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爱陌生人

2017-05-29 17:54 | 作者:小蚂蚁 | 散文吧首发

穿行网络中的陌生人,偶然相识了,又通过了"非面对面"式地交流成了某种意义上的"朋友"。对陌生人,或对那些和自己生活完全不搭边的人便有了莫名的信任,相对于身边的朋友,他们更愿意对陌生人吐露心声。

于是,自我袒露成为判断一个人是否真诚的标准,渐渐同陌生人开始了心灵上的沟通和交往。在不断的尝试中逐渐意识到:与陌生人袒露自己的心声可以让自己和陌生人之间达成感情上的亲密,而且不用担心受到伤害。因为在熟人社会里无法敞开胸怀和畅所欲言,自己身边熟悉的环境随时会对自己的隐私产生威胁。与熟人相比,陌生人更可靠一些。

随着社会的发展,有越来越多的机会向陌生人袒露和推销自己,尤其是网络介入了人们的生活后,一个个与博客、空间、评论等交流方式便可大行其道。很多人愿意成为一个暴露者,向陌生人暴露自己的隐私,也愿意做一个陌生人对别人的隐私表现出高度的热情。

为什么亲朋好友的信任度还不如一个陌生人?为什么大家有欲望去窥探别人的生活,聆听他人的无奈、愤怒和依恋?

曾经,稳定性是一个社会一种文化被认同和被强化的标志。曾经,工作和居所的稳定才能让人有家的感觉,感受到温暖和安定的满足。但在现代生活中,稳定逐渐被流动所取代。人们处于一个不断变化的环境中,稳定几乎成为了一种奢求,只有努力适应变化才能站稳在这个世界。

人们必须在不断变化的世界中被迫接触越来越多的陌生人,得以自我价值的认同。于是,追求自我认同的方式就剩下了自恋和从众。

自恋是人的本质,是一种产生于自信而又依赖于他人认同的真实感觉。离开他人的崇拜和认同,自恋也就不存在了。在现代社会中,自恋式的享乐主义有着很广阔的市场。从家庭纽带和制度约束中解脱了出来获得了自由,这种自由更增加了不安全感,自我认同便出现了危机。此时,就需要被他人注意或依附那些拥有深度认同价值的人,才能重新获得自我的认同。

二十一世纪的人喜欢在熟人面前说假话而在陌生人面前袒露自己,喜欢那种由袒露得到陌生人的反应而获得的快感,而不是在熟人面前得到不屑甚至被羞辱。一个人,在人格完整的形成期间,是需要得到他人的评价、认可和赞扬的,只有在得到更多人的反应后才可以实现人的自我肯定。获得别人的关注已经是人在社会生活中的一项重要活动,也可以视之为人与人之间新的竞争形式。缺乏他人的关注,个人不仅可能会在社会竞争中丧失优势,有时也会陷入莫大的痛苦中。

随着个人日记在网络上红得发紫,自传的小说回忆录行销一时,人们发现那其中更多的是涉及到了作者本人诸多的个人隐私。而时下,在各种电视、广播的访谈类节目中,人们暴露自己不和睦的家庭、受压抑的童年婚姻、婚外情、性暴力等等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普通人将自己的私生活当作了吸引群众注意力的工具,利用自己的心理问题以及其他更为隐私的问题来赢得更多的注意。在这个过程中,人们才能感到自己的存在以及自我价值的实现。

婚姻生活中的不满,内心的郁闷,对配偶产生失望和担心的情绪,都迫使自己要找到发泄的渠道,让心底美好生活的向往得到寄托。二者在这种"互惠互利"中找到一个平衡,一个看似不伤害各自配偶的平衡。

当然,这种暧昧关系的产生和盛行还要依赖于熟人社会的解体和熟人组成的监督体系的自动崩溃。

暧昧关系的盛行在婚姻家庭中直接反映为离婚率的上升。在导致离婚的各种原因中,婚外情已经显现出极大的杀伤力,堪称夫妻感情的"头号杀手"。

不管是肉体偷情,还是精神出轨,都伤害到了自己的婚姻。当一段婚姻走向断裂的时候,有一方总是十分懊恼。然而,懊恼也无法改变当下的环境。自由通讯和当下微妙的人际关系解放了性的禁锢,为婚姻出轨留下了幌子。当两个陌生人背离了各自的婚姻轨道时,欺骗自己的配偶也就成了理所当然。

一朵妖艳的“情”之花盛开在了婚姻的围城之外,于是陌生人之间的暧昧就散发着温情诱惑的浪漫,为亚偷情埋下了随时可以发芽的种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