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

2017-03-19 17:08 | 作者:蝶翊棱 | 散文吧首发

我…感到的是无奈和无穷的落魄感,只是因为我不懂我到底在思考的是什么,我为什么会陷入思考,我是无奈的挣扎者,也是无奈的受害者,我陷入的是那无比的深渊,感到的是万般的枯冷,孤单着,落魄着,最终的路也许真的只有失败了…

无趣的事物是让人失败的原因吗?是让我落魄的原因而已嘛?万事的胜果和殊荣,不是应该都有一个原因吗?一个深重的原因。为什么我走到现在没有任何原因呢?只因为我失败的没有退路吗?只因为我始终孤身一人吗?不至于失败吧。

苦思中没有任何的困意,只有无比的忏悔,让我感到大脑一直是清醒的,我。一步一步的逼着我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让自己慢慢的老坏,致使至终,只因为我一个人,莫名地一个心里的呼喊,我累了…

我开始试图在那冰冷的大街上去寻找本属于我的那般阔田,本属于我的那份无比真挚的友谊…和那真实的刺打着我的心的亲情…我开始陷入深渊的底层,我开始了我的堕落和我荒废的生活

不!这不是真的,我…真的失去了。不,我没有。不,我还活着!,为什么,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这样,不!!!随后的安静打破了晨晓的到来,阳光射穿了那层已经积满了尘土的窗帘,一个不知道自己是否要活下去的人握紧了手中最后一样属于他的东西。

那是一根曾为他带来一切舒适的开始,为他带来了一个属于他的一切的幸福,也为他带来了现在只属于他的深渊。不!他嘶喊着。不!为什么!都怪你!不!都怪你!你才是最终的害我的人,你为什么…握紧了那根笔,尘土已经洒落,在微微的光下,那份尖尖的笔头…一阵阵的苦笑声开始从那深渊传出,跟随着的是阵阵的哀嚎声。

只为他一人奏响的乐队开始了那最后的演奏,放下了手中的笔,放在了那宝贵的盒子中,再次露出了慈祥的脸。哈哈哈哈,我讽刺的笑着,站了起来,走向乐曲声的背后,那阵阵冰凉的刺骨的乐声最终剩下了一根已经被鲜血给冲洗干净的笔。

不!额哈哈哈!一个男人兴奋的笑出了声音,他放下了一具还有余热的尸体。他拉开了那扇窗帘,打开了那一扇窗户,不,他敞开胸怀冲着外面那险恶的地狱奸笑着,身后过去的自己已经被那份荣誉的象征带走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