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

2017-05-03 11:30 | 作者:冰玉姤、 | 散文吧首发

猫有点笨,甚至根本不像是猫,因为它既不会捕鱼,也不会捉老鼠。

金鱼是女孩从花市场偷偷带回来的,通透鲜艳的红色。

女孩常常趴在放着鱼缸的桌子上发呆,猫就蹲坐在女孩对面,一低头就能看见红金鱼圆鼓鼓的眼睛和分成几瓣的大尾巴。

“你会捕鱼,对不对。”一天,女孩盯着金鱼的眼睛抬起来看猫。

“不,我怕水。”

“我不喜欢他们说你笨。勇敢点,这条鱼给你吃。”

猫眯起眼睛看了看女孩,转身跳下了桌子。

猫还记得几周前女孩兴奋的表情,看着小小的金鱼仿佛目睹了什么奇迹。

“走远点,你这只馋猫!”店主人护着盆里的金鱼,生气地朝猫挥手。

“它不吃鱼。”女孩抱起猫解释。

“呵,哪有不吃鱼的猫。”

“它真的不吃鱼,它……它不会捕鱼……”

胖胖的中年女人以奇怪的弧度咧起干裂的嘴,“不会捕鱼的猫,那也叫猫?”

女孩有些窘迫,掏出皱巴巴的两张纸币塞在女人手里,拎着一眼看中的鱼,抱着不会捕鱼的猫,仓皇而逃。

后来,女孩搬走了,猫和鱼都不方便携带,就把这对和平共处的天敌留给了房子的新主人。

“你真的不会吃我吗?”女孩离开的第一天晚上,猫蹲坐在熟悉的位置上发呆,听到鱼小心翼翼的声音。

“啊,你说什么?”猫将目光从女孩的座椅转移到那条小小的金鱼上。

“你,真的不会捕鱼吗?”

“是的,我怕水。”

“噗嗤——”一声窃笑像没扎紧的气球一样泄露出来,青灰色的老鼠大摇大摆地从墙角的鼠洞里钻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笨的猫,我猜,你一定也不会捉老鼠吧?”

“是的,我不会,我怕鼠毛。”

“哈哈哈……”胆大包天的老鼠窜到桌子上,绕着猫和金鱼转了三大圈,又大笑着钻回了鼠洞。

“喂,我说,你好像很喜欢这条金鱼?”无所顾忌的小老鼠站在猫的对面,学着猫的样子端详那条游来游去的鱼,“它真傻,在那个破鱼缸里有什么意思。”

“那是她的鱼。”猫答非所问。

鱼还从没尝试过跳跃,因为它的祖辈曾在跳高时摔伤了尾巴,还有一些因跳高窒息身亡。

“猫,你好呀!”得寸进尺的老鼠顺着猫的脊背爬上去又滑下来。

猫不理它,反正它不过是一只无关紧要的淘气的老鼠罢了。

“啊!”老鼠突然跳到猫面前,“你不是说怕鼠毛吗?”

猫低下头,有些惊奇地盯着这只小老鼠,“不知道,我好像不怕了。”

“太棒了!这可是我的功劳!”老鼠蹦得和猫一般高,突然一个激灵,连连后退几步,“你不怕鼠毛了,是不是就要捉我当食物了?”

“不会的。我不喜欢老鼠。”

“哦。”老鼠不知该悲伤还是该高兴,它拖着细长的尾巴走回鼠洞,“是啊,猫是不喜欢老鼠的。”

房子的新主人搬走了,猫、鼠和金鱼迟迟没见到新新主人,诺大的房间一下子空旷起来。

天有些变冷了,浑浊的水使金鱼越来越虚弱,它变得极端,有时发了疯似的在缸里打转,有时贴着鱼缸一动不动。猫和老鼠睡觉的时候,它开始尝试跳高。

小老鼠的家人和伙伴都搬走了,因为这间空房子已经再找不到什么食物。

它干脆从鼠洞里搬出来和猫一起睡,猫的床垫又软又暖。里它们会贴得更近些,“它比床垫还暖和……”老鼠迷迷糊糊地想着,又往猫身上挤了挤。

和一只老鼠相拥取暖未免有些可笑,可是猫不在乎,保护这个小东西又不会少一块肉。它凭着感觉用尾巴将老鼠裹得更紧。

金鱼已经能跳得很高,可是由于没有食物,它渐渐开始体力不支。

“要是你能跳出来就好了,那样就不用待在冷冰冰的水里了。”有猫庇佑的小老鼠看着金鱼莫名同情。

“是啊,要是我能跳出来就好了。”金鱼憧憬着,以一个抛物线准确落到猫的脚边。

猫小心地蹲下,用白的肚皮护住小小的金鱼。

“啊,真暖和啊,可是我快要无法呼吸了,我快死了吧……”

猫叼着鱼尾巴把它抛回了鱼缸里。

小金鱼吃力地摆摆有两个小洞的尾巴,它已经游不动了。

“嘿,别死!”怕水的猫将前爪伸进鱼缸里,轻轻拨动着金鱼。

“吃了我吧,你,或者你,你们总有一个要活下来。”

“不。”猫和老鼠的声音同时响起,虚弱但坚定。

天更冷了。窗外落起雪花的时候,即便缩在猫的肚皮下,老鼠也不住地打哆嗦。

也许是得了什么怪病,猫开始掉毛。老鼠捡起地上散乱的猫的毛发,用唾沫一根根粘到猫裸露的皮肤上。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从猫身上脱落的毛,却无论如何都盖不住它。

趁猫睡觉的时候,老鼠偷偷把自己的毛拔下来粘到猫的身上,不疼是不可能的,可忍住不出声也不太难。

金鱼死了。尸体漂浮在肮脏的水面上,泛着腥臭味。

猫把金鱼捞出来,叼到缩在猫垫上瑟瑟发抖的老鼠跟前,“你把它吃了吧,反正我也马上要死了。”

“好,我吃掉它肯定会长点肉,然后你再把我吃掉,就可以活下去了。”

猫看着老鼠狼吞虎咽的样子,没有说话。

“我们能熬到天吗?”老鼠缩在猫的脖子上问。

“嗯,会的。”

“你把我吃掉吧,”老鼠看了看自己干瘪的四肢和凹陷的肚子,“虽然我没什么肉,但至少我是热的,吃到胃里还能暖暖身体……”老鼠越说越急,有些喘不过气。

“说什么傻话,我不会吃你的。”

“对哦,你说过,不喜欢老鼠。”

“可是我喜欢你。”

猫的声音弱不可闻,可是老鼠听到了。它偷偷笑了笑,从猫的肚皮下钻出来,一脸郑重。“既然你不讨厌我,就请你把我吃掉吧,我不想你死,求你了……”说完这些话,老鼠突然觉得悲怆万分。

“我也不想你死,睡觉吧。”

寒风呼啸,老鼠缩在猫温暖而柔软的肚皮下,睡得无比香甜。

猫感觉到自己身下的小东西渐渐变得冰冷,有点想哭。它想叫醒老鼠,想再看它飞扬跋扈的样子,可是猫保持着原有姿势一动不动,直到天亮。

清晨的阳光柔和温馨,猫拨了拨已经僵硬的老鼠,将它吞到了肚子里。

猫是什么表情呢?泪流满面还是如释重负?不知道。它把头埋进身体里,再也没有醒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