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粥”

2018-10-10 12:17 | 作者:若诗 | 散文吧首发

原创首发:作者韩若诗

前言:这是属于我自己的一个。梦里繁华似景,梦醒只剩荒凉。

昨晚睡得很晚,和一位故人,聊了一些旧时光。什么都是旧的好,旧的衣柜,旧的衣服,承载了太多旧的回忆。睡的晚,以为不会再入梦,大概凌晨五点多醒来,回忆了一下梦境,心里暗自窃喜,虽然睡的晚,可我还是入了他的梦,这次的梦境和前几次都不一样。梦的寓意:“施粥与人,不问原由,恩德答己,无量佛心,不惑于情,顺势而为”,为之动容得福报。

我流浪到一户偏僻的木制小屋,屋内设施简陋,忽闻到了一股清粥的味道,饿了很久的我,眼睛直勾勾盯着墙角那口冒着香粥味的锅,锅盖是烂的,锅炉是土丕垒的,这屋内的什么都是破旧的。只有这粥的味道是新的,这味道把这间破旧的屋子装扮的充满了温意。我迫不及待拿起案板上缺了一个口的陶瓷碗,掀开锅盖,用木制的磨得有点发白的大木勺,盛了一碗粥,像饿死鬼一样端起碗就往嘴里灌。粥里没有尝到有添加其他辅料,就只有粥的味道,这是我今生喝过最香的粥,兴许是饿急了,才会有这种感觉。

喝完一碗,望着锅里剩下的粥,手里拿的大木勺,想再喝一碗,可如果我再喝一碗,真的就看见锅底了,万一这家主人归来,发现我,或者人家就没什么吃的了,该怎么办?就在我左右为难的时候。那扇木门被轻轻推开了,木门吱吱的声音,仿佛这世界上最长远的乐声,我没敢回头,等待身后人的指责。此刻,也做好了准备,等着挨骂,等着被人家说我是一个流浪的小偷。我幻想了众多挨骂的语言,可久久身后就是没人发声,我忍不住转过身来。看见三个男人,一大两小,中间这位个子高高,年龄大概36岁左右,他用一张充满俊气的四方脸和一双深邃而迷惑的眼睛望着我。衣着破陋的可以看见膝盖,两只粗糙而有力的手各自牵着两个像他一样穿一身打满布丁粗布衣服的男孩,这两个孩子蓬头垢面,脸上还有一层痂,应该是常年晒太阳或者日里的冻疮在脸上留下的痕迹。左手牵着的男孩,个子到他的腰上面,右手牵着的男孩头顶刚好齐腰。我猜想中间这位一定是孩子的父亲,孩子的母亲或许因为嫌弃他贫穷抛下两个孩子走了,又或许死于难产,各种奇怪的想法冒了出来。

面对眼前这三个男人一大两小,我羞涩的说不出话来,我在等他们先开口,可他们一语不发,我看不出他们那三张面孔后面隐藏着什么,就连他们呼吸的声音都好平稳,没有一丝怨意。我厚着脸皮先开口,“这位大哥,实在不好意思,我流浪至此没有去处,好几天没有吃过一顿像样的饭菜,闻见粥味,顺道走了进来。如有冒犯,请见谅!”说完此话深深鞠了个躬,等候发落。这男的还是一语不发,旁边两个孩子也没有声音,我便觉得更加尴尬,难道他们是哑巴吗?我走了过去,站在他们面前,双手作揖说了声对不起!侧身走出了那间快让我息室的屋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走到庭院中央,忽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你吃饱了没有?”我猛的回过头来楞在原地,望着对我发声的男人,心里好暖,没有阳光秋天夹杂着秋风还是挺冷的,而此时我的心好温暖。我答到“我吃饱了”谢谢大哥。

他说:你有地方去吗?天快黑了,这里附近没有人家了。我没有地方去,我流浪至此,。他用手指指隔壁一间更加破陋的屋子,没有窗户也没有门,四面都是破木板搭建的一个屋子,说:“我住哪里”你和这两个孩子住这边。我迟疑了一下,心里想他真好,后又想该不会图谋不轨吧?再一想看他面相不像坏人。我决定留下来,我微笑着走到他的身旁,从他的手中牵过两个孩子,走进了那间有门的木屋......。

后记:后来我醒了,知道这只是一个梦,可梦里的场景好温暖,好幸福的感觉。久久都还沉迷在那种幸福里,让人一回想起来就媚眼盛满笑意。

即使一碗普通的“粥”,一间破旧不堪的屋,出现在恰当的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就可以喂养一条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