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雪

2017-03-31 14:22 | 作者:阿 文 | 散文吧首发

,簌簌筛下,白蝶坠落。似无数的叹息在飘落,似无数的沉思在积淀。

天空,黛玉般阴着;大地,白玉般隆着。天地间,无声地闹着茫茫蒙蒙的片片叹息沉思。我如同那黑着身子的瘦石,兀立在茫茫蒙蒙的叹息沉思中,在等待着……在期盼着……旁边伴着含苞的梅,旁边伴着含苞的山茶。

“忍悟前生耽素瓣,直逼后世幻红英。”这是你的吟哦。我清楚地记得,也是在下雪时,我们步到了这地方——玉世界——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如似萤!

“雪是洁的,美的。”我说。

“雪是冷的,素的。”你说。

…………

“虽冷而洁,虽素而美,不可伤了雪的感情。”我奉劝着。

“不!雪要红色。”你坚持着。

“可能吗?”

“可能,不!一定!我要燃烧雪,让她红如山梅,热如山茶。”你摇了一下身子,把积雪像落叶一样抖落。

我打量着你的穿着:红靴,红长衣,红手套,红帽子――有如秋天里的一株丹枫。就是那脸,也是两瓣红梅。而长长的睫毛,睒动着太阳的灵光;黑黑的眸子,闪烁着曙色的艳霞。你的神,迸发着花的青

你飘然走了,留给我一串洁白的脚印……

“你――等――着――”

一等,不料就是二十五年,漫长的二十五年。好好的一个梦,好长的一个梦,梦境依依,你可还记得?

雪,冰冷的雪,依然是白的。片片如叹息,片片如沉思。梅,一次又一次含苞,红的;山茶,一次又一次开放,红的。只是那株丹枫,没有再在这里红起。

“白蝶化玉护花魂,杜宇啼归染碧山”我默念着,对着雪。雪似乎感动了,被梅与山茶映红,微微透着火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