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居在南方小镇

2017-10-17 16:54 | 作者:狼狈组合 | 散文吧首发

在这里,我相信我是重新遇到了生活自己

这之前,因为空巢了很久,我的世界变得狭小。我已变得容不下什么人,也包括渐渐老去的自己。他 (它)们远去了,我不可以再将自己想象成一个圆满的人或者美好的人。

生命江河日下地老去。老于我就是变得无限的小,低到尘埃,却无力从那里开出花朵来。

我大概需要一片土壤,将自己重新栽种进去,若得活,就再绽放一次,若死,就永远地葬在那里。我不要再做飘萍,在时光里随波荡漾。

该来的总会来的。宿命如我,年过半百,还要去寻找一个叫做精神的原乡。

希望我要的答案不会永远地飘在空中。

也许会在路上。如果你从来未曾被拔出过,你便无从知道根在那里。这是一部著名黑人小说的答案。

《根》讲述了一个家族几代人寻根的血泪史。昆塔 ·肯特,家族中的第一代黑人,他认为根就是那个响着熟悉鼓声的黑非洲。在接下来几代人被贩卖、被掳掠的共同命运中,他们渐渐意识到,根应该是一个能够让他们新生的彼岸。在那里,他们像他们的祖先,但更像他们自己。当他们可以重新选择时,他们没有回到祖先之邦,而是在另一个地方建立了自己的家园

是的,旧的情旧的物可以聊以寄托,但也可能会妨碍你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耶和华神呼召不育无子嗣的亚伯拉罕说,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到我指示你的地方去,我要你成为大国。

亚伯拉罕得以撒的时候是一百岁,他离开了有中央空调的家,住到了帐篷里。

神拣选摩西时,他的同胞正在埃及为奴为婢,但神应许给他们的是流奶与蜜之地。为此,摩西与合族踏上了旷野。

在旷野,人会变成婴儿,真的需要一双强而有力的大手牵引,可是你会在你父的面前假装坚强吗?一句“雅各弱小” ,就可以让耶和华神心软。

现在,我在旷野,我非常的弱小,但我相信,我不是一个人在行走。

耶稣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枝子不在葡萄树上 ,就不能结果实。我希望,我的枝子已经被嫁接在了那上面。

与我自身生命的细瘦不同,我寄居的小镇是一个根系发达的社会, 从这里一直延伸到他们所从来的乡土。

我觉得,同城市相比,乡村是一个更加稳定的熟人社会。这意味着,你从年少到垂暮,会有相同的一群人与你同住,没所谓喜欢不喜欢,他们就是你生活的一部分。

是要牺牲很多的私密空间,但换来的是众乐乐而不是独乐乐。从这个角度来看,小镇它仍然还是乡土的。

两排房屋间,门面对开着,中间共用一个狭长的天井。白天各家的门都是开着的,方便做事也方便交往。交往,不是偶尔的小聚,而是每天呆在一起,大家各自做事,或做同一件事。

堂屋是生活中私密而向人敞开的那部分,在这里,生命显然已被装饰过了。

小镇的安适,是无数的人在时光里琢磨出来的。在这样的背景下,个人的悲欢已没那么重要,融入群体的是至上的快乐。每个人都有责任让自己,也让他人快乐。

这也是神的应许,你们在世上有苦难,但在我里面有平安。

真的,有时造就从容的往往是苦难。

小镇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没有故事来不了小镇,没有故事留不下小镇。就是家里只剩一位老妪,也要开着门做营生。

在我们很多人徘徊着、在路上的时候,他们选择将自己更深地埋在了这里。这个同样埋着他们祖先的根,他们强健时与它认同,残缺时依然与之认同,而不用说请允许我留下来。

这样呼求的是异乡人。说不出的遥远,只一个审美的距离是不够的。总要找一个温度将自己暖热,否则,我留下的理由呢?

寄居他乡,会有被人注视的不自在,典型如林黛玉 。初来贾府,她不肯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恐怕被人耻笑了去。真的没办法连缺欠也拿来与人认同,就像在家一样。

古人常把将他乡作故乡看成人生之哀事,但比这更加悲摧的,是你在异乡的艳阳里,心中依然大纷飞。无赖的活着,才能将哪里都活成家的模样。

也像无赖一样容让着自己,容让自己不及他人,因为我们不是这世上的美人、伟人,是要活向人们眼中心头的那一个。我们不过野花一束、野草一棵,从不曾被记起,也无从被忘记。

我们也忘记是由谁而亮丽的山岗吧,我的到来不过是配合了你的,不管你丰饶还是贫瘠,我都因你长成了最好的自己。

在异乡,在一个人看不到的角落也有努力着,是相信造物主会看到。因为我们原是他手中的工作,他原本要把我们做成美丽的花瓶,可你非要成为粗笨的锅子,他也谁便你。

耶稣说,你们要像我。像他,没有佳容美形,却美到灵魂。美丽的容貌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做这样的万里挑一,可见神的选民有多珍贵 。

珍贵却不要做这世界的巨婴,而是要终生服侍人,最后由造物之主将你抬高。所以你也是寄居的,就如同现在的我一样。

对于寄居者来说,流荡在异乡的奶与蜜究竟是什么?是它的丰饶、美景,还是一些可的人?是,也不仅仅是,更多的是你对于它的爱。付上代价,而又不求回报,可以温暖别人又能照亮自己。

爱是无条件的,来自于内心的大怜悯大恩慈。你只有先爱了好的和不好的自己,才能推己及他地爱上这美的和不美的世界。你生命中所有的一切都是上帝的礼物,就是每一次跌倒我们都要珍惜,因为当你再一次站起来时,你会看到不一样的风景和不一样的自己。

生命是一次旅行,它的丰富源于经历不同的风景,如果你不出发,便无从知道哪一段才是最好的自己。

最饱满的果实应该是经过四季和风霜雪的,而爱就是与人分享这样的生命。我的路还没走完,我的生命还细瘦,还不足以与更多的人分享,但我相信我是在爱着。对于生活中每一天的过往都报以欣赏的目光,虽然我尚不知你为什么是这个样子,但我会认同你的样子。

南方,生长着自由的模样。

菜畦不特为辟在庭院里,房前屋后、路边、沟沿,皆被一片片青葱染就。这里餐桌上的小菜讲究鲜嫩,它们等不到老去,就要被下一茬换掉,所以菜畦里永远是一片娇翠。

野花多如星子,色彩浓烈的它们,或点缀在路旁 ,或成片的嵌入稻田,随便哪里,只要你目光所及。美,就是这样的不可抑制。

八月末的天气,也丝瓜正好时。每天清晨,新发的鹅黄色花朵便缀锦般覆了一层。它们在水边静静伫立,也在老树上虎踞龙蹲,旗帜般醒目。

随处可见的荷塘,它们不是偶尔的审美去处,而是一个个生活的来处,是别种的菜畦,又有鸭鹅牧养在那里,满满的生活气息,竟然也美。

人似乎也清脱些,不是不困于情不困于物,而是自由的基因更强大。如此自由的山水,的确很容易濡养出不羁的灵魂。早晨的茶桌、日间的牌桌,都是时间绝好的去处。既然生活以无赖待我,我便以无赖还之,也是顺命多过了挣命,只是不愿具体到人或物而已。

这里不盛产广场舞大妈,女人将自己熨帖在时光里,打牌、织衣,对着人也对着自己,一坐一天。什么不是修为呢?安静地做一件事,忘记所从来,也忘记所要去的,便为禅定了。

诗与远方属于漂泊的灵魂,我也感谢这样的日子,没有哪里能让我停下来,却可以享受处处的欢喜,不惊不扰,淡淡的如茶,可堪回味。

但这一次不一样了,生命中有了最温柔的牵绊,是根的牵绊。在这里,我迎来了我们家的第三代,我成了祖母。植根处,是几代人之间浓浓的亲情

爱,生生不息,根,绵延了岁月的悠长。而此刻,生活正在军山铺等我,它就在洞庭湖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