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桃花源

2020-03-23 23:43 | 作者:吴柳杉 | 散文吧首发

当我走过哪些留有岁月印痕的方块青石(2010年复建),我仿佛看到了600年前土司岁月的沧桑,哪些依山而建,风格各异的吊脚楼,在深情的展示着土司岁月的恨情仇。时光沉淀着酉州的文化、民俗、历史和土家族特有的建筑风格,留给我们今天的就是一座书写着整个土家传奇的博物馆。

酉州古城,与桃花源为邻。2200年前建县,当年,古城周边各省结合部的百姓纷纷涌来,或进贡土司,或来告状衙院,或来赶集,或来交易。使得古城车来人往,商铺林立,那是何等的繁华与富饶!宛若清明上河图的原型。

三月的阳光从花间散落下来,从吊脚楼上落下,斑驳的投影散发出古木的芳香和花朵的芬芳。遥想千年前陶渊明老先生是否也坐在那吊脚楼上,一边品酒,一边看着东篱之下的菊花而诗兴大发: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暄。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清同治十一年(1872年),当朝重臣、湖广总督、大学士张之洞来酉阳主考期间,见古城日益破败,不胜伤感,便在风飘摇的吊脚楼上,为古城题写了“酉州”二字,以期盼古城能有涅磐重生的那一天。

陶老先生一生淡泊名利,铮铮铁骨,不为五斗米折腰。他将他的诗和远方,都藏在了那世外桃源里。而今天,我将踏着三月的暖阳,去轻轻叩开桃花源的大门,去追寻陶老先生的诗情书卷。

走进景区,一片桃花林就那样突兀的出现在眼前,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有喜悦有惊异。一条小溪慢慢变宽,以至于聚为一汪清潭,潭上有舟,与桃花一起倒影于水中,若天空之镜,纤尘不染。忽的一个天然石洞出现在面前,两边有石梯延往洞顶的太古藏书选址。洞前的水潭又在慢慢变小,到了洞底又变成了一条细细的溪流一直往里。

穿过石洞,“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竟然行走在了陶翁的理想家园里了。一路上,各色桃花次第开放,鸡鸣狗吠之声随处可闻。那潺潺的流水声,那种地的号子声,那小孩的吆喝声……一切都是那样的质朴,那样的超世脱俗。

再往里,便是潜村,陶渊明晚年名潜而得名,暗寓归隐之地。村落包括朝门、拙园、荷塘、菊园、归去来苑几个部分,布局采用了中国古代传统民居方式,拙园是归隐田园者待客、饮茶的地方,荷塘和菊园是观鱼、赏花的休闲花园,归去来苑则是生活起居和饮酒读书之地。所谓“开荒南野际,守拙归田园”。

陶老先生的理想,不在朝堂,不在五斗米。因为哪里可以容纳他的肉身,却储存不了他的灵魂。他的精神世界里,有南山、有东篱、有菊花、还有清酒,他把理想安放在了桃花园里。他用诗给桃花源加持了时空的光罩。所以历经千年,终被时空淹没,而流传出来的,也只有陶老先生的传说。

文/吴柳杉

2010年3月23日于重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