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2017-08-19 13:12 | 作者:梦相随社会实践队 | 散文吧首发

时光匆匆,人来人往,有时我们注定只是某些人生命中的过客,有缘相遇,无分相守。但是当我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时,即使是过眼云烟,但也求无怨无悔

今天是19号了,来到梁屋小学已经是第12天了,离三下乡结束的日子屈指可数。当初没来三下乡之前,心里很不情愿过来,因为在这里住宿和伙食条件差,上课还要面对一群难缠的小朋友,而且听师姐说尤其一年级的小朋友很不听话,上课还会乱走,这对于本来就不是很喜欢小孩子的我更加畏惧三下乡。确实,第一天到这里时,我就不是很喜欢这种氛围,因为有一种即将和小朋友的调皮“战斗”的感觉。

第一天下午,我的这种感觉就减弱了,一年级小朋友虽然调皮,但在教室里面,小老师们给他们播了一首《虫儿飞》,他们立即停止了“胡闹”并大声唱了起来,我在教室后面看着他们,顿时觉得他们也挺好玩的,平时极少拍照的我也忍不住给这群小可拍了照片。第三天才有我的课,虽然我准备充分,但是还是抱着紧张的心去给他们上课,结果预料之外,他们算是比较听话,有听我讲课,讲到最后我居然忘记了下课,有点投入,这次我也感受到了之前老师们讲课讲到忘记下课的感觉了。虽然以后几天的课他们变得不是很听话了,但是之前他们在我心中“魔鬼”的定义已经有所好转了。

相对其他队员,我很少或者说极少去跟这些小朋友玩,一来是因为我经常待在办公室,二来就是不懂他们的内心世界,虽然我也曾经年轻”过。但有时下去走的时候还是会跟他们接触。前几天下去溜达的时候,几个一年级小朋友冲上来找我玩,他们都是我教的学生,但是我没有记住他们的名字,估计他们也不知道我叫什么,因为第一天上课的时候我没有向他们自我介绍,接下来也没有,有时他们看我的工作证时,也不会读我名字的最后一个字。他们吵着要我背他,还是轮流背,然后还问了我以后准备去做什么工作之类的,现在跟他们讲这些他们也不懂,我也就没跟们多讲,只是叫他们上课要好好听就行了,顿时我有了一种当老师唠叨的感觉。过了一会我就不想跟他们玩了,真的天气很热,我流了一身汗,于是跟他们说我有事要回宿舍去,他们还是硬拉着我不让我走。其实,被硬缠时我有点烦,最后他们让我走了,要求是“老师,再背我一次。”当时听到他们说“老师,再背我一次”的时候,我顿时觉得他们这么想要跟我玩,而我这么“不给面子”是不是很不好,但是我还是尽快“摆脱”了他们。等到我从宿舍下来时,我发现这几个小朋友坐在凳子旁边,没有在玩了,我过去跟他们说快点回家,也没有说什么了,然后就回办公室。

其实,这么多天下来,不用说像我这么少下来跟小朋友玩的人,其他已经跟小朋友玩的很好的队员已经是小朋友们的玩伴了。半个月,不是很长,但也不,我们的突然出现,潜移默化中对他们有了一定的影响,而当我们的离去,他们应该也是会有所不适,有所不舍。

每个人都是生活中的猪头,心里深爱着一个人,却不得而终,就像现在我们喜欢上了这些小朋友,但最终还是得说再见。从你们的全世界路过,即使对你们来说是过眼云烟,但我只求无怨无悔。

撰文/陈子钊

评论