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荷而来

2017-06-15 23:23 | 作者:暗雪 | 散文吧首发

不喜欢燥热天,却又极了夏日荷花。于是清晨、傍晚和阴天是我赏荷的主要时段。

荷为水生,根肥多节,俗称为藕,横生于泥中。叶状盾圆,表面深绿,背色绿灰,缘呈波状。叶柄柱形,中通外直,密生倒刺。花单生于花梗顶端、高托于水面之上,花型多样,颜色繁多。雄蕊多数,雌蕊离生,藏于倒圆锥状海绵质花托内,表面散生蜂窝状孔洞,受精后逐渐膨大称为莲蓬,孔洞内孕莲籽。

看的多了,也就弄明白了荷与莲的关系。荷谓统称,莲是小名;汉刘氏曰:白色为莲,红色为荷;老百姓说,有藕的是荷,没藕的是莲;我把花称为莲,把叶称为荷。别人观莲,我为荷来。因此,我赏荷的时间常常能提前到“圆荷浮小叶,细麦落轻花。”的三月末。也能延后到“绿池落尽红蕖却,荷叶犹开最小钱。”的十月底。

夏始余,叶嫩花初,更是留恋于荷池莲间。荡舟心许,鷁首徐回,欋将移而藻挂,船欲动而萍开。偶现荷女,纤腰束素,迁延顾步,恐沾裳而浅笑,畏倾船而敛裾。人腆花羞,相映成趣,观荷者醉,观人者痴,两相顾者,沉迷于画境不能自拔矣!

我说爱荷,并不是不爱莲,那是爱极了莲,花不可得,退而赏叶罢了!“莲”与“怜”、“恋”同音,常用来表达爱情。南朝乐府有诗:“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青如水”。“莲子”即“怜子”,“青”即“清”。这里是实写也是虚写,语意双关,表达了一个女子对所爱男子的深长思念和爱情的纯洁

莲子,怜子。荷花,何花?荷是中国传统名花。花叶清秀,馨香四溢,沁人肺脾。迎骄阳而不惧,出淤泥而不染。走近观赏,只见红荷托露,晶莹欲坠;白荷带雨,冰洁无瑕。盛开的,恬静安祥;带蕾的,娇羞欲语;还有那绿盖叠翠,青盘滚珠,圣洁得使人不敢打扰。它在人们心目中是真善美的化身,吉祥丰兴的预兆,净洁的圣物。荷,花之君子者也!

荷花也是平民之花,你看它素颜天真,朴实无华,柔得似棉,静得若水。然烈日不能使其枯萎,风雨不能令其颓废。它的根深扎于地下,它的叶紧贴于水面。它是那么地依水恋土,以至到了秋季节,一片片枯萎的老叶残花还要落到水中,烂在泥里,为来年再尽最后一份心力。

荷花低调中彰显着高雅,平凡中蕴含着伟大。没有什么比荷更能诠释自然。幕下的荷,妩媚里透着安然;静谧里散着清新。夏风轻摇,虚幻成。没有人能在荣耀面前安稳下来,而荷做到了。它有一种不需要任何点缀的潇洒,一种不在意俗世繁华的超然!头顶长空,淡看风云。于宁静处观蜻蜓点水,在偏僻地伴蛙虫独鸣。这才是真正的荷质莲心!

莲心,连心。荷事,何似?荷遍及祖国大江南北。它是池塘的精灵,湖泊的宠儿,水中处子。红尘中,荷,或碧绿如玉,或凄美如诗,都能平添一丝意境于人。有赞云:“其为质,则金玉不足喻其贵;其为性,则冰不足喻其洁;其为神,则星日不足喻其精;其为貌,则花月不足喻其色。”

荷花坚贞不拔,脱俗飘逸。不奢求浓艳,不遗憾平凡。它不浮华,却拥有鲜活美丽的内质;它不倔强,却拥有默守一隅的坚贞;它虽然水中独立,却从不离群生长。群聚独处都能和谐自然,怡然自乐。静静品来,荷花的气质便从诗人的笔端溢出。“应为落神波上袜,至今莲蕊有香尘。”此时此情,若能有点雨来,那怕无解忧助兴之清酌,单坐荷听雨的感觉,也会令人心醉!

没有一种植物像荷花这样在精神上被赋予圣洁的光环,在文化上被赋予高尚的内涵。它有清正廉洁的品质。虽然环境冷酷,它不叹世态炎凉,不怨时乖命蹇,随遇而安,处之泰然,追求完美。“花开浊水中,抱性一何洁。朱栏月明时,清香为谁发。”污者任自污,荷者能自洁。

这个夏日,为荷而来,携莲归去,偶有所悟,写文记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