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八章2)

2018-09-29 06:54 | 作者:王龙生 | 散文吧首发

(二)祭岳母

岳母去世十周年了。2002年11月17日,住在上海的弟妹们带着孩子去你的墓碑前祭奠。我独自在边疆,远隔万水千山,又工作在身,无法回去,只得写祭诗一首,拍电报给年迈的老岳父,寄托哀思。我在电文中写道:“慈母心灵,一生为子女。心血染白发,母比海深。游子远千里,难报三晖。思母整十年,日盼母归。欲祭疑母在,天涯独自悲。”发完电报,回到家里,独坐桌前发呆,倍觉孤寂伤感。想起你生前像亲生母亲一样关心我,疼爱我,支持我,鼓励我迈过人生路上的一道道难关。再过两年多,我将要退休回去,可以有机会伺候你,敬你,报答你慈母般的恩情,却万万没想到你竟这么早就走了,永远离开了我们。十年前,在你去世前几天,你还早早起来去农贸市场买菜。我正好探亲住在你家,习惯地早起晨炼,顺便去菜市路口接你,帮你提那沉甸甸的菜篮子。一路上,你还不停地跟街坊邻居们打招呼,时而聊上几句。在你突发脑溢血那天,我本来在南汇安龙弟弟家看望母亲。不知为什么,那天心神不定,慌慌张张,坐立不安。这种现象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也许是心电感应吧,总觉得要出什么事。母亲劝我多住几天,我却心急慌忙地执意要走。匆匆赶到你家,只有红娣一人在家收拾东西,她说你病危在医院抢救。我闻讯大惊,眼前一黑,腿也软了。心急火撩地赶到医院,看到你躺在急救室里,脸色惨白,昏迷不醒,禁不住鼻子一酸,泪流满面。走到床前,轻轻抹去你嘴角的口水。我和弟妹们整夜守护在你身边。第二天早晨天刚亮,抢救无效,你静静地走了,永远离开了我们,连一句遗嘱也没留下。你走得那么突然,那么快,实在令人难以接受,怎不叫人悲痛欲绝,泪如下。你年轻时跟随岳父从江北农村来到上海,当过几年纺织女工。后来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回家当家庭主妇,承担起全部家务,买菜做饭,洗涮缝补,精心照顾丈夫和四个孩子,从早到晚,忙忙碌碌,无怨无悔。在那艰苦的岁月里,你总是先让丈夫和孩子们吃饱肚子,自己却忍饥挨饿。后来,日子好过了,每次回家探亲,你宰鸡剖鱼,油煎蒸炒,精心烹饪,在小厨房里忙得汗流满面,累得腰酸背痛,从不叫苦叫累。全家人兴高彩烈地围坐在餐桌前,品尝美味佳肴,夸奖你厨艺高超,请你一起入席用餐。你总是推托说:“你们先吃,我累了,抽根烟,休息一会儿再吃。”等到大家吃得差不多了,你才上桌。在四个孩子中,你最疼爱、最放心不下的是你的大女儿莲香。你常对儿女们说:“你们大姐十六岁支边到新疆,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我们全家人都要关心她,帮助她。”每次回沪探亲,临走时总要大包小包往车上塞,什么衣服、皮鞋、咸肉、咸鱼、糖果,罐头……恨不得将家里所有吃的、穿的、用的东西统统让我们带走。那年莲香抱着一岁多的大女儿回上海生老二。见到莲香瘦弱的身子,你心疼得抱头痛哭,说什么也要伺候好莲香的月子,好好补养身子。等到莲香产假期满和好友晓梅一起回来时,她胖得几乎认不出来了。为了减轻我们负担,你让两个孩子都留在上海。你一个人又要买菜做饭干家务,又要照顾两个孩子,常常忙得连饭也顾不上吃,觉也睡不安稳,累得头昏眼花,没多久,满头黑发变成花白,身体明显消瘦,大不如从前。想到这些,我们总觉过意不去,内心深感不安。母亲,你对我们恩重如山,我们将永远怀念你! 2002年11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