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江湖笑狂沙第一百五十八章节:笛箫清音传天籁,糊涂猫大侠出山。

2022-11-29 13:11 |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散文吧首发

第一百五十八章节:笛箫清音传天籁,糊涂猫大侠出山。

话说鬼不灵、鬼无影、鬼剃头三人先是吃惊空降大活人,而后一看坐在地上的霹雳神魔赵楠巽便哈哈一乐。这老三位一看空降来的是霹雳神魔赵楠巽,于是老三位并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而后三个人一阵阵笑声、有的叹气、有的摇头、有的笑个不停。

这时,鬼无影冲着坐在地上的他摇摇头叹息了一声,而后转身朝着大殿南边的南宫云老人与无心老方丈众人走了过去。此刻,咱们再说霹雳神魔赵楠巽一看,自己也是被众人的笑声弄得愣头愣脑了。因为这老三位一个个谁也没有说话,反而一个个摇头叹气弄得他一身雾水不知所以然了。

此时此刻,南宫云老人和无心方丈等众老侠正在嘀咕着什么,这工夫赛武大郎李中州也在众老侠客中间,正低头与身边的绝命法王扎杰槡布、欧阳山、紫阳宫副宫主南宫鹤三人嘀咕着什么,唯独南宫云老人和无心方丈却脸朝大殿门口张望着。

这工夫,大家一看鬼不灵、鬼无影、鬼剃头三个人先后走了过来,无心老方丈和南宫云老人急忙走上前几步,冲着闽西三鬼双手合什这才朗声言道:“阿弥陀佛,老鬼们,多亏你们接应李老侠了,要不李老侠能要吃亏了,这一晃十年未出闽东太姥山区了吧?”

此时,鬼无影却先行快速地走上前去,一直走到无心老方丈和南宫云老人、赛武大郎李中州三人面前。这才恭手抱拳哈哈一乐笑着说道:““唔呀,老鸹饺子的,无心大和尚呀、老南宫呀,老几位呀,唔呀,老瓜饺子的,是呀,整整十年未走出十万大山一步哇,哎哟呦,我们三个老鬼都已经接近耄耋之年了,不象你们二位闲散游走于山水之间,其实哎呀,我们三个老鬼也没有想到能伸手接应李老侠客,咱们还是看一看小一辈的霹雳神魔吧,也不知道能否应对来于西的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吧,这可是西夏一等一的大内高手?”

此时此刻,鬼无影正与无心方丈和南宫云老人交谈之中,然而鬼不灵、鬼剃头二人先行走到了赛武大郎李中州面前,二人先行恭手抱拳行礼以示尊重。

其实呀,无论是从年龄、还是辈分毕竟绰号“震九州黑心怪物”,在大明王朝武林之中一奇二怪三鬼四僧五道六丐七仙八魔,人家可是占着第一位奇人之雅号,虽说这位怪人久居大漠西域,在新疆一带的善鄯国却威名远扬八方。

这工夫,欧阳山、紫阳宫副宫主南宫鹤二人一看,鬼不灵、鬼剃头二人已经走到他们面前了。

此刻,欧阳山、紫阳宫副宫主南宫鹤二人从赛武大郎李中州身边抱拳恭手,以示尊重地笑着哈哈一乐朗声说道:““哎呀,鬼不灵、鬼无影、鬼剃头三位老前辈,多亏你们出手相助了。

这工夫,鬼剃头却先行笑着开口回答:“我说欧阳山、南宫鹤呀,其实呀,李老侠客手里的那个宝贝疙瘩还未用呢,要是动真格的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是要遭灾的,不过呢,咱们老一辈的还得要看一看小辈的功夫,你看像霹雳神魔赵楠巽这样的,毕竟师出于终南山栖霞宫老道玄冥子,尤其武林二怪的圣手昆仑侠怪中怪苏昆特殊的功夫,虽说霹雳神魔不会轻功之技,刚刚闹出了一些憨态的笑话无可厚非,但是还是要看这小子独特的硬功夫。”,

此时,圣德、圣心、圣一、圣静灵隐四大金刚护法和罗汉堂堂主释德罗汉等众人,与站在旁边听着鬼剃头说出来的这一翻话语,还是一个个直点头赞叹不已甚是佩服。

这工夫,绝命法王扎杰槡布转身走到众人之中,冲着震九州黑心怪物赛武大郎的李中州哈哈一乐,一边赞叹地点着头一手捋着小山羊胡须开口说道:“是呀,还是鬼剃头鬼老怪说得有道理,赵楠巽贤侄是跟终南山栖霞宫老道玄冥子学的手艺,我五年前曾经云游路过栖霞宫,见到了老道玄冥子和叶尔羌汗国的圣手昆仑怪中怪苏昆、千手金昆仑奇中奇苏仲三个人,这叶尔羌汗国的武林二圣虽说居宿在崆峒山狼牙川,但也经常不远千里游走于河套一带,可以说三圣人手下门徒个个可是当今西域武林中数一数二,我想这赵楠巽贤侄也决非平庸之辈。”。

此刻,左侧的紫阳宫副宫主南宫鹤看了一下赛武大郎李中州,好像若有所思地沉吟了一会,这才若有所思地朗声搭讪地说道:“哎!我说鬼剃头呀,鬼老怪,对于霹雳神魔这个小后生,我以前曾经与千手金昆仑奇中奇苏仲有过一面聊天时谈及过,当年千手金昆仑奇中奇苏仲说赵楠巽忠厚、老实、憨厚、不过有一些笨先飞的特色,十年前叶尔羌汗国天山飞山庄那场大屠杀,他们师傅几人还在天山飞雪山庄与少主人拉失德•买买提带领着皇家卫队救了所有当地苦难中的老百姓,不仅如此天山飞雪山庄的少主人拉失德•买买提在狼牙川偶染热伤寒病重垂死之时,千手金昆仑奇中奇苏仲为其治疗半月有余,这才治疗好了热伤寒重病。而且在阳关横渡大沙漠途中,还救了奄奄一息濒临死亡的紫阳宫萧云天老庄主以及益端王朱祐宾、副宫主南宫鹤,副宫主李如云,副宫主少林无德、武当睡不醒,华山醉不倒等众人。后来紫阳宫萧云天老庄主,益端王朱祐宾、南宫鹤,李如云,少林无德、武当睡不醒,华山醉不倒等众人,还与这个年青小后生结拜为忘年兄弟。”就在这工夫有人叫嚷着“快看”。

此刻,突然之间一声悠扬的笛簫之“清声”,从大雄宝殿的穹顶上飘飘然响了起来,这笛簫之声即清脆而又由远而近。此时此刻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扭头,众人一直往大雄宝殿的门口处张望。

这时,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准备玩命之际,忽然听见了淡淡的好像一种天籁之乐。自自然然响彻了整个大雄宝殿的穹顶,他急忙一纵跃后退出去两丈多远,这才收住凌厉的攻势,也扭头往远处的大雄宝殿门口张望着。不仅如此,就连霹雳神魔赵楠巽与小老道萨忠臣也往门口张望着。

这时,霹雳神魔赵楠巽与独角怪白衣书生麴岩泰互相收住招数,转身便往大雄宝殿的正门口处张望着,不仅他们二人被“突袭”的美妙笛簫之声震撼住了。就连在场的欧阳山、紫阳宫副宫主南宫鹤、绝命法王扎杰槡布与南宫云老人和无心老方丈以及圣德、圣心、圣一、圣静灵隐四大金刚护法、罗汉堂堂主释德罗汉等众人,以及南镇抚司镇抚使方宽与朵儿干都司与奴儿干都司的风吹沙、花不开、雪不落、月无影和江东剑客无風,江南刀客夏无、江西渔翁秋无草、江北枪侠无雪等众人,也被突然而来的“天籁之声”弄的一头雾茫茫的了。

这工夫,一个神秘的黑影无声无形之中出现在大雄宝殿的门口,一身素黑色衣服而且蒙着脑袋,这时,南宫云老人无意间瞧了一眼大雄宝殿的门口,于是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暗中叫“哎呀,不好”,他急忙用手轻轻推了一下身旁边的无心老方丈,这才低头凑近无心老方丈耳边轻声说道:“老方丈,你看门口处那个蒙面黑衣人,好像是甘肃沙州啸剑山庄庄主糊涂猫大醉侠糜阁瞪吗?他怎么会不远万里来到咱们江南的呢?”,

此刻,无心老方丈也已经看到,心里觉得十分无奈于是摇了揺光脑袋。这工夫无心老方丈急忙抬头展目往左侧五丈远的门口处张望着。不一会无心老方丈这才一转身,直接走到身体后边的罗汉堂堂主释德罗汉面前说道:“阿弥陀佛,释德啊,你率领圣德、圣心、圣一、圣静四人,到大殿门口迎接一下咱们的贵宾,沙州啸剑山庄庄主来了~”,此刻,罗汉堂堂主释德罗汉正看着西边的比武,突然无心老方丈的几句话,让罗汉堂堂主释德老罗汉先是一愣不知所然所以然了。

于是乎他急忙扭头朝着大雄宝殿的门口观察着,当他看见那个瘦长瘦长的那个黑衣人时,顿时深深地深吸了一口冷气。他急忙一脸阴郁的冲身后站着的圣德、圣心、圣一、圣静灵隐四大金刚护法说道:“圣德、圣心、圣一、圣静,咱们的贵客来了,走!迎接贵宾吧~”说完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就这样,罗汉堂堂主释德老罗汉一转身带领着圣德、圣心、圣一、圣静灵隐四大金刚护法朝着东边大雄宝殿的门口走了过去。只见大雄宝殿门口处那个黑衣人,已经停止了嘴边吹着的笛箫。他而左脚一跨便跃过一尺高的门槛,走进了大雄宝殿并且朝着罗汉堂堂主释德老罗汉迎面走去。

当他走到罗汉堂堂主释德老罗汉面前时,这才朗声高亢的言道:“我当是谁呢,原来释德大和尚嘛,这十年不见了老道变和尚,是三清派茅山宗纯正的道门法术无用呢?还是僧侣门的米饭好吃呢,怎么本庄主不远万里来到此地,吃烧鸡的三清道士变化成了光屁股沙弥呢,难道庙堂的咸菜条子比熏鸡好吃吗?”

此刻,罗汉堂堂主释德老罗汉ー边走ー边朗声哈哈一乐,一边走一边双手合什回答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十年不见了,啸剑山庄的糊涂猫大醉侠,还是老样子,这张嘴还是那么刁酸哇,我说糜阁瞪老庄主,十年不见别来无恙乎,这甘肃沙州与我小小的寺庙远隔万里之遥,贫僧想啸剑山庄庄主糊涂猫大醉侠此来,必有重要大事需办理吧,老衲得修正一下糊涂猫大醉侠您讲的三清道士与僧人之变,虽然说今天我们几人已经改入佛门禅宗,然佛道之法门皆出同源同宗皆是同门师兄弟,虽说我们早先出于上清派茅山宗,然上清派茅山宗也是纯正的道门法派,注重内外双修,上应天星,下应地理,内修丹道,外修符箓兼以外丹助功,所谓内以成丹外以显法,而形成一种独特的灵力藉此斩妖除魔,驱邪斩杀,迅猛威捷,神钦鬼惊。道有多高,法有多高。乃进仙之阶非泛泛之辈所悟化也。虽然上清茅山宗虽说是宁都地区之茅山符箓,然一笔一划都暗含混沌开基,九宫八卦,天罡地煞之密义。门规森严均密不示人尘,岂敢示于红尘凡夫俗夫子也,虽说我们师徒今天身在佛家禅宗法门,然守护佛道法门之宗则乃是每一名出家人之本分也。”

这时,只见啸剑山庄庄主糊涂猫大醉侠糜阁瞪,突然快如闪电般伸手抓住罗汉堂堂主释德老罗汉合什的手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