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和中药

2017-12-02 20:34 | 作者:丫丫 | 散文吧首发

温润雍容的咖啡与苦涩难闻的中药原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物件,可它们却偏偏同时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时光碾过的日子里,我戒不掉咖啡的苦,亦弃不掉中药的涩。

我想世间再不会有第二个女子像我一样,将煮熟的咖啡盛在劣质低廉的白瓷碗里,黑褐色的看上去像是一碗中药,淼淼升起的热气夹带着咖啡特有的香气,入口圆润丝滑,才使我确认这盛在劣质白瓷碗里的汤汁,不是苦涩的中药,而是有着雍容华贵典雅的咖啡。

上咖啡,或许因它华丽诱人的外表,也或许是它入口丝滑圆润的感觉,亦或许是唇角遗留的香甜,年轻时候的我独爱速溶咖啡,喝在口里,甜甜的,香香的,苦涩的味道淡淡的。

我喜欢将咖啡缠绕在舌尖,体验那种圆润的丝滑,我喜欢咖啡经过喉咙时,暂的瞬间,似一缕风拂过,云淡风轻,惬意而温暖

那个时候的我很年轻,也很快乐,生活里除了阳光还是阳光,那个时候的我,笑是那样的真实,那样简单,那样的单纯

那个时候的我,生活像极了速溶咖啡的味道,腻腻的甜里有浅淡的苦。

斗转星移,世事变迁,不变的唯独是岁月。年年日日,岁岁年年,不经意间我老了。在岁月的长河里颠颠簸簸一路走过,经历了爱情的甜蜜,婚姻的柔韧,我体会到了柴米油盐的苦涩,生意场上的尔虞我诈,同行之间的勾心斗角,我品尝到了职场中涩辣的味道。记不得从什么时候起,我爱上了原汁原味的咖啡,那种咋舌的苦涩让我欲罢不能。我喜欢看着咖啡慢慢的加热,沸腾,翻滚的汤汁一点一点变成黑褐色,我喜欢闭上眼睛深深的稀释升腾的热气里,散发出浓浓的醇香。

每每看着咖啡上下翻滚沸腾,我想咖啡被煮时的整个过程或许很痛,或许很苦,不然为何入口后的咖啡味道是那样的苦,苦的让人不敢碰触。或许是因为这样的缘故,我迷恋上了原汁原味,不加糖的苦咖啡。

恋上咖啡的苦就像吸食大麻,一点一点蚕食着舌尖的味觉,大口大口的吞噬掩盖着内心的苦楚,此时我竟有自虐的快感,自虐自己的同时也同样虐待着有着高雅身价的咖啡,我把本该盛在细腻光洁容器里的咖啡,盛在低廉劣质的白瓷碗里,看着升腾的热气在时间里慢慢的冷却,我的心里竟有丝丝快感。

与中药结缘,理由很简单,只因睡眠不好引起的头痛。

当一个人大部分时间都在回忆过去时,其实已经是老了,睡眠质量越来越差,是衰老的必经之途, 多少次的辗转难眠,让我头疼欲裂,失眠的次数越来越多,越来越长,越来越黑,当我由恐惧演变成惧怕时,我竟以为我已经病入膏肓了,我知道,一夜无对我来说是一种奢求,一种不可言说的奢求了,我是那样迫切的想找回曾经被自己遗失了的睡眠。

辗转难眠的夜,我总是很努力的让思绪停止,让大脑出现短暂的歇息,只为可以进入深度睡眠,可是,无论我怎样努力,都是徒劳,整个脑细胞活跃的如同空气里跳跃着的灰尘,无一刻停歇…………

深夜,我听着偶尔驶过的车轮与柏油路面摩擦的声音,闭上眼睛,放松全身每一根神经,我开始幻想,我躺在一望无际绿色的草原上,柔软的草儿,摇曳着的花儿,飘浮的白云,湛蓝的天空,远处天地相接之处,是数不尽的绿色,蓝色,白色,粉色,紫色…………不管我怎样遐想,怎样努力的让自己安静,然而都是徒劳,我依旧辗转难眠,夜依旧很长很长,长的看不见尽头,等不到晨曦里的阳光。一次不经意的体检,让我还知道我的血小板竟比正常值要高出2倍,在看过无数个西医,做过无数遍的各项检查后,我被推到了中医面前。

当那碗冒着热气,散发着难闻气味的中药堂而皇之的摆在我的面前时,我生涩的不敢用舌尖碰触它,单单它的气味已经让我退而三舍,然而我太惧怕深夜里的清醒,惧怕那生不如死的头痛。惧怕因为血小板高而会引起的各种症状。当浓稠的汤汁滑过喉咙时,那短暂的瞬间让我想起了咖啡,那种原汁原味不加糖的咖啡,咖啡的苦和中药的苦竟是如此的相似。。。。。

此时的我,不再把一杯咖啡幻化成小资的生活,其实它更像洗涮身体苦痛的良药。太多的疼,让我体验到了从深夜到黎明漫长的等待,清晰的见证了曙光是如何一点一点吞噬黑夜,当每一个黑夜重新装扮换上盛装之时,带给我的却是头昏欲裂,身心疲惫。

此时的中药成了我生活里必不可少的苦,然而这样的苦带给我的却是一个又一个温馨无梦的深夜和一次比一次正常的血常规。

我想,其实我的失眠无需怪罪于咖啡,亦无需依赖于中药,生活里的自己一直都没有学会选择舍弃,我把本不该记住的东西记得那样清晰,把本该舍掉的东西死死的握在手中,不忍丢弃。每个人的心其实很小,当它被太多的伤痛填满时,心已经容不下那个叫做“快乐”的东西,所以很多的时候我不快乐,一点也不快乐。

我想,如果我用咖啡的苦掺杂着中药的涩,那么是否会洗刷掉生活赐予的苦?是否会让心有更多的空间盛下更多的快乐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