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公之地小考

2019-11-13 18:13 | 作者:巨石 | 散文吧首发

“乾州蕞娃”(刘立军)此前刊文说,临平是西周“三公之地”。西二十里扶风召公镇是召公采邑;南二十里武功慰村是卫公采邑;东南十五里乾县周城是周公采邑。并且,有周城庄里村碑文为证,引起笔者极大兴趣。几经披阅史料文献、走访专家学者,并实地考查,对所谓“三公之地”基本有所了解。

民间传说周文王有百子,其实能经得起考证的不过十八人:姜太姒生嫡子十人,有庶出八人。

西周三公先后有两代,先三公为太王、王季、文王祖孙三人。后三公周公姬旦、召公姬奭和毕公姬高兄弟三人。周公排行第四。召公身份史料不详。毕公是庶子排行十五。

所谓卫公是文王第九嫡子,姓姬,名封,因最初采邑在康,史料称“康叔封”。《史记·卫康叔世家》记载卫康叔约有25○字。“卫康叔名封,周武王同母少弟也。其次尚有冉季,冉季最少。”康叔先封采邑于“康”,没有爵位。周公平叛三监之后又转封“卫国君”。康地至今不知其所在区域。卫国是今天河南朝歌。因故《史记》称卫康叔,并无“卫公”之称。

武王首次分封时,或因康叔年幼没有封爵位,只封采邑于康。采邑一般都在京畿之西部,在今天关中西部居多。周公平判三监后杀了武庚,空缺的朝歌转封给了康叔。“以武庚殷馀民封康叔为卫君,居河、淇闲故商墟。”是说把康叔分封在武庚统治的商朝国都殷墟之地,位置在黄河与淇河之间。爵位为侯,为周王室保驾护航,因而不能称康叔为卫公或康公。

《史记》载:周公旦惧康叔齿少,乃申告康叔曰:“必求殷之贤人君子长者,问其先殷所以兴,所以亡,而务民。”意思周公担心康叔年幼,就告诉他说,一定要寻找当地圣贤君子,搞明白商朝兴亡的原因,务必要爱民敬民。

在卫国出土的青铜器,早期铭文都是“康”。秋战国时期,铭文才出现了“卫”。所以称康叔为“卫公”实在有点勉强,不过,在小范围内称卫公也无妨。

历史文献没有记载康地,由于康叔中途转封卫君,在康地只有三年,没有任何文物实体可考,在没有文物鉴证之前,有武功民间传说,可以认为武功慰村是“康”地。

不过康叔不辜负周公的期望,后来访贤问苦,稳定了殷墟政局,成了有作为的一代名君,也可以称其为卫公。

今据咸阳地方志办公室编撰的《咸阳地名集粹》:蔚村名称最早可以追溯到宋朝,距离卫公时代已经晚两千馀年。宋称魏公邑,明改魏公里,清设魏公镇。新中国魏公镇人学习蔚然成风,取谐音“蔚”称蔚村。

扶风召公镇是《诗经》“甘棠遗爱”故事发生地,是“召公主陕以西”时候,下乡巡视,体察民情,现场处理公务,判断诉讼之地。并非召公采邑。召公采邑在岐山境内的西南,在史学界没有争议。

《诗经·召南·甘棠》:“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蔽芾甘棠,勿剪勿败!召伯所憩。蔽芾甘棠,勿剪勿拜!召伯所说。”就是描述甘棠遗爱的故事,也留下“甘棠遗爱”、“甘棠之思”的典故。

《史记·燕召公世家》载召公约180字。其中有曰:召(shào)公奭(shì)与周王同姓,姓姬。周武王之灭纣,封召公於北燕。

在成王时期,召公为王室三公:自陕以西,召公主之;自陕以东,周公主之。

召公之治西方,甚得兆民和。召公巡行乡邑,有棠树,决狱政事其下,自侯伯至庶人各得其所,无失职者。召公卒,而民人思召公之政,怀棠树不敢伐,哥咏之,作甘棠之诗。

“陕”乃今河南陕县的陕原。三监叛乱,周公与召公分陕而治,周公平判陕原以东的中原之地,也叫“东土”。召公主政陕原以西王幾之地,也叫“陕西”。

周武王建立周朝后,将召公奭封在蓟地,建立臣属西周的诸侯国燕国。召公奭没有前往蓟地,而是派他的长子克管理燕国,自己留在镐京,担任三公之太保,辅佐周成王。

召公主政“陕西”期间,深得民心,万民和睦。召公下乡巡视,来到今天的召公镇,心当地人喜欢种菊花,也叫菊村。召公体察民情,在甘棠树下处理公务,审判民间纠纷,百姓官吏各得其所,没有玩忽职守。召公死后,深得百姓爱戴,当地百姓保护甘棠树,并作诗纪念召公。据菊村人传说,甘棠树在清朝道光年间才自然枯死了。

召公身世一直是历史之谜,《左传》《史记》都没有明确记载,一般认为是文王庶子,年龄应该与周公不差上下。

周公姬旦是文王第四子,武王弟弟,武王克殷后封周公于鲁,周公没有就封,派长子伯禽去鲁主政,周公留下来辅佐成王。周王室迁沣京后,姬旦采邑封在周地,即现在岐山周公庙所在区域。爵位为公,因而称其周公。

周地是周朝兴起的地方,西周时名“卷阿”。《诗经》描述此地为:“有卷者阿,飘风自南。”据考古专家挖掘及出土青铜器考证,周兴起时许多著名事件都发生在卷阿附近,凤凰是姬姓周族崇拜的图腾神,卷阿附近至今有许多与凤凰有关的地名和遗址,如凤凰山、凤鸣岗、丹穴凤迹等。

2○19年3月份,笔者约屈军生专程去周公庙实地考察,发现“卷阿”一一背山抱水,避风聚水,实乃风水宝地。

《史记·鲁周公世家》记载周公相对比较详细,约有5○○字,周公的活动在“东土”范围比较广,在“陕西”只有采邑岐地周城和丰地宗周留下足迹。因此,说乾县周城是周公采邑,实在有些勉强。

为此,笔者与屈军生拜访有西周考古“西霸天”之称的罗西章先生。罗老说,乾县周城没有文献记载,也没有任何文物佐证,周公采邑在岐山,在史学界是不争的史实。乾县周城虽然文献没有记载,文物没有佐证,地名也是记载历史文化的符号,民间传说有一定根据。有待进一步考证落实,但绝不是周公采邑。

据罗老说,成王在沣京执政后,周公为了不干涉朝政,远离沣京,生活在岐山周城。后来成王不甘心周公远离王室,又请回沣京。在沣京生病后说,“必葬我成周,以明吾不敢离成王。”周公既卒,成王亦让,葬周公于毕。罗老说,西周有三处称毕,都与毕公高有关系。一在咸阳,二在长安,三在岐山周城。经过多年考证,罗老认为文王和周公墓就在岐山周城的毕,也就是“卷阿”的旁边。并不在咸阳,也不在长安。

综上所述:临平是三公之地,虽然有民间传说及其碑文,还有待进一步考证落实。但不是三公采邑之地。

西周距今比较遥远,历史文献资料有限,后来有很多传说甚至史书以讹传讹,作为历史研究不能轻易相信,必须以文物考古,才能还原历史真实原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