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儿黄了

2020-06-09 10:38 | 作者:赵自鹏 | 散文吧首发

晚上散步回来的时候,同事给我拿来几颗杏儿。杏儿上带着新鲜的绿叶儿,青里透着些许的嫩黄,一看便知道是刚刚摘来的,这令我很是欣喜。

次日早晨,我按照同事说的大体方向左转西绕一番儿之后,终于在靠近高墙的地方看见了那几棵缀满密密麻麻果实的杏树。

这是个晴朗的早晨,清风早已擦拭干净天空里最后一丝的尘埃,初阳也已在一片湛蓝里迅速扩散开去。发了白的光线有些刺人眼儿,像泼出的水瀑一样,顺着远处绵延不断的山势,穿过东边几棵高大的法桐树,落在灰色高墙的铁丝网上,落在楼房黛青色的屋顶上,也落在这几棵茂密油绿的杏树的冠上。

不断扩展着的树冠被粗壮的主树干托举着,纤细的枝子则横竖交错在一起,分不清哪里是你的,哪里又是我的。笼罩在白色的太阳光里,整树的叶子都绿得发黑发亮,像少女柔嫩的皮肤,闪着晶莹润和的光芒。而枝杈间严严实实的绿叶儿,则像个母亲似的紧紧保护着它们身下的果实。

这些杏儿泛着微微的黄儿表面上都密布着一层细弱柔软的白毛儿,就像邻家少年唇边刚刚长出的纤细的胡须,距离成熟尚需些时日。可即便如此,馋嘴者终是抵挡不住诱惑,跨过林边浅浅的草坪,悄悄摘上几颗儿,用双手简单揉搓几下放进嘴里只是浅尝一小口,还是被那一丝青涩里的流酸味儿逼得迅速吐出口,其囧相直令观看者忍俊不禁。

这些近乎于小丑似的扮相,小时候在农村老家里并不鲜见。而诸如桃子杏子苹果大枣之类的水果,在乡里算不上什么稀罕物儿,但凡你在村子周围抑或房前屋后转上几遭儿,总会有不小的收获。尤其是果子成熟的季节,树的主人总会左邻右舍相互分送一些,乡邻们也不推让,就算是维系相互之间感情的一种方式吧。可孩子们等不到果子成熟,就胡乱摘来尝尝鲜儿,好吃的吃上几口,像这些半生的青杏往往酸涩地令孩子们口水横流,不得不报复似地丢弃一地儿,但淘气能做儿是那个时候孩子们天性,没有谁家主人计较这些。

而我身边这些青杏儿,论个头显然比小时候老家见过的个头要大很多,当地人称呼这种杏儿叫水杏儿。据说这种杏儿挂果较多,只要一到成熟季节,城市大街小巷里都能看到兜售水杏的商贩。这种杏儿老少皆宜,喜欢脆甜的你可以挑拣些稍微硬一些的现买现吃;喜欢甜软的,只要买回后困上三两日,就会变得肉软汁甜,这很适合老年人的牙口儿。

但乡下母亲总习惯称其麦黄杏,因为只要看到这田地里的麦子黄了,杏子也就熟了,这近乎于讨喜一般的叫法儿,不正是反映着人们纯朴而喜悦的情感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