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

2017-09-07 06:30 | 作者:张学武 | 散文吧首发

村长

1

鸡上架了,猪进圈了,深了,老婆把一条腿伸进了黄秉雄的被窝,用脚板蹬黄秉雄的屁股,以往老婆一旦这样,黄秉雄就会赤愣一下转过身,把胖老婆搂进来,可今天,黄秉雄似乎没有什么反应,不但没有反应,还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老婆不高兴了嘟囔开了:“刚刚当了半天狗屁村长,就不知道自个儿姓啥了,还跟老娘拿起架子来了,别他娘屎壳郎上饭桌,恶心人了,你以为你真是那块料?大伙那是拿你当猴耍着玩哩。

哎——老婆说得没错,真他娘让人当猴耍了,要是让别人耍了,倒还说的过去,没想到让二蛮蛋耍了,二蛮蛋是什么玩意儿?

2

黄秉雄是昨天下午被村里人选上了村长的,准确地说是被西流水村里的一群老人和女人选上了村长的,因为村里的青壮年男人都外出打工去了,对村里谁当村长的事儿并不放在心上。今天上午,“当了村长的黄秉雄走到村街上,浑身上下觉得同以往有些不一样,没着没落的,两只手一会插在裤兜里,一会背在身后,无论放在哪里都觉得不合适,不得劲,就连坐在朝阳窝晒太阳的一堆老头,瞧自己那眼光,也觉得同往常有所不同。不过他还是想,既然当了村长,大小也是一级政府官员,总得干点点什么呀,可干点什么呢,种地,不到季节,就是到了季节,似乎也用不着自己操心;计划生育,村里这几年没有超生的,如今的年轻人都想开了,每年乡里给的二胎指标,没人搭理;收提留吧,不时兴了,现在是乡里变着法儿地给老百姓发票票。黄秉雄踢着石头子从村东头走到村西头,除了几口没有眼色的老母猪当着他的面拉了几堆黑屎外,没有发现什么他这个村长该解决的问题。

眼看着自己地上的影子越来越,越来越朝北,他想该回家吃中午饭了,正当他抬腿要往家走时,突然听到有人在跟他打招呼说:“村长,忙啥哩?”

他扭头一看,原来是村里一个外号叫二蛮蛋的家伙,只见这家伙的院门口堆了一堆石头,一堆黄土,土堆的中间挖了大坑,二蛮蛋一手提着水桶梁,一手兜着水桶底正往黄土堆中间的坑里倒水。黄秉雄就问:“你这是忙球啥里?”

二蛮蛋放下水桶,直直腰说:“和泥,砌墙,盖猪圈。”

黄秉雄心里一咯噔说:“你这猪圈怎么盖到院墙外边来了?这可是公家的地方呀!”

二蛮蛋笑了,说:“村长,你说对了,我占的就是公家的地方,这地方我早就看准了,早就想在这儿盖个猪圈,可是前一阵子,村里没有村长,我就没动手,现在新村长上任了,我这不就动工了。”

黄秉雄明白了,这二蛮蛋是在跟他这个新官叫阵,上眼药,今天要是让这家伙把这猪圈戳在这儿,这村长我就当到头了。想到这,黄秉雄气宇轩昂地走到二蛮蛋的面前说:“二蛮蛋,你这是明知尿炕,偏要铺毡子呀,今天我明确告诉你,这猪圈,你不能盖!你要是不听我这个村长的良言相劝,破坏新农村建设,到时候,乡里来人,拆你的墙,罚你的款,让你癞蛤蟆过门槛,又敦屁股有创脸,可别怪我没有提前给你打招呼。”

二蛮蛋哈哈一笑说:“村长,你不要裤带上掖个死耗子,就混充打猎的。我这也是前有车后有辙的事儿,村东的李瞎眼在院墙外盖了间半小南房,开了个小卖部都半年多了,乡里下来人也没见放过个屁。今天我也跟你把话撂在这儿,你不是村长么?你要是能把李瞎眼那间办小南房给平了,我,这猪圈不盖了,到时候,我请你喝烧酒。

“好,你小子给我等着。”黄秉雄说完就朝村东的李瞎眼家走去。

3

李瞎眼眼并不瞎,只是眼睛小了点,小得就如同用极细的针在眉毛下边划了一下,而且还没有划透,结果别人就看不见他的眼珠子,于是就叫他李瞎眼。别看这家伙眼小,可在西流水村是大家公认的能人,南边去过深圳,北边到过哈尔滨,乡干部们跟他称兄道弟,跟县里下来的干部也能说上话。黄秉雄进来的时候,他正盘腿坐在炕上同一个南边来的客人喝酒说话,见黄秉雄来了,赶忙出溜下地,趿拉上鞋,抓住黄秉雄的手说:“哎呀,我说今个早上,院子李子树上的喜鹊叫成一片,敢情是村长大人要来了,快快,上炕,咱们喝几杯。”

黄秉雄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手从李瞎眼的手中拽出来。很严肃地说:“瞎眼,不,老李,我今天来是通知你,你院墙外边盖的那间半房,占了公家的地方,你抓紧时间赶紧拆了。”

李瞎眼听了黄秉雄这话,一点都不生气,说:“你来找我为的是这事呀,这不怪你,你刚当上村长,不了解情况,我盖的小房,不错是占了公家一点地儿,不过那是乡里边同意的。”

“不可能,乡里怎么会同意你这样干。”

“你说对了,乡里开始是不同意,后来我给我舅舅打了个电话,我舅舅同乡长打了个招呼,乡里边就同意了。”

“你舅舅?你舅舅是干什么的,乡长凭什么听他的?”

“这你就不知道了,我舅舅就咱们县里的王副县长呀。”

4

黄秉雄躺在炕上翻过来掉过去的折腾,老婆生气不理他了,给了他个后脊梁。突然,黄秉雄坐了起来,从枕头边拿过一盒烟,抽出一根,点着了。老婆嘟囔道:“半夜不睡,抽啥筋哩?”

黄秉雄说:“我问你,你说县里的王县长真是他娘李瞎眼的什么舅舅吗?”

“舅舅个屁,李瞎眼姓李,他老娘姓韩,怎么可能冒出个姓王的舅舅来。”

“你说的有理,这李瞎眼走南闯北,骗遍大半个中国,靠的就是他那张能把死人说活了的大扁嘴。”

“这好办,你明天就到县里找找那王县长问一问,顺便给儿子带几个钱。”

“哈哈,还是老婆你有办法。”黄秉雄心里一高兴,突然从后边把老婆给抱住了。

5

黄秉雄早晨坐班车到了县城,下午三点就坐班车回到了乡里,下了车就直接进了乡长办公室,腾一屁股就坐在了乡长的对面。说:“乡长,我告诉你,那王县长根本就不是我们村李瞎眼的什么舅舅,人家压根就不认识他。”

“你见到王县长了?”乡长歪着脑袋盯着黄秉雄。

黄秉雄往椅子上一靠说:“见到了,中午我们还一块喝的酒,原来这王县长的闺女跟我们在一中念书的闺女是同班同学,俩人就像亲姐妹似的。喝酒的时候,我把我们村李瞎眼占官街盖小房,自称王县长是他舅舅的事情一说,王县长当时就生气了,说这种行为严重地破坏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让我回来立马跟乡里汇报,让乡里立即出面,把李瞎眼的小房给平了,要杀住这种不正之风,不信你就打电话问问。”

乡长说:“我知道,你是个老实人,不会聊天的,好,我们现在就处理这事。”

时间不长,乡政府,乡派出所的几辆小车就在黄秉雄的引导下就浩浩荡荡杀到西流水村,眨眼之间,李瞎眼的间半小房就灰飞烟灭,荡然无存了。黄秉雄作为村长的威信噌一下子提高了,村里人见了黄秉雄没有不点头哈腰的。

6

晚上,老婆问黄秉雄:“你真的跟王县长一起喝酒了?”

“见到个屁,我连县政府大门都没敢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