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江南梦

2017-06-11 06:39 | 作者:雨袂独舞 | 散文吧首发

江南,如诗如画。在无数雨濛濛的日子,我都会枕着一首江南古曲,在想象的烟波桨声中,醉倒在江南水乡的温柔里。

江南,一个令无数人怦然心动的字眼;江南,一个令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地方。江南的青山远黛,章台朱户,水榭亭阁,长街曲巷,黛瓦白墙,飞檐镂窗,杨柳长堤……把整个江南构筑成一幅写意的泼墨山水画,让人留恋,让人神往。

对于江南,哪怕你巧手挥毫泼墨,她的百媚你永远也写不完,她的千色你永远也画不尽。江南,宛若一位古典女子,盈盈碎步,姿态翩跹,烟雨是她的面纱,她灵动的眸子里满是柔情。烟水亭边,江南用翠柳丝绦绾就了我的情结,令我一生为之神迷,为之痴恋。

江南的雨,透着一缕缥缈,缠绵而多情,那种烟雨迷离的意境纵然用万千词阙都无法写尽它的深意。行走在江南的三月,我总想起“无边细雨湿泥,隔雾时闻水啼。杨柳含颦桃带笑,一鞭吟过画西”的诗句。

江南纷飞的细雨沾湿了我的素裙,也湿润了我的心,那烟雨中的琵琶声传来,平平仄仄,荡气回肠。青石板上的马蹄声已渐渐远去,雨巷里的故事依旧在继续,是谁,用若即若离的一笔,将梦想回忆都掩埋入烟雨?

那年三月,当我有机会来到斑驳的雨巷时,我有意在晚上,雨雾中,独撑一把油纸伞,默默踟蹰于有苔藓的青石板上,流连在寂寥时空,静静感受那雨巷里丁香姑娘的淡淡忧愁

当我依在乌镇的古桥上时,我看着古镇女子站在水中,有节奏地捶打着青石板上的衣服,在潺潺流水声中,我似乎听到了“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的诉说。

我不知道古镇朱红色的木门上那锈迹斑斑的门环,曾在旧时的白日和黑,扣动了多少人的欣喜,扣醒了多少人的温柔?我只知道,当我穿行在古镇上时,我是多么的希望自己不是江南的过客,而是江南的归人。

此生,我愿褪去铅华的外衣,携着唐诗宋词的古韵,踏着用一帘江南的烟雨和无数朵散落的杏花拼凑成的飘逸歌曲,穿过前尘的风口,以一朵花的明媚一生行走。

一把油纸伞,撑开了多少红尘女子的江南梦?一艘乌篷船承载了多少红尘男子的烟雨愁?江南,经历了千年的风雨飘摇,如今,已淡没了六朝金粉,远去了鼓角争鸣,惟余断桥上的故事随风流转天涯,散落在云镜半开的流年里,不减不淡。

记得你说,你江南,也爱江南的烟雨;记得你说,等到江南三月暗香浮动时,你自会从烟雨中走来,共我一帘幽梦……

君可知?那三月桃花的嫣红,便是我对你的深情表白。君可知?为了你的到来,我已不再独对江枫渔火对愁眠。君可知?我为了用最美的姿势来迎接,我已删除了断鸿的篇章,隐去了叶落的忧伤,重拾起雨蝶飞舞的轻盈。

君,我想守着静好的岁月等你一起共煮一壶忘忧茶,在濛濛烟雨中再续一段前尘旧梦。君,我想和你牵手徜徉在江南烟雨中,让曾经思念涟漪成一池氤氲的秋水,情醉在江南的水韵中……君,我想和你牵手,一起去遇见江南三月的花开,在莺歌燕舞中,且行,且吟。

君,我会等你,等你拥我入怀,等你一起在烟雨江南捉景入框,展袂成画。烟雨江南,无你何欢?那隔世离空的温柔,何时才可以真切地触摸?君,其实我好想好想与你一起,在江南永久停留,春披一蓑烟雨,看一池荷花,秋赏一树香桂,钓一江寒,举案齐眉,白首不相离。

或许,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江南梦,而我的江南梦中一定有你,也有烟雨。我要把我所有的等待描摹成精致的青花,定格成烟雨红尘的永久执念。

江南的美,美在朦胧、美在静幽,美在婉约,美在不加粉饰的纯朴自然。听!春风中,有人在低声吟唱:“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此刻,我听到了乌篷船的橹声,我的烟雨江南梦又在笔尖驻留,绽放……

文\雨袂独舞,上海崇明作家协会会员,QQ号\微信号1904223318。

雨袂独舞文集《半帘烟雨》和《云水深处》已出版发行。

由雨袂独舞作词的歌《幻影幻灭》已全线上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