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帆风顺

2017-09-13 16:31 | 作者:赵自鹏 | 散文吧首发

一帆风顺,不只是一句祝福语,它还是一种叫白掌的花卉的别名。因其开花时,洁白的船帆形的花朵被一根长长的绿茎托举着,很像一艘风劲帆正悬的白帆船,取其名曰“一帆风顺”实在是恰当不过了。

几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去花市为单位采购几种装饰厅堂的花木。这些装饰厅堂的花木大都大型的花树较为常见,像巴西木、富贵竹、发财树等一类常绿的植物。即便当时花店店主极力推荐了这种叫“一帆风顺”的花卉,我总觉得这种花只适合摆放在房间里静静地欣赏,便婉言谢绝了花店店主的好意。

前些日子,儿子需要到外地读书,我和妻子不得不长途送他。因为我们是提前一天到学校,只是将儿子随身携带的行李先放进学生宿舍。宿舍很是简陋,除去几架高低床外,四周墙上便是上届学生张贴的激励人奋进的标语,令整个宿舍显得很是压抑。

放下行李后,我们便在学校附近找了家酒店暂时住下。或许是初到一个陌生地方的缘故,第二天早晨天还未大亮,我便翻来覆去睡不着了。既然睡不着,何不到外边的街道上转转呢,权当熟悉一下当地的环境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酒店正门前是一条东西走向的马路,虽然算不上有多宽阔,但对于一个县级小城市来说已经是相当不错了。街道的两边都是些门市房。银行、超市以及药店的卷帘门仍紧紧地关闭着,就像个懒睡着青年,哪怕一刻钟都不想提前起床。只有早点铺门前,一股股的热气,几句忙中偷闲的说笑,几声锅碗瓢盆的碰撞声,时不时从虚掩着的门房里冒出来,传出来,令这小城的早晨徒生些许生机。

沿着人行道向东大约半公里,是一处自发形成的早市,正吸引着附近的家庭主妇们一大早就拥挤到这里,你挨着我,我跟着你,各自挑选着自己喜欢的各色瓜果蔬菜。

我是外来者,单从我两手空空,毫无目的游逛的情形上人家就能精准判断出来。

“嗨,老弟买盆花吧,这都是俺自个养的,价钱也便宜来。”身边一位卖花老汉讨好似的向我兜售着他面前的几盆花儿,话语里夹带着浓重的胶东方言。

“是嘛,多少钱一盆啊?”我看了看老汉手推车上的几盆绿叶花卉,有绿萝、吊兰、虎皮兰,还有几种忘记名字的常见的绿叶花草

“七块钱一盆,你随便选!”老汉热情地回应着。

“真是不贵,可你这没有我想要的。”我满怀歉意地说。

“你看看这盆也不喜欢吗,开的花像白色的小船帆,可漂亮啦!”

“一帆风顺吗?”依照老汉描述的情景,我突然想起几年前花店店主向我推荐的那盆花来。

“好像是这个名儿,我也不是很清楚。”老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嗯,我也是以前听说过这个花名儿,这名字好,听着也吉祥,我就要这一盆吧。” 我爽快地付钱给老汉,然后将花提回酒店。

妻子已经起床,见我将一盆花提回房间,虽然没有过多地唠叨到我,但从其不算愉悦的神情来看,显然是怨我多事了。

这是儿子第一次离开父母,第一次要独自面对生活中诸多的琐碎事情。而自小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过惯了养尊处优生活的他,是否能从容地面对这诸多生活的琐碎呢,会不会在这紧张的地学习与生活之间,出现应接不暇的且是手忙脚乱不利局面呢?这诸多的第一次,既有着战胜寂寞和困难的兴奋,也可能因暂时的失败而产生无助与迷茫。虽然离开时儿子信誓旦旦地让我们放心,但我们怎能一下子就放心了呢,我在返程时将这诸多的担心一一告诉给妻子。

“那你还给他买盆花添乱啊”妻子仍然记着那盆花。

“那怎么叫添乱呢”我反驳了妻子一句。“你想想啊,儿子在以后独立生活过程中,肯定会遇到很多困难和不顺心的事情,心情低落了会怎样呢,是不是看到那盆花就会想到我们的支持和鼓励呢,是不是就产生战胜困难的信心和希望呢,甚至于从此后儿子的要走的路便会更加开阔,更加一帆风顺了呢。况且那盆花的名字就叫‘一帆风顺’,寓意多好啊!”我耐心地解释给妻

“一帆风顺?你怎么不早说明白呢。” 透过车内观后镜,我看着妻子恍然大悟后略带嗔怒的表情,不免偷偷地笑出声来。

作者:赵自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