掬一泓月光把心倾

2017-12-31 06:32 | 作者:映日荷花 | 散文吧首发

月朗朗,迢迢,人月两悠悠。

一个人呆呆地倚在窗前,任清月无情地洒落在身上,任秋风冰冷地拂过脸庞,失去了你,已没有人抚我冰冷的脸为我擦去泪;失去了你,已没有人拥我入怀给我温暖。把盏邀月,不复对影双双。酒入愁肠,为君沉醉又何妨,只怕酒醒时候断人肠,无边无涯的思念难量,无穷无尽的寂寞难丈。

遥望远方,想你,想着月下的故事,心戚戚然。是这样的月夜,是谁?掬一泓月光,把一颗心倾,是谁?携一缕清风,把一生情系。多少个夜晚,夜话西窗月,说不尽的绵绵细语,道不完的浓浓情意。嫣然的记忆如同浓浓的月色般笼罩着。不是说好,任仓海桑田,你会陪我暮暮朝朝;不是说好,任星斗月移,你会和我一起慢慢地变老。誓言尤在,斯人已去,圆月,你凄美了誓言,却无法将萧郎的心圈。

窗外,落木潇潇,枫叶飘飘,别绪片片,离愁难挽。枫叶丹,枫叶黄,枫情恋恋何处安?思凝窗,忆凝窗,思忆深深何处藏?夕日耳边的细语呢喃,换作了是落叶的一声声轻叹。欢情如昨,我们曾用浓浓的岁月莞尔成一首首诗,我们曾用深深的情把流年婉约成一阙阙词。风景曾谙,风花月的日子,历历在目;荼靡芬芳的记忆,翩翩起舞。

那一抹夕阳的余晖下,我们长长的身影写下一段深情;那一场绵绵的细中,我们手牵着手演绎了一份甜蜜;那一条落英缤纷的小径上,铭刻了我们的浪漫;那一季雪花飘飘,定格了我们相守白头。

锦瑟年华与君度,我醉了,醉倒在那份浓浓的情,醉倒在那份默默相知。我醉了,醉成一份淡淡的诗香,醉成了一幅唯美的画面,我做我的瑜伽,你打你的禅坐,时光安祥如水,静美怡然。你说禅坐不为修行,只为近我、懂我,只为我们红尘中的相遇。是的,我前生定是佛前的莲花,你定是那虔诚的香客,只因一眼的回眸,从此约下了今生的缘,种下此生的缠绵。

三生情缘今生系,岂可负月老牵?只愿君为树来我为滕,痴缠永不分;君为繁花,我为彩蝶,相恋世世生生。 诗酒趁年华,煮一壶清茶,香飘袅袅,品着一盏香茗,行走在唐诗宋词间,拾一枚清词,嗅一缕诗香,乐此不疲,流连忘返,自是一番赌书泼茶香。又或是临诗酒,笔墨酬,以笔言情,以诗铭爱,执笔落墨,书一段地老天荒;展鸳鸯笺,填一阙天长地久。

翻阅一页页的旧笺,读你一遍又一遍,粉红的回忆被泪浸染了干,干了又浸染,早已褪去了斑斓。只是曾经的曾经,过往的过往,依旧在脑海清晰回放。墨留余香,香满衣衫。曾经的心灵相契,灵魂相伴,而今却是影只形单。

是冯小青所言的情深而不寿?还是爱太浓?以至于爱的方舟无法承载而搁浅。月下的誓盟,隽刻在心中,只会湮灭于忘川,真想踏月随风,寻你千山万水。你要记得,你不回来我不会离开,我会在灯火阑珊处,痴等你的回首,我会在每个悠悠的清夜里把你守望,直至成为一座爱的丰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