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江湖笑狂沙】第五部:泰山除魔第一百五十五章节:三怪物会麴岩泰,闽西三鬼话出身。

2022-11-28 18:09 |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散文吧首发

第一百五十五章节:三怪物会麴岩泰,闽西三鬼话出身。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此时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一看“咳“鼻子都气歪了,这三个小老头都是什么人啊,怎么一个个都是奇形怪状不像是人那。此刻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一下愣头愣脑的晕了。但是心里还是想瞧一瞧那个老罗锅屁股上的横批,还是十分好奇地看一看屁股蛋上的那个横批到底是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罗锅怪老头突然来了一个“豹纵虎跃”,一个跃升而起好像旋风般跃一丈多高,纵身飞跃到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面前,这下可好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看得是清清楚楚,只见横批上写着“罪没遭够”连屁股上有几个补丁都看得清楚了。

此时,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面前站着的这三个小老头,只距离自己也就不到一米了。就在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思考着三个怪老头到底都是什么人时,只见这三个怪老头已经飘忽着来到他面前。此刻,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先是警惕地看着面前的三个怪老头,于是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只好后退出去一步,直勾勾地看着不仅不认识而且十分陌生的三个“怪物”。

这工夫,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此时脑袋上的头发“涮”的一下的竖了起来,他忙大惊失色往后噔…噔…退出去好几步,这才慌忙大声问道“你、你们、是人、还是鬼?”

此时,胖老头身体后边的罗锅老头不高兴了,操着地地道道的浙江普通话大声说:“唔呀!老瓜饺子的,你这个吾呀王八羔子的,连我们老哥三都不认识,还拿着今古上人的夺命追魂扇刀,你这个吾呀老瓜饺子,澈泡尿洗洗你自己的脑袋,就你这水平还闯江湖呢,吾呀混帐王八羔子的,太没水平了,我问你甘肃沙州道的无情山庄庄主今古上人是你什么人啊?”

此时此刻罗锅怪老头刚刚说完话,那个瘦高个子忙又操着正规的闽南普通话接着说道:“哎哟!哎呦,哎呀呀,我说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呀,拿着无情山庄庄主今古上人的宝贝疙瘩,却不认识我们老哥仨,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就是你遭灾的物件,我来问问你祖宗老辈是不是唐末宪宗年间党项拓跋首领李思恭,因平定黄巢有功被封为定难军节度使赐封五州之地,五代诸政权与北宋时期五州之地,被北宋宋徽宗吞并之后先去原来封地,你的先祖李继迁出走于沙州结盟各个部落,并于大辽天命佑三年被辽朝封为国王。你的先祖李续迁率领各个部落陆续占领河西走廊诸州府。在统一河西走廊诸州府时让位于其长子李元昊,后来其长子李元昊称帝建国为大夏也叫西夏。后来西夏在宋夏战争与辽夏战争中获胜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夏毅宗李纪到崇宗李纯时期,大权掌握在梁氏母党手中形成了内乱。西夏因为皇党与母党的对峙而内乱。这时金朝崛起后西夏改臣服于大金朝。夏仁宗期间发生天灾与任得敬分国事件,但经过改革后到天盛年间出现盛世,从此漠北的大蒙古国崛起,西夏最后于西夏保义二年亡于蒙古,你的先辈便从此消失于自己的土地上了。”。

就在这工夫罗锅怪老头刚刚讲到这里,他身后罗锅老头“嗷”的大声叫嚷着。只见胖老头身体后边的罗锅老头走过去,一直走到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面前却嚷嚷道:“哎哟!我说麴岩泰呀、麴岩泰呀,你的先祖在逃难之中改名姓复姓麴岩称邪愉,并落马飞驰穿过大漠从此踪迹不见。其实当时你的祖先统治西夏疆域范围在今宁夏、甘肃、青海东北部、内蒙古西部以及陕西北部地区占地两万余里。对外关系上表面对辽宋金称臣实则对内独立称帝。前期与辽和北宋经常发生战事保持三国鼎立的局面,后期与金并立末期受蒙古的威胁。西夏方面国力也大亏,到了夏毅宗与夏惠宗时期时夏廷对内进一步巩固统治,对外常与宋辽两国处于战争与议和的状态。夏毅宗继位时年幼由其母没藏太后与没藏讹庞专政。当时辽朝辽兴宗再度攻打西夏围攻兴庆府,最后西夏向辽朝称臣没藏太后荒淫好色,于兴宗十七年,因李守贵与吃多己多次争宠最后李守贵杀没藏后,事后也被没藏讹庞所杀。没藏讹庞又将其女许配夏毅宗以国舅和国丈的双重身份独掌朝政。应天元年铁木真建立大蒙古国,即成吉思汗后被尊称元太祖。成吉思汗为了要攻灭敌国金朝势必要切断金夏联盟,所以西夏成为他的目标之一,可惜隔年夏襄宗夺位不久,成吉思汗率大军攻破西夏要塞斡罗孩城,因各路夏军奋力抵抗而击退之。应天四年蒙古降服高昌回鹘,河西地区也暴露在蒙古威胁之下。蒙古第三次征夏即自河西入侵出黑水城围攻斡罗孩关口。夏襄宗派其子李承祯率军抵抗失败,夏将高逸被俘而死。蒙军又攻陷西壁讹答守备的斡罗孩城,直逼中兴府的最后防线克夷门。夏将嵬名令公率军伏击蒙军最后仍被蒙军击溃。中兴府被蒙军围困夏襄宗派使向金朝金帝完颜永济求救,但是金帝拒绝还以邻国遭攻打为乐而坐视不救。最后夏襄宗纳女请和,贡献大量物资并且附蒙伐金,你的祖先可以说是三起三落呀~”。此刻,罗锅怪老头涛涛不绝说道这里,咳嗽了几声正想还继续讲述下去。

此刻,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先是一愣,心里一直在思考着这三个人到底什么来头,他们仨怎么会知道自己祖宗是唐宪宗年间党项拓跋首领李思恭的呢,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与今古上人和鄯善国无情堡的呢?他在脑海里划了—个很大的问号。

这工夫,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出于好奇,于是他急忙躬身抱拳行礼问道:“三位前辈,怎么称呼?你们是怎么知道本人祖先是党项拓跋首领李思恭的呢,再说这鄯善国无情堡与堡主今古上人,是一直消失于江湖之上的,一直不被外界江湖武林人士所知情的,你们到底是何门何派,我从来没有见过三位的,你们底是何人?”

这工夫,罗锅老头身体后边的胖怪老头走前一步,用那细眯眯的眼睛先瞧了瞧愣头愣脑的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而后这才慢条斯理地朗声说道:“哎哟,我说白衣书生麴岩泰呀,西域鄯善国无情堡的堡主今古上人,那个假牛鼻子老杂毛是你什么人啊?你拿着那个假牛鼻子的家伙?难道没听今古上人讲述过闽西鬼族三大寨主的故事吗?”

此刻,闽西三鬼全都哈哈哈哈地乐了,这不乐还好这一乐比“哭”还难听呢。此时,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更是迷茫了,他傻呆呆地站在那说不出来话了,这工夫一声高来一声低、一声细来一声粗,弄得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更是“毛骨悚然”了。当他一听胖怪老头说什么闽西鬼族三大寨主的故事,他猛然一下这一句话惊醒了中之人。

此刻,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登、登、登、登倒退出去了三四步,只见他“哎呀”了一声大叫接着说道:“你、你、你们就是闽西十万大山里边的三大头领,号称闽西三鬼的老山哈子,你们不是从江湖上失踪快三十年了,怎么、怎么、你们不是死在天山草原的天山古堡里了吗?”

这工夫,矮鼓轮墩的小老头又接着大声嚷嚷着说:“唔呀,无情堡的堡主今古上人,那个假牛鼻子老杂毛,到底是你的老师还是父亲啊?我们就是闽西鬼族的三怪主,我排行老二,绰号鬼无影,左边高个子是我大哥排行老大绰号鬼不灵,这个罗锅老头我三弟,排行老三鬼剃头,我们就是江湖上人称鬼门三怪的三个老怪物~”

此时,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更是毛骨悚然,原来站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江湖上传言“吃人肉,喝人血,扒人皮,枕着骷髅睡觉”的闽西鬼门三怪主。

此刻,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仔细观察着所谓的老大鬼不灵,只见他左手拿着白布条系的三尺来长哭丧棒。其实别看这哭丧棒不起眼,那可是纯钢打造的成名兵器属于外五门,右手还拎着一个包裹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反正鼓鼓囔囔的。再看一直涛涛不绝说话的矮胖的鬼无影,也只是左手拎着一个小包裹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唯独中等个子的老罗锅老三鬼剃头右手上拄着个漆黑的虎头形拐杖,你可别小瞧了这个虎头形拐杖。这个虎头拐杖是五金全钢打造,外形好像是一根竹竿一样带着一个铜制虎头。

此刻,老罗锅的鬼剃头一挥手中虎头拐杖,接着开口继续说道:“唔呀,我说麴岩泰呀,无情堡的堡主今古上人,那个假牛鼻子老杂毛至从李德明继位后,倾力向河西走廊发展南击吐蕃,西攻回鹘,大大拓展党项羌族的生存空间,李德明认为西平府地居四塞之地,不利于防守,不如怀远形势有利。宋天圣一年派遣大臣贺承珍督率役夫北渡黄河建城,营造城阙宫殿及宗社籍田定都于此,名为兴州。他对外仍向宋、辽称臣,对内则完全是帝王气派。并伺机向西发展。数年间西攻吐蕃和回鹘,夺取西凉府、甘州、瓜州、沙州等地。其势力范围扩展至玉门关及整个河西走廊。宋天圣十年李德明之子李元昊继夏国公位,开始积极准备脱离宋。他首先弃李姓,自称嵬名氏。第二年以避父讳为名改宋明道年号为显道,并开始使用西夏自己的年号。在其后几年内他建宫殿,立文武班,规定官民服饰,定兵制,立军名,创造自己的民族文字(西夏文),并颁布秃发令。并派大军攻取吐蕃的瓜州、沙州、肃州三个战略要地。元昊已拥有夏、银、绥、宥、静、灵、会、胜、甘、凉、瓜、沙、肃数州之地,即宁夏北部,甘肃小部,陕西北部、青海东部以及内蒙古部分地区,而你们麴岩氏只好隐居于沙州月牙泉畔的无情山庄之中。”这时只见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哎呀”了一声,蹬、蹬、蹬倒退出去好几步。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