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蛇

2018-06-24 18:20 | 作者:飞雪∮飘凌 | 散文吧首发

一阵青烟掠过,浮生茫茫,是,是幻,还是千年修行的一行泪痕。梦醒时分的我总是对月长视,好像那皎洁的月光中总是忽隐忽现着一缕青色的衣影。

清明是这晚画卷里的一抹青色。烟雨朦胧的盘山小路,泛着薄薄雾气,像是在梦里,却又是如此的清晰。天色近黄昏,我背着山中采撷来的草药,独自穿行在青石泥滑的草丛之迹。

一把淡青色的油纸雨伞,一袭白衣素氅,我是这山间的悬壶杏林,在这乱世纷伐之中,只惟愿用这一身医术换来天下太平。

快行至庐舍前,忽见前面草丛异动,上前一看,草丛间睡有一个女子,绿衣碧裙,青丝如瀑,一双葱嫩如玉的小脚光露在外,想是从烽火染指处逃难而来,在这山间与家人失散,又遇寒雨淅沥,连鞋都不知掉落何处。

我连忙上前呼唤了几声,发现没有动静,伸手一摸额头,竟是如蒸锅般滚烫,如此下去只怕性命难保。我忙脱下氅衣,与你盖在身上,也不顾男女授受不亲,抱起你来便匆匆往庐舍赶去。

打水为你擦拭脸颊沾染的尘沙,发现你艳若桃李,肤若皑,不觉震惊,世上竟有如此美丽女子。你身子微微一颤苏醒过来,看到我浅浅一笑,“多谢公子相救,大恩大德无以为报,请受青儿一拜。”我连忙扶住你的肩臂说:“我本就是大夫,救死扶伤乃是本分,姑娘无需行此大礼。”忽然发觉手指触碰到你肩臂肌肤,不觉脸上一红赶忙松开手来,你也脸色发红扭过头去,“原来姑娘叫青儿,是我冒犯了,还望不要生气。”我低下头不敢再看你,你却盈盈一笑,说道:“你是恩人,我又怎会生你的气。”

往后的日子里,在我的细心调理下,你的身体已经恢复不少,只是发觉你胸中中气不足,却又不知何故,不禁发愁。你问我为何担忧,我说道:“你身体虽有好转,但中气不足,恐怕很难持久,但闻此山中有赤姝仙草可以救人顽疾,我来此山多年却一直未有寻得,要是真若找到,你便可药到痊愈。”你会心一笑,说道:“只要能伴公子左右,哪怕只是一日青儿也觉得开心。”我不禁呆呆望着你,心中一阵暖意,“能得姑娘垂青,我一个穷大夫真是三生有幸。”

你轻轻靠在我胸前,柔声说道:“你会一生一世都着我,只爱我么?”我朗声道:“我一生一世都会爱着青儿,只爱青儿。”你抬起头脉脉含情的望着我道:“如果我是妖怪,你还会爱我吗?”我笑道:“不论你是人是妖还是鬼魅我都爱你。”你甜甜一笑,紧紧抱住我。那的月很圆,我们就这样相拥着站在庐舍前的小上,洁白的月光映承着我们,那相拥的影子拖得好长好长。

然而世间事却是不由人所定,这是天意,是宿命,还是一切早已注定。我们无力改变,也没有勇气去面对这一切。

我在一棵山洞旁发现了能治你顽疾的赤姝仙草,心中大喜的我慌忙采摘,连奔带跑向家中赶去,想大声告诉她,你有救了,我们可以一生一世长相厮守,不必再担心你病逝离我而去。

山涧的小溪潺潺汇到了一起,突流直下形成了一个小瀑布,冲击的水潭溅起朦胧水汽。我行到水潭前,透过那薄薄水汽,却看到了那改变我和你一生的情景。

你赤着上身在水中嬉戏,青丝在水中散开,随着水波徜徉。波涛惊起,一条青色的尾巴在水中激荡,你的下半身竟是一条蛇体。我惊呼的摔倒地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竟然是妖怪,一条蛇精。我转身便逃,我想逃离这一切,这是梦,是幻,眼前所见的不是我心中深爱的你。

回到家中,你已经在家门口等候,我一见你,不觉连连后退,你已经知道我发现了你的秘密,微微叹了口气,走来拉住我的手说道:“郎君,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上京赶考的书生,那日天也下着雨,他冒着雨在山间行走,想要赶快行至县城好作歇息。却在一池水潭旁发现了一条受了重伤,奄奄一息的小青蛇。天寒地冻又下着雨,他将小青蛇捧了起来,放进衣袖里,感受到温暖的小青蛇逐渐苏醒,它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发誓要修炼自己,已报他的救命之恩。小青蛇恢复元气后便回到了山林,经过了一千年的修行,它终于化身为人,便来找他,那个曾经救它性命的男人。”

我呆呆地望着你,缓缓说道:“我就是那个男人?”你微笑地点点头,“所以你不必担心,我不会加害于你,我们会和这世间男女一样正常的生活。”我却挣脱了你的手,踉跄了几步,狠狠说道:“原来你当日病倒在山间只是为了接近于我而故意设的圈套?”你忙道:“我修炼成人已过千年,当年的书生也早已转生多世,我费了好多时日才在寻到你的下落,可是又不知该如何接近你,只有出此下策,但不论如何,我都没有想过要害你,我只想一生一世和你在一起。”

我怒道:“人妖怎能相恋,我们根本不可能在一起。”你吃惊地望着我,眼泪簌簌落下,我见你哭泣,心中一阵痉挛,我不忍心看你哭泣。伸手想去为你拭干眼泪,手却抬到半空停住了,你是妖啊,你为什么会是一只妖?我很爱很爱你,可人妖又怎能在一起。

你含泪对我说:“你忘了你对我说过,不管我是人是妖是鬼魅都会爱我,你忘了吗?你说过的,你忘了吗?”我苦苦笑道:“我当时只当你是戏言,这岂又能当真的。”你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响,“那你是不爱我了么?你还是爱我的对不对?”

我心中一片伤痛,眼泪也夺眶而出,“爱又如何,不爱又如何?这一切没有了任何意义。”“为什么,就因为我是妖?”你拉住我的手苦苦哀求,“你说过会一生一世都爱我,只爱我的。”我长叹一声再次挣开了你的手,转过身去,“我会信守承若,一生一世只爱你。”你听闻我这么说,含泪而笑,说:“那你不介意我是妖,我们能一生一世都在一起了么?”我却没有回答你,一边往前走,一边缓缓说道:“明日我便出家为僧,从此了断尘缘,我们之间的情爱就当做是一场梦吧?现在梦醒了,一切也都结束了。”你呆呆地望着我,直到身影浸没在浓墨的黑夜里。

清晨的阳光透过细密的树叶照射到大地上,褪去白衣素氅,着上褐色僧衣,一檐草帽下早已不是那往日的长髻,我已剃头持钵皈依了佛门。我推开房门向远方走去,却不觉回望这座庐舍,往日炊烟袅袅,男耕女织从此都与我无关,只是那份眷眷情义该如何放下,“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啊,请交予弟子释怀,也请给她与释怀,望她也能放下情爱,好好过完此生。”

行到小桥前,却见你早已在桥上等待,手中执着那天我救你时的青色油纸雨伞。我向你行了一揖,从你身旁而过,你叫唤了我一声,我本想回头再看看你,可是我不能,我怕这一回头我便会后悔,会舍不下你而去。你大声叫道:“你个懦夫,连转头面对我的勇气都没有,你怎么有勇气能忘得了我。”我心中一颤,停下了脚步,双手合十道:“一切恩爱会,皆由因缘生,合会有别离,无常难得久。”

你眸中晶莹滚动,一行青泪顺着脸颊落下,“你当真这么无情无义?”“无情又如何,无义又如何,人妖殊途终难长,你我恩爱这几月,也算是报恩了,你心愿已了,何必还要强求。”你红着眼转过身去,侧过脸庞说道:“好,永生永世,我与你从此永不相见,亦不复念。”

我闭上眼往前走,不想看,也不愿听,或生或死,或爱或恨,皆都由这孽缘所造,皆都由我所造。蓦然脑海中掠过一缕青影,心中一凉,凉得像那一晚的月光,不由得睁开眼来,口中念了一句“青儿”转过头去。

你却已经不知了去向,徒留那把青色的油纸伞孤零零的在地上,伞面上娟秀的写着三行字: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