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眼泪

2017-06-17 10:48 | 作者:李春霆 | 散文吧首发

父亲眼泪

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我们平时很少看到男孩的流泪,更别说大男人流泪,男人的责任心和男子汉的尊严使得它们轻易不会在别人面前失态、流泪,但矜持和自重的后边,就不一样了,他们所承受的压力和痛苦只有自己知道,有时巨大的压力和痛苦会冲破忍耐的底线,喷薄而出。展现出令人不常见的另一面,这些情形一般只有他们的亲人偶然才能一见。我的父亲是个十分坚强的人,但在我的记忆里也见过他的两次流泪,正因为是仅有的两次,因此我记忆很深。

父亲是个煤矿工人,工作很紧张,记得那是我上小学的时候,应该晚上下班的父亲,被两位工友搀扶着回来,他们告诉妈妈父亲在班上受了伤,伤在脚上。看着简单处理过肿得很高的脚,我们都不知如何是好。父亲痛苦的不敢移动一步,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流下来,印象中和蔼可亲的面容变得十分惨白和扭曲,令人心痛和可怕。原来父亲的脚是被煤矿的运煤的罐车车轮碾压受的伤,医院大夫检查的结果是倒数第二节趾骨骨折和错位。现只能简单的包扎和定位,需要静养。

俗话说十指连心,当时的疼痛不是外人所能感受到的,我们一边听父亲将受伤的经过,一边给父亲倒水吃药,我偶一抬头抬起头看到钻心的疼痛使父亲的泪水不自然流了下来。我一时愣在那儿,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父亲流泪,我猜想此刻父亲所承受的巨大的痛苦,一时不知用什么语言安慰老人家,不自觉的也流了泪。老父亲却赶紧催我快去睡觉,我猜想那是父亲不愿让我们看到他痛苦失态的那一面。可那一我翻来覆去也没有睡好,净听到父亲的翻身声音。一合上眼就想到父亲的眼泪。

父亲其实是一位很坚强的人,出生于农村家庭很少就开始在田里干农活了,为了谋生15岁来到门头沟背煤。瘦弱的身体背上百十斤的背篓一天在矿井上上下下往返十几趟,十分艰苦,就为了挣口饭吃。一天都不愿休息,为了养家糊口只能起早贪晚尽量多干点,多为家挣回几个钱。背煤的工具在当时就是背篓,都是荆条编制的,背在身上硌得后背一条条的红印,时间一长就把皮肉硌破了。为了挣钱养家他咬牙坚持,直到感染化脓,没办法只能歇几天养养伤,等伤口定了嘎吱养好了再去干活。可父亲不愿在工棚里养着,更不愿吃工友们的救济,大家挣钱都不容易,这样他不等伤口的嘎吱脱落,就又下井背煤去了。这样一来老伤口又被破了,流脓流血,工友们就劝他再歇几天养养伤再下井备煤。听父亲的工友讲,那一段父亲受老了罪了,可从没没听他哭过一声,也没见他流过一次眼泪,大家都佩服他的坚强。也都心痛他,父亲的几位老朋友都是那是交的。大家都赞成他的吃苦和顽强,不愿麻烦别人的性格,其实我知道,一个贫苦人家出身的孩子,除了能吃苦合勤劳的本色之外,老天那里给过他们其他的特长呀!他们哪一个不是挣扎在命运的苦海里,在他们的本能里只要有一线希望和生机,当然就会不惜代价抓住机会脱离苦海游到彼岸。

乐观谦和是父亲留给我们的印象,很少看到父亲发脾气打骂孩子,唯一的一次是我贪玩到河边摸鱼把妹妹丢了,气得他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有时候是母亲磨叨急了,才大声吓唬几句,领居们都说父亲是个好脾气的人。父亲一生没攒下几个钱,作为老大他年轻时挣多少钱都邮回家里了,家里的几个弟弟妹妹有事,他都会出钱帮忙。自己的事反而没钱去做。

记得第二次看到父亲流泪,那是在我爷爷去世,我和父亲回家奔丧,那时父亲在爷爷灵前的哭泣,当人们都散去时,一直忙碌的父亲,突然跪在爷爷灵前嚎啕大哭,兄弟们拉都拉不起。这是我见到坚强寡语的父亲第二次失态痛哭,我猜想此刻的父亲,不知有多少内疚和委屈要对自己的父亲——我的爷爷来表达,这是最震撼人心的亲情场面。我默默地看着,仰面看天,一位为人父、为人子的男人并非无情、少情,而是有泪不轻弹。这是一个男人的矜持,男人的气度、男人的胸怀。父亲的泪水一直影响激励着我,做人要坚强,敢于负责,像个男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