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我过二月十四的人缺席了七月初七

2018-09-16 19:48 | 作者:风吟雪 | 散文吧首发

后的街道没有了灰尘的呛鼻,是树的绿意,是风的香气,是鼻子周边酸酸的味道,是眼角咸咸的沙······

八点左右从办公室离开,刚刚好,路灯稍微暗一点儿,就没有人看得到我是正笑颜如花还是泪如雨下。

七月初七,虐狗的日子,朋友圈的恩甜蜜,街角的卿卿我我,迎面面而来,挡也挡不住。再不用说那一整天朋友们友善的祝福外加大红包的抚慰,办公室里贴心的德芙巧克力,还有那一大清早飘过来的结婚证图片,无一不清晰明了地提醒着我是一只流浪的单身狗。就像是给了我身份的狗牌或者识别圈,套在脖子上,明晃晃的,无所遁形,脸上还写着欢迎来虐吧!

几个月前不是这样子的,二月十四时,我还没被套上这个沉重的狗牌。

记得那天我提前一个小时下班,精心的梳妆打扮,在那个人不耐烦的催促声中依然怀着雀跃的心情飞到他面前,饭都吃的囫囵吞枣,迫切地期待着他的情人节礼物,结果吃完饭,逛完公园,送我到公司楼下,临分别都没见到任何表示,貌似连句节日快乐都没有,我心里生气,脸上却掩藏了失落并没表现出在意,拿出提前准备好的礼物递到他手上,是他需要的苹果手机壳,黑的,配他玫瑰金的苹果机刚刚好,还有我亲手裁纸折叠的千纸鹤和制作的包装盒加上六颗费列罗的巧克力,本来想放九颗,可他比较喜欢六,因为六代表顺,便只放了六颗,内盒盖上还粘了一颗心,是呆萌帮忙折的,因为我实在学不会,不过心脏中心藏着的纸条和纸条上的字是我亲手写和放进去的,没有人知道包括他,如果我不提,可能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因为那句话已被我收回,那张纸条在我去他那里时也已偷回并撕得粉碎,另外还有深蓝色信封里装着的紫色信纸情书,也一并被我收回。不要问我为什么,也不要问我那句话是什么,更无关后补情人节礼物满意与否,既然结局已定,过程怎样又有多大意义呢!

尽管那个二月十四过得并不尽如人意,却也感动公园里他铺在石凳上方便我坐的外衣,下雨时他脱下来替我挡雨的外套,也心软他解释没碰上卖花的坏运气,还体谅他因收到不好消息将气撒在我身上的歉意,更满足于他那句“The dream-seeker wizard is on the way to catch his own dream",不管有没有努力,至少那一刻他表明了努力的愿望,心和心挤进了同一个时区,再也不是我的心住在东八区,四季如,而他的心却住在雾都伦敦,阴晴不定。

那个二月十四没有温软的甜言蜜语和浪漫情怀,没有诱人的玫瑰花,也没有表忠心的520或1314大红包,却感觉到实实在在的陪伴和温暖,以为从此狗节与我无关,却不想报应来得那么快······

离开他,离开那个有他的小镇,这个炎炎季,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不过我什么也不会说,会温柔地守口如瓶。即使实在没忍住发去节日的祝福,他也永远不会知道,因为我把祝福放在了他永远也看不到的地方,曾经也这么干过,是验证过的成功,除了祝福我还告诉他“如果这世上真有忘情水,我会毫不犹豫地喝下一大瓶,可惜没有;如果真有来世,我一定会在经过奈何时候向孟婆多讨一碗孟婆汤,把他把今生的一切忘得干干净净,一丝不留!”

七月初七缺席的人,让我再次沦落为挂着狗牌在世间晃荡的单身狗,不过我并不害怕,不管去哪里,走多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