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玉龙雪山”

2018-05-09 11:49 | 作者:独自行走 | 散文吧首发

1,玉龙山。

我站在殉情谷,正面就是玉龙雪山,咫尺之遥但却看不到山,看到的是一大团云雾,云雾从地上升腾而起,从天空飘逸而来,纠结成一层厚厚的棉絮,将玉龙雪山盖的严严实实。

天气时阴时晴,阳光若有若无,云团不断聚集着,游弋着,浓如翻墨,淡如晶雪,但始终混沌一片,像天玻璃上的雾气,朦朦胧胧。我努力睁大双眼,紧紧盯着前方,期待着玉龙雪山真容的显现。突然遥远的天边有了一条裂缝,漏出了黛青色的山体,缝隙逐渐扩大,慢慢的,山顶也一点一点的从白云中浮现出来,一座顶天立地的大山就这样不期然的呈现在眼前,那种感觉神圣极了,就像上帝君临人间,“海上有仙山,它在虚无缥缈间”。

从来没见过这么高的山,“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那一刻我能想到的,只有李白的这句诗。也曾登过泰山,黄山,近距离观察过华山,但给我的感觉都没这么震撼。我所在的殉情谷海拔三千多米,玉龙雪山主峰海拔五千多米,两千多米的落差,近距离的呈现,给视觉以极大冲击,超出了我对山的想象。雄伟,奇崛,险峻,巍峨等所有对山的形容词加在一起,也不足以描述我那一刻的感受,我蓦然想到了纳西族人对玉龙雪山脚的敬畏,他们是把它当神来顶礼膜拜的。

是的,当雪山从云雾缭绕中渐渐浮现出它的真容,当阳光照在山体上,反射出璀璨的光芒时,它就是一座神山,面对它,所有的语言都是苍白的,人在最美的景物面前是会失语的,你默默的看着它,只想把双手举过头顶,缓缓跪下,对它五体投地。

2,殉情谷。

此殉情谷非金庸笔下的绝情谷,但都芳草鲜美,树木葱茏,静谧如世外桃源。

这里其实是一片高山草甸,三面被原始森林环绕,正面是神圣的玉龙雪山。如果是天来这里,那景色肯定美极了,草甸厚实如地毯,芳草如茵,繁花点点,周边云杉成片。地气升腾,“荡胸生层云”,人就隐在云雾中,恍若仙境,一阵风吹过,又重回人间。天上白云苍狗,远处雪山巍然,耳边小啁啾,空气中弥漫着植物的芬芳,那种景象,想想都陶醉了。

可惜我来的是冬天,正是玉龙雪山一年中最冷的时候,前几天下了一场雪,树枝上挂着亮晶晶的树挂,草甸上背阴的地方还有薄薄的一层雪,同行的王磊和小孙看到了,兴奋的翻越栏杆,躺在了雪地上,一会两人又打起了雪仗,他们俩一个来自成都,一个来自宁波,都是不太容易见到雪的地方。

“殉情谷”又叫“云杉坪”,概因这里的树种绝大多数都是云杉,云杉是一种生长在高海拔地区的乔木,最高可达45米,胸径一米左右。置身在这片原始森林里,时时可见横倒的,腐烂的朽木,上面爬满了青黄色的苔藓。天到来的时候,这些朽木下会长出五颜六色的蘑菇,会有一窝窝的蚂蚁在那里安家,会吸引各种小动物来这里觅食,大自然以其自有的方式完成着新陈代谢。

云杉坪里有一条木制栈道,可以环绕草甸走一圈,走在这条岑寂,奇异的小路上,听着脚下传来木板的吱嘎声,看着那些高大的云杉,我总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是的,今年夏天在新疆北部的阿尔泰山脉,在喀斯特湖,也曾经有这么一条林中栈道,只不过那片林中更多的是落叶松,是白桦树,以及冷杉,环绕的也不是高山草甸,而是喀斯特湖,那里的天空同样的湛蓝,那里的空气同样清新,那里同样人迹罕至,保留了大自然最原始的风貌。美丽的地方总是相似的,都能让人身心愉悦,心灵震颤。

这片宁静的地方并不平静,还曾经上演了一幕幕凄美的故事,这里之所以叫“殉情谷”,其实就是纳西族少男少女们殉情的地方,他们两情相悦,爱如烈火,却因为种种原因无法修成正果。绝望之余,便相约来到这里,弹琴唱歌,互诉衷肠,一番恩爱缠绵,缱绻悱恻后,或在林中自尽,或吞食毒蘑菇而亡,或一同坠落山崖。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今生不能相爱,来生但愿长厮守,他们生的平凡,但死的却那样决绝,壮烈。

这真是一个让人难以忘怀的地方。

3,蓝月谷

从“云杉坪”坐电瓶车下山,车在山间蜿蜒前行,拐了几道弯,一个外形像月牙,有着蓝宝石一样颜色的山谷,静静的呈现在眼前,“蓝月谷”到了。

这里是玉龙雪山东麓的山下,溪水来自万年冰川,带着刺骨的凉意汩汩而下,在这里聚溪成河,河在往下流的过程中遇山体阻碍,形成四个大的水面,分别称为“玉液湖”,“镜潭湖”,“蓝月湖”,和“听涛湖”。

湖皆清澈见底,碧绿如玉,因富含大量矿物质,看起来有些粘稠,带有一种金属般的质感,两边山上落叶松,冷杉,红杉等郁郁葱葱,连绵不绝,如两道绿色屏障,拱卫着山谷中这一湾盈盈碧水。由于阴天,山间温度有些低,雾气氤氲,不远处的玉龙雪山时隐时现。沿着水边甬道随意走着,低头看水,抬头看山,衣襟带风,物我相忘,一时飘飘然不知今之所至。

4、许愿。

听导游说,用这里的雪水洗脸,再面对玉龙雪山许愿,非常灵验,我一一照做,非但如此,还把昨天刚从玉器店买的一个小玉坠洗了洗,晾干后挂在胸前,权当雪山神为它开了光,以此来庇佑我们全家平安健康。

说到这个小玉坠还有个故事。昨天下午一到丽江就被导游拉到了一个规模很大的购物店,规定不在里面待够两个小时不能出来,按以往经验,这种情况下,我都是很配合的找一个没人关注的犄角旮旯看看手机里的电子书把时间过去。可这次不行,对方实行的是一对一的全方位贴身服务,一进大厅,每人给我们发一个号牌,每人身后跟了一位小姑娘,像警卫员一样,我们走到哪她们跟到哪。其中跟我的那位姑娘更是尽职,我上厕所她就在厕所门口等我,我一靠近柜台她就不厌其烦的给我介绍,躲无可躲,烦不胜烦,最后没办法,我只好到小饰品区花了三百元买了这个最便宜的小玉坠,对方这才离去,我大赦一般,抹了抹头上的冷汗,云南,唉,一言难尽的云南。

行文至此,突然想起来,好久没戴我的玉坠了,扔到哪里了哪?虽然不值钱,但却是在雪山下开过光的。

阿弥陀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