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霄花

2018-08-25 13:47 | 作者:羚羊 | 散文吧首发

第一次在舒婷的《致橡树》里读到凌霄花,浅薄的以为,它就是天附着在屋子窗户玻璃上的,由水汽凝结而成的霜花。于是,多年来一直固执地坚守着对凌霄花喜攀高枝、酷炫耀的批判。然而,当我在崂山太清宫里见到凌霄花时,却惊叹于她的美艳了。

我自小生长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山区,很少涉足外界,孤陋寡闻,根本不知凌霄花为世间何物,又是一个不喜张扬,隐忍内敛的人,常常是两耳不闻窗外事,自然双眼不见奇景观。也许曾经有过与凌霄花的擦肩,却因自己的下愚,无法企及她的高度,难以发现她的魅力。加之本身欠缺寻根问底的精神,遇事惯于不求甚解,因而抱残守缺至今。

我与凌霄花的偶遇,得于太清宫的盎然绿意。雄壮挺拔的银杏树枝繁叶茂,蓊郁葱翠;苍劲的汉柏、酷似龙头的唐榆等古木名树,虽历经数百年,仍生机蓬勃,叶绿如翠;还有蕴含聊斋传奇的耐冬和山茶,左右相对而生,树冠庞大,绿叶隔空相迎。我的双眼完全被满满的绿荫充盈。就在导游介绍三皇殿时,我无意间一仰头,惊奇地发现一棵数丈高的大树上,密密的树叶中间躲藏着无数橘红色的花朵,在浓郁的绿色环绕之中,这点点橘红显得格外醒目,她们如散落在绿色帷幔上的红色宝石,熠熠闪烁着光芒。盛开的花朵犹如垂挂的金钟,掩映在层层的叶子中间,浅笑盈盈。又似金红色的喇叭,欢唱淋漓。她们从浓密的绿叶中间探出头来,花瓣朝向八方,东南西北,上下左右,好似静观人间百态。凌霄花朵大多成双成对,或并肩而立,花瓣相依,或两朵花心相对,推诚相见;也有三五成群的,张着笑脸,喜迎四方来客。在蓝天幕宇下,这些橘红花朵与绿叶相映成趣,错落有致,层次分明,又相互交融,浑然一体。后听导游说这便是凌霄花。我不由屏气凝神,悉心仰望,她那独具一格的风貌,令我深深折服。

凌霄花亮丽又不失厚重。花朵呈橘红色,不像朱砂般张扬刺眼,也不似黄色那么空洞单薄。她高居枝头,在绿树丛中临风飐飐飘舞,以饱满的热情和明艳端庄的姿色装点太清宫扶疏荫翳的绿意。

凌霄花胸怀坦诚而又善于包容。她的花朵形似漏斗,不论风霜,还是艳阳高照,她都笑脸相迎,无论善恶美丑,她都看在眼里而不做任何评判,只把世间一切风云,收拢于心,然后慢慢漏滤、沉淀,最后封存到心底。

凌霄花生性清高倔强。她尽一切可能攀升而上,宁愿停止生长,也不愿匍匐在地。她把盛开的花朵选择在至高处,宁可不开花,也绝不与平庸为伍。这种奋力向上的品格,哪里是浅薄的依附攀援与借势炫耀?柔弱体质擅于克服,生就灿烂何须炫耀!她心有凌云之志,敢与红日比斗修明。她把清傲留在云端,不教妩媚空对等闲。那居高绽放的彤蕊,只能让人仰观,不可亵玩。

凌霄花具有极其顽强的生命力。不仅能耐受酷热,更有超强的抗冻能力,即使在负35摄氏度的寒冷气温中也能旺盛成长。她不选环境,不择土壤,凭借自身枝丫之间的气节生根,无论身处何处都能生长的鲜活烂漫。三皇殿内的这棵凌霄花有五六百年树龄,与另一棵古树刺楸共同生长在一颗七百余年的侧柏树上,三树一体,高达22米,树围3.84米,树冠东西向13米、南北向14.5米,形成蔚然壮丽,欲喷云雾的奇观。据说,千年以前,侧柏曾遭雷击,树干的一侧被劈开一道裂缝,并起火燃烧。被火烧过的柏树,枝叶全无,只留下未倒的枯干。后来,一只飞噙嘬着这棵凌霄花的种子途径太清宫,却不小心将种子掉落在了被火烧过的枯干缝隙里。不知过了多久,这棵种子却从离地一米左右的枯干缝隙里生出芽来,而后茁壮成长至今。此刻,我望着凌霄花从古柏已部分炭化的灰黑树干中间伸出的婀娜又茁壮的身躯,景仰之情油然而生。

凌霄花的美不仅于此,还在于她能以自己璀璨的生命,激活另一种生命并彼此互补。不然,这棵柏树又怎会在死后多年重获新生?我想一定是凌霄花给予了古柏活力,她的根系通过古柏枯干,尽力向地下吸取营养,再由她的身躯替柏树输送养分,促使柏树于枯干中生出新枝新芽。从此他们相依相拥,共生共荣。一个盘曲缠绕,一个挺拔直立;一个娇艳活泼,一个端庄肃穆;一个四季长青,一个花姿绰约。这也应是老子阴阳相成最生动形象的阐释吧。

如此清绝的凌霄花偏巧又生长在三皇殿,正是寓意天地人三者之间,要协调平衡,阴阳互补,才能千秋万代,生命永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