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久违的暖阳

2018-01-12 18:02 | 作者:山人 | 散文吧首发

一直下到初,湿了整个城堡,潮了整个心绪,蜗居家中,反反复复地听着经典老歌,认认真真地读着老友的诗歌散文,断断续续地翻动着无聊的新闻旧事,时时刻刻关注着东南西北的天气预报。阴晴圆缺的月,风霜雨的天,雾霾重重的人间,战乱不止,地震连绵,这世界,被撕裂着。

终于,天放晴了,扫去了所有的阴霾,江南初冬,清冷被一抹暖阳所吞噬,人间顿时花溅泪。墙脚一枝腊梅探头探脑,愣愣地,犹抱琵琶半遮脸,羞羞答答,许是被冻怕了。阳台上兰含苞待放意幽幽,静静地享受着暖阳,在微风中舒张了下筋骨,抖落一身的露珠,似有一股幽香暗自苦寒飘来,怕是错把春来待。倒是楼下的窗台上斜出一枝三角梅,给这个冬以缤纷的情愫,粉紫粉紫的,美人香唇似的。

金黄的银杏叶铺天盖地,在暖阳下更是晃眼,在初冬的阴冷里增添些许的情调。它不敌枫叶招眼,相思的红,俊男靓女的心思在一叶红枫上潇潇洒洒,风尘入世,一纸相思泪,在冬的雪窖里封杀,了无痕迹。走过金黄的银杏叶,风华绝代,恨情仇如晨雾被暖阳漂涤地荡然无存,如暖阳般的笑容可掬,历秋风而风韵犹存,已不知相思为何物。

雪柳,缕缕情丝摇曳在暖阳的怀抱,多情缠绕,虽不及花满枝宛如白雪时节那么渺漫婉约,但雅趣犹在,如当代诗人未凡所说的“严寒刺骨冻不僵眷恋的心,冰雪上更显俊美、清秀!”气势磅礴的落雪挂满枝头时,我错的把季节更叠。在这个初冬的暖阳里,你给了我满眼的春意盎然,我不禁回想起儿时童趣,河堤折枝,戏耍玩乐,三两金童玉女,天真无邪,两小无猜,不知情为何物。沧海桑田,雪柳依旧,伊人何处觅?

在暖阳里,我背着阳光,反反复复地听着经典老歌,思绪如潮,却在暖流中不再澎湃;光阴似箭,荏苒岁月,爱神丘比特的哪支箭射中了你?是爱情之箭?还是抗拒之箭?

在暖阳里,我倚着阳光,听着龚玥演唱的《遇上你是我的缘》:“我的一生就选择了你,遇上你是我的缘 ,守望你是我的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