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禅吟

2018-09-23 11:38 | 作者:醉雨轩 | 散文吧首发

赏玩晚归,酒初醒,兴来掬水月在手,远近皆有凝露,凉直逼心海,触景自心下无限旧愁,方作此记,以解心尘之事。

遥望,山中难行其径,近叹,月下难度吾情。黄昏慵别,今夕老去昨夕,事多长困于身,扰乱于心,便起一时之悲。心正切论事之曲委,无人通深意,自是揣度人心,时而心乱,时而心酸,甚是冰火两煎熬。

可怜浮世,深思量攒眉千度,更别有,系心多怨处,情多情转薄。悠悠心事,无人知晓,独在天一隅,采得夜月轮仄,润全身,唯不暖心,便知吾与月同孤。一壶酒,月下自暖,醄醄饮之兴酣,忘乎红尘住,笑归来近初更,晚市人月俱好。

平生,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肝胆因世人常热,却因俗事频频不安,恐因事之过,惹他人片言。历尽世态人情,从来名利之地,皆起是非之心,人世是非何曾将就于吾?天地一轮月,纵从他阴晴圆缺,圆,也是错,缺也是错,纵好也徒然,故而愚者应是吾。

愁常发于所虑之中,而病常起于不足疑之事,虑切于此而言之过,祸之源也。古来多少劫之恨,回首不过尔尔,笑听风乎便疑,说与更生疑,自欺更弄愚人癫。可怜身是红尘人,往事犹带一分阴,对,也在吾念,错,也在吾念,又何求焉?

烟火寂寂无处说,得见翁卷上数笔,为智者道,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无悔,此余之所得也,心宽是良谋,斯可矣。终不可言辞以自饰,无益,于他人不信余之功,不怜身之苦,争之自取辱耳。要之,事后辩之枉徒劳心力,是非乃明日自定,莫争来早或来迟。

人间走一遭,何以能参破浊世之事?红尘攘攘,都忘却,是从容处,任他人笑吾。岁华几度,生死皆如戏,利名何须深羡,叹世事荣枯,成今古。何必向红尘道也,困无力乎结怨,岂是无情作有情,愁了人多少?须知道,究余力之所不能,概以剖心而论之,愚也。

心不狂谋,事不过虑,扰扰世路,天知晓,事业到头谁了。得意失意,不过他人一言罢了,何置一时愤悱之气?已失秋风一半,一身忧,一心愁,不知此个心何苦?

昨,已是空,今,亦是空,休辜负一枕南柯。夜云遮月一瞬息乎,来不可遏,去不可止,虽七情六欲之在我,非余力之所疏。故时立月下静而自惋,此心早醒已怡然。

作者:醉雨轩

微信公众号:zuiyuxuanYu(醉雨轩文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