佯狂(六)

2018-10-17 15:34 | 作者:巨石 | 散文吧首发

日子转瞬即逝,雁鸣小区已经接受了拥堵的现实,忘记了过去的宁静。没人围观城管执法,习惯了三轮和城管捉迷藏。清晨,从城管执法车的鸣笛开始,晚,在叫卖声中结束。整天能见飞奔逃命的三轮,也能见到招摇过市的皮卡。

便民综合市场依然萧条,摊位主家走的走,来的来,总有人想赌一把未来,熬不住的就走了。东头花卉市场,依然空空荡荡,招商办公室冷冷清清,市场保洁员兼职着门卫,每天坚持按时开门关门。大家觉得这就是日子,一切都那么正常。感觉不正常的恐怕只有雁飞公司了,没有看到期待已久的供销两旺局面。

变化最大的是雁鸣大厦的业主,已经有一半不认识了。我家在十五层,有五家邻居,只剩下我和老高是老户,其余四家都是新搬来的。每天晚饭后,老高和我都要到北边的露台抽根烟,吹吹牛逼。

一天,老高说,最近楼下停车罚款猛增,原来东边是停车位,西边没有车位。现在把东边停车位取消了,晚上回来迟了,就没有地方停车。第二早下楼,车已经被贴了罚单。原来八点以后才贴条子,现在七点半就开始贴上了。道沿上面属于城管,城管现在也贴条子。交警一天贴一次,城管一天贴几次,防不胜防。我说,前几天媒体把雁鸣小区曝光了,城管交警联合整顿市容环境,多一点理解,少发些牢骚。

老高情绪有点激动,又点着一根烟后。老高说,城管一天到晚开个车,耀武扬威,招摇过市,一会儿来了,一会儿走了。城管大队长脑子进水了,配备三个人一辆车,坐在办公室管市容呢。我要是城管大队长,只配备两个人,一天到晚就守着市场门口,城管要办公室干嘛呀!两个人在市场门口坚守,不能离开,三轮车敢来嘛!坐在办公室管理市容,能管好个辣子。

三年后,按照原来约定,雁飞公司可以开工建设二期了,但是市场冷清的现实令公司犹豫不决。正在进退两难之际,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改变了市场的命运。

一天深夜,我睡正香时候,被急促的消防火警吵醒,人声鼎沸,我起床探头窗口,火光冲天,连忙穿衣下楼。

我走出家门,两个电梯上上下下忙个不停,已经有人在下楼。走出雁鸣大厦,市场上空火光冲天,烈火熊熊燃烧,路上吵吵闹闹。只闻火警声,不见消防车。人群中老段正和消防员比划着,雁鸣路两边都是车,雁鸣路被堵实了,消防车到不了市场跟前。有人喊叫摞车,道沿上面也是车,大家都在出主意想办法,却没有人摞自家车。一个多小时后,大家还在想办法,火势已经自己燃尽了,没有对四邻造成威胁。市场是钢结构建筑,燃烧的是表面的油漆和家具,消防车无功而返,着火原因有待调查。

经过一场火灾洗劫,市场变成了一个空架子,失去了往日的风采,不堪忍睹。对雁鸣公司来说,无疑是上加霜,当头一棒。

便民市场最终命运不保,被雁飞公司拆除了,结束了三年尴尬运营。体育场地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安装了新的健身器材。晨练时候,乒乓球和羽毛球争夺的热火朝天,老刘的庄稼汉广播体操人气很旺。雁鸣小区就像做了一场噩,经过三年折腾,又还原了原来的场景。唐城墙遗址公园恢复了以前的风景,雁鸣路也畅通无阻,雁鸣大厦有人开始回迁,楼下也没有城管和三轮捉迷藏了。

一日在城墙上晨练,碰见了老刘和老段,老刘做完了广播体操,老刘说,好好的健身场,非要改成市场,胡骚情呢!老段正在打他的小红拳,老段来了个燕子噙泥,凌空飞起抽了个包脚落地后,老段说,胡佯狂呢。说完继续他的套路。(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