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盆非凡的虎尾兰

2020-05-12 17:35 | 作者:田野浪人 | 散文吧首发

我不养花,也不是爱花之人,因为花柔弱、娇贵,难以种养,加上终日的忙碌也没有时间去培育和护理。但生活工作在高楼林立,钢筋混泥土的小城里,难免也憧憬于青山绿水,烟亭台的田园景色。于是,闲来也从乡野间移植一些生命力较强的草本之类的植物,点缀一下自家光秃秃的阳台。

这些年,阳台架子上摆放着不少移植来的植物,有虎尾兰、万年青、绿萝…… 与阳台外面高大茂盛的黄桷兰,就算是我家一个不足三个平方的“私人公园”了。这些植物不但四季常青,而且都是我所喜欢的,特别是那一盆虎尾兰,和我有着一段难忘的生活经历。

记得2003年的秋日,生活的各种不如意压得我直不起身,无奈之下,背起沉重的行囊,缪然离开家乡,在异地他乡,开始了另一种新的生活。那时候,教书是我维持生计唯一的经济来源,但拮据的生活过得总是那样的黯淡无光。学校没有教师房间,全校也就我一个外乡人,所以只能住在一间矮瓦房,房子后面又是一片坟地,年轻的心时常在深人静时难以平复,特别是每到下雨,屋顶漏水,更是苦不堪言。那样艰难的生活环境和工作条件,对于我来说无疑是上加霜,时常躲在黑暗的角落里独自祈求命运的安宁。

几年后,政府体制改革,撤乡并镇,原来乡政府的房子空了出来,走了几层关系后才租到一套两房一厅的房子。打扫房子那天,在阳台洗抹布的时候,看到一株快要晒干了的虎尾兰,被原先的主人抛弃,静静地躺在这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我当时也没有去理会它。可能是在洗抹布的时候被水滴到的缘故,第二天收拾阳台时竟意外发现,这株虎尾兰活过来了,肉色开始有了变化。看着它,心中为之一动,或许是敬佩它的顽强还是出于怜悯之心,我找来一些土和一小花盆把它栽上,功夫不负有心人,几个月后第一颗崭新的小脑袋从土里冒了出来,细看这新奇的嫩芽,心中感慨不已。在后来的日子里,它每天都在展示着不同的改变,坚强的从即将枯死回到了勃勃生机,内心深处不由得被这顽强的生命所震撼着、感动着、激励着。

受这种坚忍不拔的精神鼓舞,年轻的激情再次被点燃。经过十几年不懈的努力,在奔波辗转中,生活、事业慢慢地有了起色,2010年,在县城终于可以首付买到了人生的第一套房子,总算有了自己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虎尾兰也从原来的一株变成了一大盆,算起来一起生活也快二十年了。现在,我把它放在新房阳台的架子上,时刻铭记那段共同走过艰难的岁月

说起虎尾兰,它不但外形独特,而且对环境的适应能力极强。虎尾兰属于多年生肉质草本,根茎上生长的是漏斗状叶簇,叶片直立,像一把把出鞘的利剑,叶片革质肥厚,浅绿色,叶面有灰白和深绿相间不规则的虎尾状横带斑纹,这些斑纹很像老虎尾巴上的斑纹,可能是因此而得名。据说,虎尾兰原产自热带非洲地区,是沙漠植物,耐旱、耐湿还耐阴,能适应各种恶劣的环境,它对肥料也没有太大的要求,是现代家居普遍种植的观赏植物。

生活百态,苦尽甘来,逆境中不要轻言放弃,凤凰涅槃方能重生,虫蛹破茧方能羽化成蝶,再多的苦只是生活的一种磨练,就像这盆非凡的虎尾兰绝地逢生,以昂扬的姿态笑对人生,物犹如此,人何以堪?多年以后,阅尽千帆,记忆里的每一个生活片段,也会变成满满的温馨和回味。

2020年5月11日夜随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