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鱼网文/郗真文

2020-07-05 10:53 | 作者:西窗深云 | 散文吧首发

每人有每人的好,我爱好读书写字,对门的汪叔叔爱好下河安小鱼网。

过街楼的街不长,从头能看见尾。街道微窄,犹如一根香蕉横卧在那。街上多是老式木架板面房,偶有四、五家因做生意发财改建了旧房。街背后,一条长年流淌的河,河宽水不深,水清澈透明,一眼见底。源头由青水向阳始,经九阵、长岭、降东河一路汇集而成大河,绵延七、八十公里,才途经过街搂,奔向四川断头崖,下九园子与四川通江诺罗江相汇。因其河水长流不止,沿途深潭浅滩密布,这便有了各种鱼儿繁衍生息。

汪叔叔,名叫汪忠富,中等个,五十有余,天生一副富态相、乐观派,他从乡上退休,原居磨子坪山梁上,曾在乡政府任农技员。七十年代未,街上一鲁姓人家,要迁回老家青水大竹河,在街上置办的房产要变卖,他东借西凑将其收入囊中,与妻儿从山尖尖上迁到了过街楼街上,干起了经营百货、农药、种子的生意。经商之余,爱好上了下河安鱼网。

始初,汪叔叔买了三副网,每网三米见长、一米见宽,网眼不大不小,浮漂、网坠自制而成。头晚,他将网安在了离过街楼一里远的龙王潭。毕竟是头次,头次是满怀希望的第一次,满怀丰收的第一次啊。那晚,他根本没睡踏实觉。天刚放明,他收网回家,脸上充满了喜气,一路洒满了欢笑。三幅网,竟粘满了密密麻麻的鱼儿,让街上的人,着实羡慕了好久。

汪叔叔就这样,下河安网,一安就是十余载,上至黄龙洞,下至洪堵潭,五、六十里的大、小深潭,他都光顾过,他竟能说出潭里的石头有多大、潭有多深,潭内最爱生长的什么鱼。

汪叔叔常备一支手电筒,一辆自行车,一条装鱼网的编织袋。天擦黑就出发,天麻麻亮就收网,天不用说,天照样冷。有人问,冷吗?他乐呵呵说:“鱼背上有火,不冷、不冷!”其中,放空趟或网上螃蟹、水蛇呀,那是常有的事。每每谈起安网,他总是乐此不疲。用他的话讲,安网能练其筋骨、强其志、逸其性,像日上三杆子才去收鱼网的“懒虫”,根本网不着鱼。用他的话说:“鱼不上懒虫网,鱼不咬倒霉杆。”

汪叔叔有三不:“下大不网鱼、三月桃花天不网鱼、对潭不了解不网鱼。”他最痛恨的是用炸药去炸鱼、用农药去毒鱼,用汪叔叔的话说,大自然给了鱼类、人类的一个生存的空间,都应该自自然然的活着,不应该违背自然规律,人为的去破坏、去灭杀……

这就是对门汪叔叔的业余爱好 。(作者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