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江湖笑狂沙】第五部:泰山除魔第一百六十二章节:方宽率众出寺庙,弯刀大战绝命斩。

2022-11-30 13:35 |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散文吧首发

第一百六十二章节:方宽率众出寺庙,弯刀大战绝命斩。

话说前文讲到这个人虽说走到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身旁边,只见此人背后却斜背背着一把“七星天蚕刀”和蓝花布小包袱,当此人的突然出现让在场的所有人惊愕了,所有人一个个都面面相视,唯独紫阳宫副宫主南宫鹤与鬼不灵、鬼无影、鬼剃头、南宫云老人和无心方丈几人微微一笑。而此时另外一个阵营的南镇抚司镇抚使方宽却冷淡地观望着,尤其是当这个人走到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身边时,一个个全都哧之以鼻、冷漠无常。

此时,就连朵儿干都司与奴儿干都司的风吹沙、花不开、不落、月无影几人也是大吃一惊,二人互相望了一眼对方好像在说这二人好像挛生兄弟,虽然说这二人一黑一白的衣服行头还是有差异,但是二人长相却惊人的相似无法分辨,可是仔细观察二人所持的兵器又不一样。

这工夫,风吹沙、花不开、雪不落、月无影几人却没有说话,全神贯注地扭头看着眼前糊涂猫大醉侠糜阁瞪和震九州赛武大郎李中州的激烈比武,这二人无论从年龄还是在江湖上的威望,从武功的深厚程度还是拳术风格上不相上下,这真可谓是“老姜配老蒜,饿虎对饿狼”,稍有闪失就有可能造成悲惨的结局。

其实,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手持一把乌金折铁扇子和挡面叟大烟袋,而这位神秘人物却是背后一把“七星天蚕刀”,而且左手还握着腰间的宝剑与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还是完全不同的。

此刻,小老道萨忠臣与霹雳神魔赵楠巽二人,先是一直观看着糊涂猫大醉侠糜阁瞪.和震九州赛武大郎李中州比武。突然间霹雳神魔赵楠巽用手拽了一下小老道萨忠臣的胳膊,而后冲着小老道萨忠臣一努嘴示意对方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那边,于是小老道萨忠臣这工夫急忙扭头往大雄宝殿门口方向观瞧,当他观瞧到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那边时,先是大吃一惊而后马上又恢复了平静。这才低头冲着身边的霹雳神魔赵楠巽小声说道:“赵兄台,那二位好像孪生兄弟,太像了!”

此刻,小老道萨忠臣与霹雳神魔赵楠巽二人也只是低头说话,而旁边的紫阳宫副宫主南宫鹤与鬼不灵、鬼无影、鬼剃头三人却是微微一惊,四个人心里一紧同时想到“不好”这主儿怎么来了。

此时,只有紫阳宫副宫主南宫鹤冲着鬼不灵说了一句:“哎!鬼兄,你看,独角怪终于露面了,先是白衣书生麴岩泰打头阵,而后才是独角怪麴岩康,这二人~”,这时,紫阳宫副宫主南宫鹤还想说什么却被左边的鬼无影阻止了,只见鬼无影操着福建人闽东话音说到:“唔呀!老瓜饺子的,这孪生兄弟二人真是如影随形呀,这个吾呀王八羔子的幽灵出来了,这回真是老怪物打小怪兽,这个吾呀老瓜饺子的,可回可真就够热闹喽!”

此刻,紫阳宫副宫主南宫鹤和鬼不灵、鬼无影、鬼剃头四人你一言、他一语聊了起来,这工夫,绝命法王扎杰槡布从后边走到鬼不灵和鬼无影身旁边,这才开口哈哈一笑冲着二人说道:“哎呀!鬼老大、鬼老二、这甘肃沙州的独角怪白衣书生,其实是孪生兄弟两个人,早在十多年前我云游到甘肃沙州时,曾经拜会过糊涂猫大醉侠糜阁瞪,而与啸剑山庄二庄主独角怪、三庄主白衣书生曾经有过一面之缘,当年也是以为这独角怪白衣书生是一个人呢,后来才知道其实是孪生兄弟二人,这啸剑山庄他们都是山西李闯王的亲信护卫~”

就在这时,南镇抚司镇抚使方宽率领着朵儿干都司与奴儿干都司的风吹沙、花不开、雪不落、月无影和江东剑客无風,江南刀客、江西渔翁秋无草、江北枪侠无雪等众人,从西侧天王神像方向走向南宫云老人和无心方丈二人站着的地方。当他们几个人从侧面走到南宫云老人和无心方丈二人面前,这时南镇抚司镇抚使方宽率领着众人一抱拳,向南宫云老人和无心方丈二人行礼。这工夫,南镇抚司镇抚使方宽却先行开口朗声说道:“哎呀!我说老方丈,看来今天贵寺太热闹了一些,方某今天就不打扰老方丈,改日某家另行前来与老方丈探讨佛学吧,再会~”。

这时,再看南镇抚司镇抚使方宽又一抱拳,而后一转身便往大雄宝殿门口方向走了过去。当南镇抚司镇抚使方宽率领着朵儿干都司与奴儿干都司的风吹沙、花不开、雪不落、月无影和江东剑客春无風,江南刀客夏无雨、江西渔翁秋无草、江北枪侠冬无雪等众人走过独角怪白衣书生和那个黑衣人身边时候,众人朝着独角怪白衣书生和那个黑衣人瞧了瞧,此刻任何人谁也没有言语只是瞪着眼睛看着对方,不一会功夫南镇抚司镇抚使方宽率领着众人一一离开了大雄宝殿!

此时,糊涂猫大醉侠糜阁瞪却没有顾及抚司镇抚使方宽众人的离开,而是后退一步便从背后抽出来刚才吹着的笛簫。这时再看他手中一横金光闪闪的铜笛簫大叫一声:“哇呀呀,赛武大郎,今天老夫非与你见个高低,即然拳脚分不出个上下高低,那咱们就在兵器上见个上下高低吧~”说着便亮了个“打虎式”,突然间只见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一个纵身跃起,便来了一招“蜻蜓点水”一道电光直刺赛武大郎李中州的咽喉。这工夫,只见赛武大郎李中州丁字步站于独角怪白衣书生面前,左手紧紧握着腰间斜挂的那把黄金鞘的大马士革佗陀战刀。

此刻,再看震九州赛武大郎李钱粮淡淡一笑,而后左手一伸便从腰间拽出来那一把伊斯兰的“圆月弯刀”。这时奇迹出现了一道金闪闪的光芒划过了空气,再看震九州赛武大郎李钱粮身边呈弧形金光滢耀,短的几秒钟之后空气却变成了凝重的阴森森的,就好像是从太阳的强烈光芒之中走进了冰冷的幽冥一样。

这工夫,震九州赛武大郎李钱粮一阵阵冷笑,让对面的啸剑山庄庄主糊涂猫大醉侠糜阁瞪进入了阴冷的空气之中。此刻,那把满速尔亲王大可汗皇室宝物佗陀宝刀正闪耀着阴冷的光辉。这时,震九州赛武大郎李钱粮黙黙无语了,右手捋着不太长的小山羊胡须看着对方。

此时,啸剑山庄庄主糊涂猫大醉侠糜阁瞪却死死地盯着那把佗陀战刀,这是武林中传说的极其神秘的“上古神物”,只见那圆月弯刀乃是一对分雌雄,刀背十分厚重、刀刃特薄、重约十几斤实属重刀类,中脊厚度达五个铜钱左右中央有一条金龙盘熙龙脊带深深的血巢,月牙儿造型光闪闪含着肃杀的冷冰冰的“寒光”。再看这一对圆月弯刀,刀刃薄而硬全身略带月光寒气,这一对圆月弯刀长达三尺左右,刀身拥有欧冶子大师秘方火炼打造出阴森的九龙浮纹冷印,不过此乃外五行奇兵怪器锋利无比,一般的刀枪铁刃皆会被其削断如切豆腐一样,就是一般的上好神兵利器也只是“望此刀者独兴叹”。

再看这一把圆月弯刀,寒飒飒、冷森森、夺二目、照人脸、前头月儿弯、中心金龙盘、后边金丝首,真可谓“寒光闪闪慑人胆,虎口吞金千人斩!”,此乃上苍所赠天山阴寒五金玄铁打造,最宽处达半尺、刀尖最窄处只有一根筷子粗细,带有大弯角大月牙上翘的刀尖,十分锋利。再看此刀刀尖其形如勾子、又似月牙牙尖形状。全身运用龙腾云纹缠绕冷轧雕花刻纹,刀把与护手以刀身天地混元天成,正合乾天坤地、自成阴阳五行之法,握手处呈圆润略带云纹,护手上是一个纯金的吞噬椭圆龙头。

此刻,啸剑山庄庄主糊涂猫大醉侠糜阁瞪心里一紧,用特殊的眼光瞧了瞧震九州赛武大郎李钱粮后背用绳子绑着的那把宝剑,那可是江湖上传说了几十年的老天山剑派镇山之宝,更何况老天山剑派总掌门霍兴都、霍天都开派三大神物「游龙剑」和「断玉剑」与独门暗器「天山神芒」全在震九州赛武大郎李钱粮手中,还有当年华凌仙子携师兄云飞凤和师妹铁云珊又将自己独创西天山剑宗的镇山之宝传给了金独异霍行仲、银独异姚子骐二人,而这二人又将天外飞仙锤炼出来的“天绝刀”和“天蚕剑”传给了震九州赛武大郎李钱粮。江湖人人传说这两件奇兵利刃可以说是冷若寒霜恰似九秋月,夺人心、慑人胆。

真可谓:

游龙金麒麟,三尺电光剑。

寒光一转处,电闪天外天。

青云九转出,泰山石裂开。

此时,糊涂猫大醉侠糜阁瞪一抖手里的铜箫“绝命斩”,大拇指、二拇指一按笛簫上部两个小铜疙瘩,只听见笛簫管里啪…啪…啪啪几声响,顿时朝着震九州赛武大郎李钱粮打出去几道白光。此刻再看震九州赛武大郎李钱粮大叫一声“哎呀,不好!”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