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宝森

2019-07-15 13:45 | 作者:千里马 | 散文吧首发

郑州市航空港区的赵宝森,是我大学时的同班同学。可是,就在2018年的年末,准确地说,是12月15日上午12时不幸因病离开了人世,享年58岁。

其妻在大学同学群发的讣告:“丈夫赵宝森:于2018年11月26日突发心梗,经抢救移至重症监护室20余天,因心衰过重于12月15日12时去世。妻丁淑芳携爱女赵青、赵丁丁泣告!”我是于17日下午得到这一噩耗的,按照新郑籍同学杨学忠通知,赵宝森的追思会是当日上午在新郑殡仪馆举行,下午在赵的老家安葬。我感到很突然,很悲痛,无论如何也赶不上再见赵一面,但是,他往日的音容笑貌总在我眼前浮现,举止言谈仿佛如昨……

我和赵宝森同学相会相识,还是在1985年9月河南大学党政干部训练班,那年他24岁,我27岁,正血气方刚,风华正茂。他来校时已是新郑县某乡武装部干事,我是平舆县杨埠乡副乡长,当时都属于在职进修,学习生活条件很好。同学二年,他学习努力,思想积极上进, 在家已入党,思维活跃,性格比较开朗。最后一学期他和新蔡县籍的戚久红同室,就住在我和鹤壁市籍的李和平住室隔壁,我当时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同样都生长和工作在农村,共同语言多,与他接触较多,知道他已婚,家有一个女孩。1987年毕业后,大家都很努力,各自踏上了家乡新的工作岗位,到1992年, 我已知赵宝森在新郑县委宣传部工作,与他同县的同学杨学忠在县报社工作,郭更新在县委担任宣传部长。后来,我调到正阳县委工作,来郑州办事的机会多了, 因为每次都路过新郑才上高速公路,还想念同学,故有几次找他们玩,都给予了热情接待。特别是1993年初夏,我县给县长开车的政府办司机在新郑境内出了车祸,人命关天,司机被抓。县里主要领导知道我在此有几个同学关系,就让我和一位副县长带队,一行12人来此参与处理这起交通肇事事故两天两。同学郭更新当时是县委副书记兼宣传部长,赵宝森鞍前马后没少帮忙,很有办事能力,还牵线联系从省公安厅下派到新郑公安局挂职的副局长,也是我们大学同班同学刘国强主管此案,最后特事特办,拿钱放人,事故结果处理多方都满意。后来,机关分流办实体,赵宝森为做花生生意专程去正阳一趟,我也热情招待了他,走时还给他带了县里土特产品。

再后来,高速路往南延伸,不再路过新郑县城,加之各忙各的事情,各自多次调换工作岗位,我和宝森之间一度联系中断。直到2015年9月85级河大干训班同学相识30周年聚会,我才从郑东新区李国强牵头人处得悉赵宝森的近况:郑州航空港区文明办主任,工作之余,也参与做房地产、荒山开发等。9月5日再见到他,中等身材,头顶微秃,略微显胖,得体的衣服衬托出中年老成持重。通过一番交谈,才得知他已再婚,跟前妻生育的两个女儿离婚后都随他,后妻是一位教师,带一个儿子,其中,次女已出嫁。大女儿赵青,个子稍低,不足1米6,现在港区财政局工作,正科级,后来经李国强作媒,要介绍给我未婚的儿子,他很满意,可是儿子已有女朋友了,就没再见面。不过,他让我给女儿物色对象,照片都发给了我,我也下了一番功夫,很遗憾,一直到今年上半年也没介绍成功,而去年11月下旬他还参加了我儿子的婚宴,这是后话。

2016年11月上旬,我在家闲暇无事,就和赵宝森电话中聊起从事第二职业的事,他让我去他办公室好好谈谈搞项目挣钱,多交流交流。我携妻前往,见面后就侃侃而谈,滔滔不绝,启发我利用人脉资源,从事权健保健品直销项目,共同发财,承诺我只要努力两年,买辆“路虎”不成问题。在他和妻子丁老师的说教下,我夫妻决定跟随他夫妻一起及同伙几十人,每人花费300元,前往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考察权健集团项目两日,回来后我还在港区他夫妻开办的火疗室体验三日,中间他来陪我吃顿热干面,询问我疗效如何?我只好实话实说,效果不明显,此项目我认为做起来还像传销,恐怕上当最后还是没入伙。至于他们开办的火疗室及权健项目做的结果如何,我从此再没有打听过。

到了2017年10月,位于港区的郑州第十一届国际博览会开园,月底,我慕名前往游览,就和赵宝森联系,因他忙而派个同事开车,从轻轨站接我送至园博园南门,等他下午下班再联系,我已坐公交车离开了。这次虽未见面,但几次手机通话,安排别人当向导,也算很客气,我很满意。

而最后一次和赵宝森见面,是在2017年11月21日的晚上儿子的婚宴上,大学同学我只邀请了郑州籍的路和赵参加。前面已述,由于他没能和我结亲,后来见到儿子,当面就说,以后儿子结婚一定要通知他喝喜酒,还把他后妻的儿子介绍给我儿子认识,故我邀请了他。那天下午他来到比较早,在酒店大厅我和他单独聊一会儿,因他吸烟,我让儿子专门拿一盒中华烟给他,看他神色很好,问他有啥病没有,他很乐观地说,身体倍儿棒,我还替他高兴。来时坐他妻子开的车,宴席未散,他却又坐妻子的车提前走了,没想到,这次见面竟然是我们的最后诀别!

以上都是我和赵宝森几十年间交往的点点滴滴,作为同窗情谊,正应验了人们常说的:“君子之交淡如水”。他像是一杯浓郁的茶水,越喝越品越有滋味;他又像一支蜡烛,为个人的理想卓越追求、为家庭幸福美满、为朋友的肝胆相照、为工作的殚精竭虑,熬干了自己,照亮了别人!宝森英年早逝,为兄十分悲痛,拙笔难书同学情,千言万语难叙同窗谊!愿天国里的宝森安息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