那样在生命里走过。那夏天的星光、那冬夜的静谧,和那三个字:小豌豆,都一起沉封在了记忆深处,和时光遥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