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与阴谋】(中部书)笫一百零四章节:雅间里争论皇帝,三人举杯万两金。

2019-07-29 22:28 |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散文吧首发

人性与阴谋】

(中部书)

笫一百零四章节:雅间里争论皇帝,三人举杯万两金。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侨羽在通道的对过2号门口等着呢。小胜子、李军走出了办公室房门,直接奔着对门走了过去

当二人走进2号雅间时才发现,中央一张大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各种炒、炖、炝、蒸、煮、溜、烤、炸的菜。小胜子一看大餐桌上足足摆放着十几道菜,“好啊…好啊…”,双手一拍“啪!”的一声。

李军一看小胜子的憨态弄得哈哈直乐,忙伸手一捅小胜子的腋窝说道:“喂,你饭桶啊,还是二百五,天天呆在饭店里,还吃不够啊。”。

小胜子一看李军指责自己说话不着调,他嘿嘿地笑了笑而后冲着李军说道:“哎呀,不就是吃饭吗?何必上杠上线呢?况且咱们这回九死一生,太不易啊,为什么不庆祝一翻呢。”。

侨羽走到二人对面拿起来一瓶“女儿红”老酒,“碰”的一声打开了木塞瓶盖,他一抬手就往三个大玻璃杯里倒着酒,当倒满了三杯酒后将酒瓶子往旁边上一放,而后端起来两杯放到对面玻璃转盘之上。侨羽忙用左手食指按动桌边处的红色小小按钮,“吱…吱…”玻璃转盘开始慢慢地转动了起来,当两个盛满“女儿红”老黄酒的玻璃杯转到李军二人面前时,侨羽忙冲着小胜子和李军说道:“来,

来,兄弟们,把酒杯端起来,这回武麓山大山区里历险,咱们兄弟,可是没有空手,再说在古墓里,那可是九死一生,尤其是从

地下神殿掉到大裂谷地宫里边,如果咱们再往前一点,那就掉进了异度空间里去了,这三条小命就交代了,再说那一千多米深的地谷裂缝里,到现在我也没有想明白,闽越王是谁杀的、扒皮、开膛、挖心了?来,干一个。”。

这时,小胜子和李军也一一端起来酒杯看着侨羽,侨羽端着酒杯往嘴角一沾,头一仰,“咕噜!”一声,一饮而尽。再说,小胜子和李军互相看了一眼,而后也是痛快地“咕噜!”一声,一饮而尽。

李军喝完这一杯女儿红老黄酒后,慢慢地坐到椅子上冲着侨羽说道:“侨大哥,我回来后,一直在琢磨那块血魔碑和地下宫殿里的那几块蝌蚪文诰书、金文诏碑,所记载,与大裂谷地宫神殿上闽越王皇帝被扒皮、抽筋、开膛,不符合,我一直没有弄明白?”。

这时,小胜子站了起来走到侨羽身边,一伸手拿起来那开了瓶的女儿红老酒往侨羽的杯子里倒满了,而后又给自己杯子里倒了一下,一转身又走到了李军身边给李军也倒了满满一杯女儿红。

小胜子拎着酒瓶子重新走回到自己的坐椅处,随手将女儿红老酒瓶放在一边,这才开口说话道:“我说啊,两位哥们儿,咱们能从山洞地下宫殿里出来,已经实属命大了,还研究那干什么?有意思吗?你管它皇帝是谁弄死的呢?再者说了,咱们这回命多大啊,才从那荒山野岭、古墓荒坟,荒无人烟的大山区里逃了出来?还想那些死人骷髅干什么?来、来、喝酒。”。小胜子端着玻璃酒杯举了起来。

李军伸手忙拍了拍身边小胜子的手臂,而后慢条斯理地说道:“胜子,喝酒,不着急。漫漫喝。其实啊,咱们不是非要研究这些一千多年历史以前的皇帝古墓,只是总觉得闽越王死的与历史史学上记载的不是一回事。历史上记载闽越王属于病死的,而咱们这一次意外掉进了闽越王古墓荒坟里头,所看见的血魔玉石碑和地下宫殿里的那几块蝌蚪文诰书、金文诏碑,以及大裂谷地宫神殿上的情景,完全不符合南辕北辙,闽越皇帝在祭祀神殿上被扒皮、掏心、挖肝、开肠破肚,那得在什么情况下才进行的?再者说,谁敢?把皇帝扒了皮呢?其实好奇在这里了?”。

此时,侨羽一摆手说道:“胜子,你别先忙着喝酒,你先放一放,咱们今天呢,好好聊一聊,这么说吧。假如是一场政治阴谋呢,会不会是皇帝老丈人夺权篡位,移花接木,借尸返魂,从而假造了外敌入侵、皇帝杀戮了家人为名,篡位杀了皇帝全家呢?”。

李军一听急忙一摆手,一边摆手,一边反驳地说道:“不会,不会,那成什么了?再者一说,如果历史上真是皇帝老丈人夺权篡位,移花接木,为什么神殿上出现了这么多的开膛、挖心、摘眼珠子的情况,作何解释?那空的九龙玉棺,怎么解释?再者说了,尸骨洞里边的大量尸体、骨架、怎么解释?除非有另外一种解释:那就是皇帝大开杀界之时,外敌入侵,把皇帝全家杀戮了,并且又谋杀了所有大臣和皇宫内的所有人,最后将皇帝绑架上了十字架之上。这种事情,历史上比比皆是,不足为奇。”。

小胜子一听这二位争论上了,他急忙也跟着辨解了起来说:

“你们二位说得,不一定对,我总觉得是不是皇帝的兄弟们,互相猪八戒啃猪蹄了,自残骨肉了,皇帝自己杀戮了兄弟们,最后弄得互相残暴、杀戮了。也有可能。历史上,什么样子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别管了,还是吃饭吧,我都饿了。”。

李军在旁边低头不吱声,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侨羽在对面端详着李军,这一次大山区里古墓荒坟、荒山野岭的意外经历,让他对李军这个人刮目相看,原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了。可是这次大山区里的离奇历险,让侨羽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

“灰太郎”似的人物,他直勾勾地看着李军,一边还得哼哼哈哈地与小胜子有一句、没一句的答对着。

李军沉思了一会,一抬头一看侨羽正看着自己呢,他急忙笑了笑慢声拉语地说道:“咱们这一回探险古代皇帝墓葬,虽然说合作十分应手,我呢在前一时期进独龙山找师傅时,走错了方向,进入了一大片三省交界的荒山野岭之中,偶得了一件“骷髅头藏宝羊皮图”,但是呢,我还是没有弄太明白,因为,骷髅头藏宝羊皮图是处于地处四省交界的大群山里面“无人区”,我一直犹豫这件事情。今天说出来是希望你们,给我参谋一下。”。

侨羽一听忙说道:“军弟,你能否让我们知道一下,前因后果吗?尤其是你说的,那张骷髅头藏宝羊皮图是怎么得来的?”。李军一看侨羽非得弄一个明白,于是乎他忙解释道:“我上次从湖北房县天坑林厂走过去,顺着五老峰脚下的荒野小路走了去,当时想抄近道回龙城市,从龙南县闾山镇绝龙岭子乡绕过龍凤山与云岭峰,过青芜古岭进五峰山、涉子牙河进龙山县洼坑乡,再绕道庐山西海大峡谷、而后进二道粱子栖霞峰乡、咕螟岭、鲶鱼嘴峰进云岭到三清山过云阳古栈道,进闽江支脉“抚河”下武夷山进越秀岭狮虎山,回到清水镇,这样一来省得多绕三省边境九市十一县五河,爬山过岭、走近道,少走三百公里,要是绕道顺着高速公路,再进入武汉市、南昌市、鹰潭市、上饶市,多走半天六、七个小时不划算。于是乎我听当地山区的采药人指导,进入了一条荒废了一百多年的进大山区的毛毛羊肠小道,翻山越岭、爬岗子、过山梁子、涉水过江。结果,由于方向搞错了,进入了龍凤山地区,唐朝宪宗时期窃国大太监陈弘志古墓群。因为,地处龙南闾山镇绝龙岭子,房山县五峰山、龙山县洼坑乡,秭归县上峰崖子乡五龙天坑、塘封岭蜈蚣崖子乡结合的无人区,处于五老峰最高处的黃龍峰半山腰凹地里,海拔3200多米。和它遙遙相對的是黑龍峰,海拔3100多米僅次於黃龍峰。这才奇遇了那张骷髅头藏宝羊皮图。”。李军说到这里不说话了,他看着侨羽和小胜子。

侨羽看了看小胜子,而后又看了看李军,沉默了好一会。他这才慢慢地问道:“我说,军啊!咱们这一次,九死一生,毕竟是有人居住的村庄里面大山,可是你说的骷髅头藏宝羊皮图,这件事情靠不靠谱,毕竟是处于地处四省交界的大群山里的无人区啊,你认为咱们三人再探险,有没有那个必要呢?现在咱们手里的奇珍异宝,一但出手了,也够咱们吃上几辈子的了?还有必要再冒险吗?”

这时,小胜子正从一盘炸竹鼠肉片中夹了一片,往嘴巴里一塞嚼的津津有味,听着侨羽侃侃而谈。当他听到侨羽说什么也够咱们吃上几辈子的了?还有必要再冒险吗?这一句话之时,他摇了摇头,而后又看了看李军脸色。

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