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之声

2017-04-13 06:45 | 作者:违背赤道ゝ逆光而行 | 散文吧首发

之声

在北国,经历了寒的凛冽,谁不渴望春的温暖

褪掉了山头的愁色,褪掉了全身的重甲,春来了。北方的春是调皮的儿郎。一会温晴万里,天空澄澈、透明,没有一丝的杂质,杨柳风吹拂着;而当你着了轻装准备享受春的轻松和愉悦时,春却变了脸,阴沉着,寒气浸骨,适才的愉悦一扫而光。不得不再次披上暖装。脱掉厚衣服容易穿上则难,一柜子的衣服,不是厚了就是太薄,颜色不是浓了就是太淡,挑来捡去,只好胡乱凑乎,穿得不伦不类。调动各路感官触摸春的脾性,以便掌握它的变化规律。青草露了脸,布在向阳的山坡上,一点点浓密,颜色一点点变深,光溜溜的柳条一点点变绒,颜色由鹅黄变成绿色。气温飙升后它们熙熙攘攘,吵闹着,拥挤着,好不热闹;气温骤降后,它们规规矩矩、噤若寒蝉。在这种情况下,心随境迁,莫名起起落落,或亢奋或惆怅,或温暖或凄清,如此三番,心儿随着风扬起的尘土烦躁起来。

春还是再温情、恒定些吧。小脸不要哭哭闹闹,太平凡地变化。想想,这样的状况吧。早晨,天空清澈透明,宛如一块蓝水晶,太阳升起来,撒下道道金光。草丛里,点点星光。着了单衫,一点不寒冷。行走于清晨的空气中,润湿、清凉,深深得呼吸着,很贪婪得呼吸,连同泥土的气息和那金光,不需要担心些许杂质。跑跑步、练练拳、打打球、伸伸胳膊踢踢腿,身子微热,头顶上,冒着热气,丝丝缕缕,鼻子尖渗了密密的汗珠。

太阳渐渐升高了,地面吸足了热量。搬一小马扎,沏一杯茶,向着太阳的方向,闭了眼睛。想想吧,阳光融融,清风徐徐。耳畔泉水汩汩,流水潺潺,何雀啾啾,麻雀喳喳,斑鸠咕咕。丝丝缕缕的气息吸纳鼻孔,然后扩散到周身的每一个细胞。思绪游走于四方,或随展翅之鸿鹄,或随采花之蜂蝶。无限神奇的眼睛,细察桃花杏花的花骨朵一点点膨大,或拔节的青苗的细微变化。微闭的眼前光怪陆离的颜色闪烁。

最好是下点小吧。捧一本喜欢的书册,斜倚沙发上。窗外静静的,没有车辆的鸣笛声,没有火车的隆隆声,连猫狗虫鸣声都没有。小雨淅淅沥沥,沥沥淅淅。打在小叶尖上噗噗声,粘掉了泥土,树叶尖亮丽了;打在青草上,青草笑嘻嘻,仰着小脸,张开小嘴;打在屋前的地面上啪啪,水珠飞溅;打在泥土地上,扬起尘土,渐渐地皮湿润了。种子嗅到水珠,肿胀了。山川经过雨的洗涤,颜色加深了,天空被雨洗涤了,空明澄澈。

这样想着,内心平静如同一波春水,柔润平静,被润湿了,如同种子肿胀起来。

评论

  • 李春霆: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7-04-13 08:27
  • 厌笔萧生:经鉴定你今天发的2篇文章都是复制黏贴而来的,谢谢作者的复制黏贴。…
    回复2017-04-13 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