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客

2018-09-21 09:52 | 作者:春之呢喃 | 散文吧首发

我家来了位尊贵的客人,她年近古稀,但从外表看,任何人绝对不会相信她如此高龄。一头深褐色的烫发,架一副金丝眼镜,穿一条休闲款深色花裙,颈脖处挂着一个绿色翠玉佛像,手腕上戴着一块时尚电子腕表,说话声轻气缓,步履矫健轻快,活脱脱一个五十刚出头的知识女性模样。她就是老公的大姐。

说她尊贵,不单单是她的外表尊贵,而是因为大姐家在广西柳州,很多年都难得回长沙一次。大姐是老公六姊妹中的老大,因幼年时就过继给了柳州的伯父伯母,以前跟长沙这边的原生家庭鲜有往来。

当我嫁与老公,得知在遥远的柳州居然还有一个亲姐姐,特别开心,哇,去广西游玩有非常充分的理由啦!于是,儿子十岁那年的国庆,我们一家三口去到广西柳州,从此拉开了柳州与长沙的亲情交往。

八年前的那次广西之行,大姐不仅热情款待了我们一家三口,当发现儿子特别吃面食,她亲手擀面、包饺子,做包子,做广西美食,使得儿子“乐不思蜀”,私下跟他大姑商量,“我以后只要放假,就来您家里好不?”并且回来后,落下一“毛病”:从此爱吃饺子。因为在柳州两天,大姐一直在厨房象陀螺一样连轴转地忙个不停,尤其是她亲自擀面包出来的饺子,确实美妙绝伦,儿子吃到撑也舍不得放碗;而且还专程陪伴我们去了桂林、阳朔,让我们在广西舒舒服服地游玩了整个国庆长假。

四年前婆婆过世,大姐匆忙赶回长沙,衣不解带地在病榻前服侍了婆婆一个多月,直至让婆婆入土为安……这是大姐最近的一次长沙之行。

大姐每次来长沙,每个兄弟姊妹都争着抢她的“居留权”,大姐必须在每家每户至少住上一个月才行。以前我家一直没有条件申请,导致她都没有在我家长住过,让我总觉得对大姐有所亏欠。

这次大姐来长是直奔我家的,于是我在家族群里宣称:“大姑这次回来,一定要住到节时我们再驾车送她回柳州。首先要在我家住到迅哥开学,你们都不能跟我抢哦!”其实这么说,我是存有私心的——儿子一个人在家里,没人管束,整天玩游戏,连午饭有时都是叫外卖。大姐在我家,儿子不敢这么嚣张,并且大姐也会管好儿子的吃饭问题。

说她是贵客,一点不夸张。她的尊贵尤其体现在享受上,买来的零食、水果,洗干净放在茶几上,一整天可以保持原样,必须当任务一样端到她的面前,她才会勉为其难地吃。然而,在干家务活上,她却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客人对待,家里的冰箱,满屉满屉都是大姐包的馒头、饺子、包子;我们下班回家,进屋就能见到桌上香喷喷的饭菜;厨房里干净明亮,地板上清澈照人。儿子还说,“大姑每天在你们走后,就不停地干活,都不歇息;到外面去逛街,大姑逛的不是菜场就是超市,她都不去别的地方……”难怪给儿子好几百元的大钞,一周下来才用了不到一百元,原来大姐还是生活中节省开支的高手。每天,大姐带着我儿子亲自跑超市买菜,把我家以前每天几十元的伙食费一下子降低到了十几元,然而伙食水平并没因此而掉档,餐桌上更为丰盛。

成家这么多年,突然感觉家里有了一个无微不至、无所不能的“妈”,我的幸福感顿时从天而降。真的!可是,好景不长。双休日,大姐被她的姨侄女带去凤凰旅游回来后,还是被二姐接去了她家里。

也是,本来尊贵的稀客在我家却成了儿子口里的“带薪保姆”,我实在不敢如此“自私自利”地将大姐再强行留在我家,那样,我会“罪孽深重”,也会被儿子唾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