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读书梦

2019-10-25 16:16 | 作者:远山 | 散文吧首发

母亲的读书

吴明强

今年母亲节那一周,侄媳妇在我们家的微信群里发了一张母亲看书的照片。老人家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子前,双手恭恭敬敬地捧起一本书,非常专注的看着。这让我想起了母亲的读书梦。

母亲出生于上世纪三十年代末,兄弟姐妹七人,又是排行老二,传统的重男轻女不说,就凭外公那几亩靠天吃饭的薄田,能不挨饿就已经是万幸了。哪里还有条件上学读书。母亲少年时期的读书梦就湮没在艰难困苦的生活中。

我真正了解母亲有一个读书梦的时候,是父母亲坚决要送我们兄弟姐妹读书的时候。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也是饥荒的年代,和父母亲各有七兄弟姐妹一样,父母也生养了我们兄弟姐妹七人,多的时候,我们有五兄弟姐妹同时上学读书。在那个靠工分换口粮的年代,仅凭父母在生产队里的劳动,是换不回全家九、十口人的口粮的。好心的亲戚和友善的邻居,多次上门劝说父母让我们兄弟姐妹辍学、回生产队劳动。他们说:“再读下去会饿死人的呢!”可父母情愿挨饿,也不让我们辍学,除非我们学习不努力要留级,留级就不得再读了。这是父母亲在学习上唯一给我们的要求,也是帮助。这种简单朴实的要求与帮助,让我们兄弟姐妹都顺利的完成了各学段的学习任务。

我高考是到我们县城里考的,考完回到家,母亲问我住在哪里。我告诉她,住在县财政局的招待所里。母亲说,五十年代初期,她作为我们乡的妇女代表,在县城开过半个月的会议,就住的那个招待所。母亲说,只要她稍微有一点点文化,就可以留在乡里当干部,实在是不能胜任那份工作才回老家的。母亲说,看到别人能写会算,自己什么都不会,象个睁眼瞎似的。那种窘态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这也是母亲无论如何都要让我们兄弟姐妹上学读书的原因。她把她年青时代的读书梦寄托在我们兄弟姐妹的身上。

母亲从不羡慕别人家吃得多好,穿得多好,住得多好,就会夸奖谁的书读得好,谁的算盘打得多好,谁的字写得多好。寒腊月,农闲的时候,母亲会请珠算好的亲戚长辈教我们打算盘。虽然条件很艰苦,但是母亲总会尽最大努力招待教我们珠算的长辈们。

母亲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她没有办法不忙。一天到晚她要忙我们这么多兄弟姐妹的缝补浆洗;她要忙白天黑到生产队多挣工分;她要忙着种好一大园子的蔬菜,那一园子蔬菜,在那饥荒的年代既当菜又当粮;她要忙着照顾年迈的老人;甚至还要忙着照顾孤独无依的父亲的外婆。她忙得连她自己都已经忘记了曾经的读书梦。

直到有一天,母亲指着电视中的一个“忠”字对我说:“中字下面一个心字还是念中吧。”我说是的。回答完母亲,我的心里突然涌现一种酸楚来。母亲的子孙辈中有七个是做教师的,从小学老师到大学老师。我们却忽视了母亲有一个读书梦。当时,母亲住的房子里恰好有一块白板,我对她老人家说:“要不我每天在白板上面写两个字教你认。”不知是母亲看我太忙,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母亲没有同意。我也就没有坚持,毕竟母亲已是七、八十岁的人了,可能是不想学了。

这些年,母亲还是认得了不少的字,我都不知道老人家是怎么认得的。因为她能准确无误的根据手机里的名字拨打我们兄弟姐妹的电话。毫无疑问在未来的日子里,母亲还会认得更多的字。这多少有点让我惭愧。

也许母亲并知道有“读书悦心,可以延年”这句话,但母亲用行动阐释了它的道理。她将把她的读书梦一直延续下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