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彼岸花开

2017-03-19 17:08 | 作者:夭夭 | 散文吧首发

“彼岸花,

开一千年

落一千年,

花叶永不相见。

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永远相识相知却不能相恋。

在此生无法触及的彼岸,

卸下所有记忆

花为黄泉。

恶魔的温柔,无尽的情,死亡的前兆,地狱的召唤,悲伤回忆。”

——题记

彼岸花的学名叫曼珠沙华,相对于曼珠沙华这个名字,我更喜欢彼岸花这个名字。从字面上就能感受到那种孤独的距离感。听说彼岸花长在野外的石缝里、幽暗处,所以有人说是“黄泉路上的花”。我喜欢那种悲到灵魂深处的感觉,即绝望又期望。

彼岸花在花落后叶才生,花和叶是不能见到的,于是有人煽情的用它来比喻没有结果的爱情。可是佛家却说“即使爱情没有结果,彼岸仍会开出盛放的花朵。”当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消失在原本已经规划入生命中不可缺失的部分时,灵魂就开始孤独的在黑里游离,而躯体则被钉死在床板上,灵魂却不眠不休。

当夜拉上帷幕,就开始千变万化地布景。我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一双白色却绣着红梅的布鞋,孤独而绝望地拖着躯体行走在一条幽径上,两边的树木高耸,却千姿百态插入密布的乌云,空气中时而有几声孤寂鸣,我不懂自己去哪里,只是盲目地向前走,感觉前往有什么牵引着我往前走。

不知道走了多久,眼前的景色似乎什么都没变,如果不是自己疲惫的躯体,和在移动的步伐,我会以为自己一直在原地。鸟鸣戛然停止,乌云破开一个口子,突然有一股委婉的琴声从破开的空间里传来,我停止了前进的步伐,紧靠在一个树下,死死地盯着那个破开的地方,琴声从委婉变得越来越急切,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出现。突然间,两边的灌木都在移动,除了那些似乎有些年代的大树外,其它的都消失了,一条笔直的道路就出现了,脚下的泥土开始松动,有东西要破土而出。

细细碎碎的声音越来越频繁,我害怕的闭上眼睛。过了一会,感觉没有琴声和动静,我慢慢地睁开眼睛,一片殷红的花绽放在路的两边。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说这是彼岸花,开在通往地狱的路上。

我起身,望着这片彼岸花,风突然就起了,轻轻地拂过这片殷红的花瓣,就落了一地。有一些似乎像释放的生命在空中飞舞起来,又相互缠绕着,有几片花瓣落在我的肩上,我回头看着肩膀上那几片殷红,用指尖轻轻地弹开,落在了地上开着的花朵,碰撞着花蕊,空中就弥漫着细小鹅黄色的颗粒,那是彼岸花的花粉,瞬间空气中所有的一切都在颤抖,乌云开始交错,死亡的气息紧紧地扑面而来,我提起裙摆就飞快的跑起来,消失的琴声又开始从坈古从传来,凄凉而悲恸。紧接着,天空的乌云开始通透起来,忽然间就下起了,殷红色的雨,纷纷地滴落在地上瞬间就遁入了地里,仿佛没有下过雨一样,但是空中依然飘着红色的雨。

我跑了一会,就停下了脚步,原本白色的裙子已经变得一片殷红,却没有潮湿的感觉,与两旁的花色融为一体。本来只是及肩的头发却突然及腰,我用手挽起那一头乌黑的头发有点发愣,脑子隐隐作痛,仿佛有一些记忆要抽枝发芽。有一抹残影在脑中一晃而过,是一个英俊的男子,我好像唤他做彼,他唤我做岸,两人站在在一座老旧的拱上,相互牵着手,拱桥下的水是红色,快节凑地冒着泡泡,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挣脱出来,充斥一股刺鼻的腥味,后来从桥的一段有一个老婆婆拿着一碗汤过来,将我们的手分开……记忆开始破碎,已拼不成一个完整的画面……

头痛的感觉加剧,我一直蹲在地上,双手抱着头,空中传来若有若无的声音,你们终归两两不能相见,却也不能不相忘,不管经过多少次轮回,你们都会像彼岸花般,花叶永不相见,却存在着……

突然放在床边的闹钟就响了起来,我还在延续着梦里的悲伤。梦里彼岸花开了,记忆似乎要苏醒,却没苏醒,若有若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