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男人风流这回事

2018-09-30 14:28 | 作者:李胭 | 散文吧首发

文|李胭

妓女卖笑,或众媚抛身,无非,都是为求度之资。但谁想,男人玩世,男人游戏,男人多情,或进欢场,终其究竟,一些也不过是为了丰盈自家那蠢蠢欲动,脉荡驰的下半身。

男人在年少时候上一个女人温度正好时候,或许能够专情专一不去看不去爱别个女人。然而,一个男人一旦跨入年岁,有了一定的生活阅历,社会经验,经济能力,应变才能,只要有机会,多少男人其实不是吃着碗里扒着眼前的,然后,磨拳擦掌虎视眈眈意淫着锅中的。

一些男人成就的事业里,他的江山与天下,除却金钱地位名利权势,剩却的,其意念中对自我还暗自窃喜深藏有的魅力和本事,兴许就是与他睡过的女人数量与征服女人的成果成正比。当然,男人想征服女人,过处风流,这里不乏有空虚寂寞的成份。

一生只睡过LP的男人在一些人观念里是失败的。对于某些男人来说,多睡几个LP之外的花儿,最好是未经人事未经开封的处子,才能更为完美更为雄威地展现出自己的风华与能耐。先不论众多芳草和猎物当中,异性的风情与姿色,有否盖过LP。在某些男人心里,只要将猎物“撕开遮蔽,一探究竟”,便是暗暗欢喜,窃窃赚到了。

某一层次上,归根说白,男人就似一头狼。一路嗅探,一路捕猎。一路分花,一路拂柳。不管是饥渴难耐,淫肠辘辘;抑或是心欢意喜,色酒饱足。他们自始改不了本性。总是到处撒网,到处猎艳。当放出长线,钩中之物成为猎物之后,又会蠢蠢欲动,开始寻找新的官感,新的冲刺。甚至乎,更甚者,一脚踏数船,尽极恣享:“齐人之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